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第二天下午,朱朝阳如约来到新华书店,普普已经在一排少儿文学的书架下看书了,看得很认真,以至于站在她面前好一阵子还没发觉。

“你在看什么?”朱朝阳弯下腰,朝书封上看去。

普普把书封一亮,道:“《鬼磨坊》,很好看的一个德国的童话故事,主人公父母双亡,来到一个磨坊里,当了里面的学徒,师傅教了这些徒弟魔法,但是每一年,师傅会杀死其中一个徒弟去献祭,最后,主人公反抗求生,杀死了师傅。”

“听起来挺不错的一个故事。”

“你也拿本看看吧,真的很好看。”

“好啊。”朱朝阳哈哈笑了笑,也在书架上拿了一本《鬼磨坊》,坐到一旁翻起来。

普普瞧了他几眼,关心地问:“阿姨怎么样了?”

朱朝阳抿抿嘴,苦笑一下:“我爸在派出所赔了我妈一千块医药费,就这么了结了。”

“就这么了结了?婊子呢,有没有关起来?”

朱朝阳无奈摇摇头:“打架这点小事哪会关起来啊。听我妈说,警察把婊子教育了一通,说考虑到她女儿刚死,体谅她心情,说下次再这样,就会把她拘留。反正婊子很嚣张,在派出所还要骂我妈,我爸一直维护婊子,婊子还要我爸保证以后不联系我,我爸居然答应了,哼哼,我妈都快被他们气死了。”

普普瞪大眼睛,道:“你爸怎么会这样子?”

朱朝阳冷哼一声:“他已经不是我爸了。”

普普叹息一声,朝他点点头,抿抿嘴。

朱朝阳苦笑一下,问:“对了,昨天傍晚你怎么会在我家楼下的?不是说在这里见面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昨天下午我到书店时,你已经走了,后来我想到你家楼下看看,你是不是还会出来,刚好看到了昨天的事。昨天下午那个男人找到我和耗子,跟我们说他要出差几个星期,让我们耐心等他,不要出去乱玩,更不要跟别人透露相机的事,说他出差回来后,大概就能筹到钱了,又给了我们一些钱,你说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要出差几个星期?”朱朝阳微微眯上眼,思索着,“他居然会放着相机这么重大的事不管,反而去出差几个星期,那么……除非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会是什么呢?他不知道我的身份,我家住哪吧?”

普普很肯定地说:“我们守口如瓶,他绝对不知道。”

“那有什么事会比相机对他来说更重要呢?”朱朝阳挠了挠头,始终想不明白,过了一阵,只能道,“也许他真的是因为单位出差。反正相机在我这儿,他也不知道我是谁,我家在哪,那么他绝对不敢轻举妄动,你们两人安心住下去,一定是安全的,不要怕。”

普普点点头:“听你这么说,我和耗子就放心了。对了,我还发觉他很奸诈。”

“怎么奸诈?”

“他知道耗子喜欢玩游戏,带了台旧电脑给耗子玩,耗子高兴死了,现在管他叫叔叔叫得很亲。”

朱朝阳担忧道:“我就怕耗子被他一点点的好处就给收买了,被他套出话。”

“我也是反复跟耗子说了,耗子说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让我们放心,他多余的话不会说的。”

朱朝阳点点头:“反正你要看牢耗子,叫他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