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站在一个亲戚的角度寒暄安慰了几句后,严良叹了口气:“徐静也遭了不幸,你心里现在一定很不好受吧?”

张东升鼻子抽了声,慢慢地掏出香烟,点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前面,默默无言。

严良打量了他一会儿,站起身,走到了客厅的中间:“这本是你和徐静共同装修的新房吧?”

张东升默然点点头。

“哎,现在变成你一个人的了。”

听到这句不轻不重的话,瞬时,张东升握香烟的右手小指动了下,不过严良看不到他的小指。

严良苦笑一下:“我能参观一下吗?”

张东升心中愈发确信严良一定对自己有了怀疑,旧的家里这些天都是亲戚,他自然不会留证据在旧房子里,严良想必是想在这新家寻到一些东西吧,不过随便他,他不会找到的。幸好此前就预料到严良可能会这么做,所以他没让朱朝阳躲起来,否则被发现屋子里躲了个小孩,严良肯定会怀疑到这小鬼身上了。

张东升就这么坐在客厅里,一句话不说抽着烟,严良则似是漫不经心地在每个房间里都走了一圈,房子很空,家具都还不全,日常杂物不多,不过严良其实是很细致地打量过了每个角落,就剩没把衣柜拉开来看了。

看了一圈后,严良回到客厅,脸上没流露出任何情绪特征,只是道:“看来你在新家也住了一段时间了,你一个人住的?”

张东升点点头:“徐静爸妈过世没多久,她又跟我提过离婚,这次我答应她了,不过说现在就离,恐怕会被人说闲话,让她再等几个月。她说她不想住家里了,想搬出去住,我想还是她住着吧,我搬出来。”

“分居?”严良啧啧嘴,“看样子那时你们的婚姻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其实我这么做也是另有用意。”

“嗯?”严良侧过头,微微惊讶地看着他。

“我想让她一个人安静一段时间,或许能从牛角尖里钻出来。我独自搬这儿住了没多久,就去丽水的山区参加暑期支教,在那儿山上,我每天拍了照片给她发过去,希望她会回心转意。其实她后来已经有一些回心转意了,您瞧她回我的信息。”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同时还带着一抹忧愁,把手机点开递给严良,吐了口烟,“可是,没想到突然会这样……”

严良从他手中接过手机,微信上,张东升和徐静之间的聊天里,有很多张照片和对话。

严良征求意见:“我可以听听吗?”

“没问题。”

严良点开了其中的一些对话,内容上看,张东升似乎故意想表现出热恋中的状态,极力讨好着徐静,逗她笑,说着山上支教的趣事。有时徐静也会很好奇,甚至带着笑声回应,比上回他见到徐静对张东升的态度好多了。

此外,严良特别注意到,张东升每一天都会传照片发讯息,两人间的交流,早上、下午、晚上都有,如果是这样—严良眼睛微微一眯,只要从移动公司确认了张东升手机这些天都在丽水山区,并未离开过,那么他就有了很坚固的不在场证明。甚至,照片中还有许多张东升跟其他志愿者老师的合影,找那些人一核对,如果确认无误,那么更能百分百证明徐静死前的很多天,张东升都在丽水山区,从未回过宁市。

丽水山区到宁市,最快速度开车都要六七个小时,来回就是十多个小时,张东升想乘机短时间赶个来回是不可能的。

难道——徐静的死,真的是起意外吗?

严良抿抿嘴,道:“可惜,我想你们原本是有机会复合的,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不过……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或许不是意外?”

张东升惊讶道:“那是什么?”

“这么年轻猝死的概率是很小的。你知道,我以前从事过警察行业,对有些情况比较有经验,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徐静与你有复合的可能,导致了另一个人的不满,从而……”

“您是说徐静的……情人?”

严良点点头:“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只知道是她单位的,我没见过,我也不知道具体是准。”

“其实如果徐静的尸体还在,或许可以做进一步的尸检,判断到底是不是真的猝死。交警部门的尸检是很粗糙的,他们只针对交通事故,测些酒精什么的,刑警队里才有真正的法医。交警只是测了她非酒驾,又根据心脏的一些特征,做出了猝死的结论。交警当天就把尸体还给了你,不过你第二天就拿去火化了,还没过头七,是不是……太急了一些?”说话间,严良的眼睛冷冷地落在张东升的眼睛上。

谁知张东升丝毫没有紧张,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防备,他突然咬住了牙,手指关节捏得发白,最后把香烟狠狠压灭在烟灰缸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