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丁浩走后,朱朝阳又在书店待了会儿,今天普普不在旁边,还真有点不习惯,他感觉挺无聊的,只好提前回家。

下了公交车,又走了一段路,快到家时,突然背后有人喊他名字:“朱朝阳。”

他本能地转过身,陡然眼帘中飞来一个装满东西的塑料脸盆,他本能去闪避,脸盆虽然只砸到他肩膀,可是随即发现,他从头到脚,都已经被粪尿淋个精光。

他在原地莫名愣了几秒,等反应过来时,两个年轻的成年男子飞快地冲上路边一辆面包车,面包车一脚油门就立刻开走了。他急忙捡起花坛里的一块石头追去,但面包车很快就把他甩到了后面,他整个人伫立原地,一动不动。

旁边过路人纷纷围拢过来,嘴里都在说着“哎哟,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可怜,谁弄的呀”,一些好心人拿出纸巾,递给他擦拭。

他两眼噙满泪珠,小心地接过好心人的纸巾,不让手碰到旁人,擦了几下脸,低头匆匆往家走,走出几步,他忍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像只落水狗使劲抖了抖身上的大便,朝家里飞奔。

刚到楼下,就发现楼道里围着一些附近的邻居,一位大妈刚见着他,就急切说:“哎呀,朝阳啊,你怎么回事,身上怎么弄的?你快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回来吧,你家出事了。”

朱朝阳一惊,来不及细问,就跑上楼去,从下面的楼道开始,墙上一路用红漆画着叉。到了自家门前,门两侧分别是红漆画着几个歪曲的大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下面聚集的邻居也跟着上来:“朝阳啊,你快让你妈回来看看吧,你妈是不是欠了外面人的钱了?你身上是怎么弄的,怎么都是大便啊?”这些人里,既有关心他们家的,也有担忧以后自己生活会不会因他们家而受到牵连的。

“春红是本分人,不会欠外面钱的,肯定是朱永平老婆叫人弄的。”一位大叔分析着。

“对,一定是这样。”

朱朝阳瞬时感觉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找不到方向。

这时,一位阿姨跑了上来,急声说:“我刚给春红打了电话,春红说她也被人泼了大便,泼她大便的几个畜生跑掉了。”

“我妈也被人泼大便了?”朱朝阳转身大叫,两眼都喷出火来。

他“啊”一声怪叫,急忙掏出钥匙,打开家门,冲到电话机前,顾不得手脏,拿起话筒就拨了叶军留给他的电话。

十分钟后,叶军带人冲上楼,一见这情景,还没听周围邻居把事情经过描述完,直接一拳打在墙上,怒喝一声:“小李,你现在就带人到朱永平厂里抓王瑶!”

随后转向朱朝阳道:“你别怕,今天叔叔给你做主,你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我带你去你爸厂里抓人,今天这笔账,一定要算个清楚!”

朱朝阳感激地狠狠点头,立刻跑进卫生间里冲澡,换了衣服,上了叶军的警车。

很快,到了朱永平的工厂,空地上,几个警察正在和朱永平等一些人争执着。叶军冲上前,看了一圈四周,冷声质问:“王瑶人呢?”

“叶哥,朱永平说王瑶不在,也联系不到她。”一名警察说道。

叶军把眼瞪向朱永平,怒喝道:“朱永平,今天王瑶我们一定要带走,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朱永平拿着几条烟递过来,叶军一把甩开:“别他妈来这套!”

朱永平勉强笑着打着太极:“叶警官,今天这事我真不知道,您看在我老婆她不懂法,脑子钻了牛角尖—”

“什么叫不懂法!我上回在派出所是不是警告过她!是不是跟她已经说得一清二楚了!”他拉过低着头的朱朝阳,“你瞧你儿子,被人用大便从头浇到尾,还有周春红,也被人浇了大便,他家房子大白天的被人泼了油漆!这什么行为?黑社会行为!我跟你说,你是个男人就考虑下你儿子感受!你儿子被王瑶这么整了,你还在维护王瑶,你对得起自己良心吗?”

朱永平一脸难堪,但还是强撑着笑脸劝说着。旁边一些朋友是他刚刚打电话叫来的附近工厂老板,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是有关系的人,本想叫来一起帮着跟警察说情,此刻他们了解了事情前因后果,竟然是王瑶找人泼了他儿子大便,还光天化日下泼油漆,也纷纷摇起头来,劝朱永平把王瑶交出来,总得给自己儿子一个交代吧。

朱永平被那么多人数落着,重重叹了口气,坐到旁边的椅子里手蒙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大概看到丈夫这副模样,本来躲在工厂办公室里的王瑶冲了出来,大声嚷着:“你们找我干什么?”

朱永平一见她出来,立刻跑过去把她往回推:“你出来干吗,你回去,你回去!我会处理的。”

叶军朗声叫道:“好得很!你有种出来最好,抓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