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第二天下午,普普在书店见到朱朝阳后,马上凑过去低声道:“耗子来了,他说要和你再谈谈。”

朱朝阳四周看了圈,问:“他人呢?”

“你昨天说婊子和你爸都开始怀疑了,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耗子的存在,所以我让耗子在最后面的那个书架等我们。”

“耗子知不知道他在小婊子身上留下了证据?”

普普摇摇头:“我昨天告诉他了。”

“他害怕吗?”

“他应该有点怕的。”

朱朝阳点点头:“原本我们商量着不告诉他,怕他心里徒增害怕。不过事到如今,是应该让他知道情况的严重性,才能让他提高警惕。走吧,我们去找他。”

两人像做贼一样小心地打量四周,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了最里面一排书架。

丁浩正在看漫画书,见两人来,立刻放下书,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走上前悄声道:“朝阳,有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谈谈。”

“你说。”朱朝阳淡定地看着他。

“昨天普普告诉我,你还是想着那件事。”

朱朝阳轻松地摇摇头:“不是想着,上一回是想着,这一次是下定决心去做。”

“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没有什么后果,未满十四周岁是不用承担刑事责任的。”

“不,我不是说这个,”丁浩想了想,努力组织劝说的语言,“你……你要杀了你爸,这样做的结果是,你心里永远都会背着这件事了。”

朱朝阳平静摇头:“我不会。”

“你肯定会!”丁浩把目光投向普普,“普普,你说是吧?”

朱朝阳突然打断他:“耗子,以后不要叫她普普了。”

丁浩不解问:“那叫她什么?”

“叫她夏月普。”

“夏月普是她名字呀,这和普普有什么区别吗?都叫了她好几年了。”

“有区别!普普是在孤儿院别人起的侮辱性绰号,你们已经离开孤儿院了,再也不会回去了,所以,要忘记这个名字,彻底和孤儿院说再见。”

普普的脸色动了动,也对丁浩说:“耗子,我以后就叫夏月普了。”

丁浩无奈撇撇嘴:“好吧,可我以后还是可能会叫错的,我都叫习惯了。”

朱朝阳道:“我会提醒你的。”

丁浩瞧着他们俩,突然嘿嘿笑出了声:“你们俩现在关系不一般呀。”

普普脸上泛出一抹红晕,抿抿嘴,瞪着他:“白痴,别岔开话题,你不是来找朝阳谈事的吗?”

丁浩一脸无辜道:“可刚刚明明是朝阳岔开话题,说到你名字去了,你怎么反过来怪起我了?”

“我……”普普撇撇嘴,“反正你是最笨的一个。”

“好吧好吧,”丁浩酸酸地道,“我最笨,行了吧,朝阳永远最聪明,这下你满意了吧?”

朱朝阳连忙劝着:“好啦,耗子,你一点都不笨,而且你心地特别好,今天你过来,就是想劝我放弃这个想法,对吗?”

“对,你真的不能一错再错,没有人会杀自己爸爸的,这和你不小心推下朱晶晶完全不同。”

朱朝阳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光是为了我自己。月普,你知道《鬼磨坊》的最后,克拉巴德为什么要杀了他的师父吗?他的师父对他还是不错的,让他当继承人,愿意把一切都留给他。”

“嗯……如果他不杀了他师父,他师父虽然不会杀他,但会杀了其他几个徒弟和他心爱的姑娘。”

朱朝阳道:“他为了他的兄弟和心爱的姑娘,他必须这么做,他必须杀了师父,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丁浩看着两人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东西,不解问:“朝阳,别岔开话题行吗,我是认真地和你在说。”

朱朝阳叹口气:“我知道,但现在的情况是,婊子和我爸都对我产生了怀疑,他们说这件事和我脱不了干系,不是我干的就是我找别人干的。如果婊子找人调查我,一直查下去,迟早有一天会知道我有你们这两个朋友。到时不光我会被抓走,还会拖累你们两个。她叫夏月普,再也不是孤儿院的普普了。你也不想再见到死胖子院长对吧?如果这些事都暴露了,你们再回到孤儿院,那结果会怎么样,想想都好可怕。”

普普脸上抽动了一下。

丁浩也烦恼地皱起双眉:“可是那样一来,你……如果你杀你爸爸,你会……”

朱朝阳打断他:“我不会怎么样,我心里不会感到半分难过。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只有一个妈妈和你们这两个朋友,你们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

他又接着道:“并且我想好了,如果婊子和我爸都消失了,那么按照继承法,他们夫妻的财产先平分,一半归婊子娘家,一半归我和我爷爷奶奶三人。我爷爷奶奶只有我一个孙子,没有其他子女,最后这些钱都是我的了。我有钱了,我会想办法给你们钱,让你们有个安定的生活,再也不用为钱担心。那个男人帮了我后,也有了我的把柄,到时他三十万就算不给也没关系了。你喜欢打游戏就尽管打,以后等我大学毕业了,能独立支配财产了,我开公司,请你当副经理,这样多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