66

“喂,喂,”方丽娜轻叫两声,又伸手碰了碰同桌,“喂。”

“啊,怎么了?”朱朝阳这才回过神来。

她悄悄凑过来:“刚才下课你出去那会儿,是不是又被老陆叫去训话了?”

“嗯?没有啊,我没去过办公室,我就上了个厕所。怎么,老陆又有事要找我?”

方丽娜摇摇头:“没有,我猜的,我以为你被她叫去训话了呢,要不你怎么半个钟头就看着这一页,笔都没动过呢?”

朱朝阳尴尬地笑一声,不知怎么应答。

“嗯……”方丽娜又思索了会儿,低声道,“你是不是有心事?是不是你爸爸的事?”

“啊,我爸……”朱朝阳顿时紧张地看着她。

方丽娜同情地看着他:“暑假你家里的事儿,我爸都跟我说了,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嗯……王阿姨,确实对你太过分了。”

朱朝阳勉强笑了下:“我习惯了。”

“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不会的啦。”朱朝阳嘴角动了下,把头转向书本,动笔去解题目。

夜自修一结束,朱朝阳连忙骑上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往家里冲,到了家里楼下,他左顾右盼却没见到任何人,心中一阵害怕。

这时,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他转过头,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一栋建筑的阴暗角落里缩着普普,她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了。他急忙停好车,看了眼四周,随后飞快朝普普奔去,带她穿过几条小路,到了一个靠墙的隐蔽处,确定没有人后,着急问:“怎么样了?”

普普抿着嘴,看了他片刻,道:“一切结束了。”

朱朝阳立在原地,脸上表情发生着丰富多彩的变化,看不出是喜是忧是悲是乐,过了好久,他大口喘着气,似乎情绪剧烈波动着:“都死了吗?”

“死了,埋掉了,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了。”

朱朝阳抬起头,仰天望着天上的繁星,出神了几分钟,重新看着普普:“告诉我,是怎么做的?”

普普将早上的事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末了,朱朝阳长叹口气:“终于结束了。”

普普道:“叔叔问我们什么时候把相机还给他。”

突然听到普普也喊那个男人叫“叔叔”了,朱朝阳微微惊讶了一下,略略不安问:“你也叫他叔叔了?”

普普想了想,不以为然道:“我觉得他不是太坏。”

朱朝阳谨慎道:“我觉得还是要防着他一些。”

“嗯,放心吧,现在我们和他扯平了,他不会对我们怎么样了。”

朱朝阳思索下,点点头:“但愿如此吧。”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相机还他呢?”

朱朝阳考虑了一会儿,说:“等过几个星期吧,完全风平浪静了,我就过去把相机还他,还要谢谢他这次的帮助。其实,我最需要谢的是你,真的,月普,我很感激你。”

面对他明亮的眼神,普普脸色微红地低下头:“没什么的。”

“耗子呢,他害怕吗?”

“早上我瞧他挺紧张的,还怕他弄出岔子呢,好在最后没什么。回来后,他现在又在家里玩游戏了。”

朱朝阳咯咯笑着:“只要有游戏玩,他就什么都无所谓了。”

普普道:“是啊,要是回孤儿院哪能玩游戏,所以他也根本别无选择。”

“好啦,现在开始,我们都开始全新的生活,以后我们再也不要提过去的事啦,包括孤儿院,让他们统统见鬼去吧。”

普普脸上露出温和、由衷的笑容:“对,都见鬼去吧。”

“对了,你说他们俩埋在坟上面的空穴里?”

“是啊。”

朱朝阳想了想,道:“嗯……我想再去看一眼,算是最后一眼。”

普普思索了会儿,缓缓点点头,同情地看着他:“嗯,不管怎么说,他都曾是你爸爸,也许你过些天,心里会越来越不好受的。也许……也许会恨我……毕竟……毕竟最后是我做的……”她声音逐渐小得像蚊子。

“不可能的!”朱朝阳极其坚决地摇头,认真地看着她,并抓住了她肩膀:“你永远不要这样想,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永远不会恨你。我也永远不会后悔,不会不好受的,你放心吧!我知道,你不想这么做的,你是在帮助我,做了你不想做的事,我很感动。与其说是你,其实是我亲手杀了他们,归根到底,还是他们亲手杀了他们自己。我只不过再去看最后一眼。你不要告诉耗子和那个男人,让他们担心,我知道他们都不想再提及这件事了。我这个星期天休息,一个人去看最后一眼,算是彻底做个了断了。”

“嗯。”普普重重地点点头。

与普普分手后,朱朝阳独自缓缓走向回家的路,他嘴上有淡淡的微笑,可眼睛里又含着泪在哭。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