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第二天傍晚,朱朝阳正躺房间地上看书,突然,楼下传来剧烈的争吵声,继而是周春红愤怒的叫骂。

朱朝阳一听到楼下传来周春红的叫骂,立马翻身坐起,套上件短袖飞奔下楼。

他刚冲到楼下,就看到了不远处面目狰狞的王瑶,王瑶也同一时间发现了他。

“是你!啊!”王瑶一眼就认出了他,指着他直冲过来。

“不,不是我,不是我。”朱朝阳见她歇斯底里,一脸疯掉的样子,本能一阵恐惧,短时间内愣住了,不由露出胆怯心虚的表情,退后几步。

朱朝阳的表情尽落入王瑶眼中,她更确信女儿是被他弄死的,摇着头哭吼着冲过去:“小畜生,你把晶晶害死了,你这小畜生,我弄死你!”

朱朝阳眼见她疯癫状狂冲过来,拔腿就要往楼上逃。王瑶直接将手机重重地朝他掷去,“啪”一下正中他的脸颊,他痛得“啊”一声大叫。

与此同时,周春红把一块刚买回来的猪肉甩到王瑶脸上,顺势巴掌没头没脑地往她头上拍,叫骂着:“死婊子你敢动我儿子,我今天跟你拼了!”

周围人连忙去拉架,两个女人此时都死死抓着对方头发不肯放。可王瑶丧女心痛,成了疯子,力大无穷,猛一甩头,头发挣脱出来,随即双手朝周春红头上猛烈挥打。周春红体型矮胖,虽然力气肯定比王瑶大,但个子差着对方大半个头,尽管本能地还手,但还是吃了个子上的亏,打不到她,反而被她暴打了很多下。周围人拉都拉不住。

朱朝阳眼见妈妈受辱,刚刚一时间的胆怯彻底抛空,“啊”大叫着冲上去,一把抓着王瑶头发就拼命扯,王瑶穿着高跟鞋朝他乱踹,他不顾疼痛,愤然回击着。

终于,三人都被周围人死死拉住,朱朝阳脸上多了几条鲜红的指甲印,愤怒地睁着眼,眼角都要炸裂了。王瑶披头散发,脸上也多了几条划痕。而周春红最惨,额头上鼓起了一个血包,一撮头皮被拉掉,鲜血直流。

朱朝阳看着他妈的样子,痛心疾首吼道:“妈,你痛不痛?死婊子,死婊子,我跟你拼了!”

周围人死死拉着,嘴里劝着架,朱朝阳也像疯了一样,伸脚凭空乱踢着。王瑶冷笑着瞪着朱朝阳:“你过来,啊,你过来,小畜生,我一定弄死你,我肯定要弄死你,你过来!你过来啊!你把我女儿害死了,警察不抓你是不是?我一定弄死你!你瞧我怎么弄死你!”

朱朝阳嘴里回敬着:“小婊子死了是不是?死的好,怎么不早点死?怎么你这个婊子还活着?你天天被千万人弄,你就是靠做婊子赚钱的!”

三人哭天喊地地叫骂着,都要上去跟对方拼了,全靠周围人死命拉住,否则一定打得更激烈。这时,一辆大奔急速驶来停下,车里朱永平跑了出来,一把拉过王瑶就往外拖:“走,回家去,别在外面疯,让人看笑话!”

王瑶用力甩脱他:“看笑话?谁敢笑话?我女儿死了谁敢笑话?你儿子杀了我女儿,你知不知道?警察为什么不抓他,还说不是他干的?你给警察送钱了是不是,你想保你儿子是不是?”

“警察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关朱朝阳的事!”

王瑶摇头,如狂魔般冷笑:“不关这小畜生的事?我告诉你,就是这小畜生害死晶晶的!你有看到刚才这小畜生的表情吗?你说他跟踪晶晶进少年宫干什么?这小畜生还打我,他把我打成这样了,你去打他啊,你去打他啊!哇……你去打他啊……”

朱永平捋了下王瑶的头发,脸上不由自主流露出疼惜的神色,回头看了眼儿子和周春红,什么话也没说,还是拉着王瑶要把她拖回去。

朱朝阳大吼道:“爸!是婊子先打我的,是婊子先打我打我妈的,我妈被婊子打出血了!”

朱永平瞬时转过身,脸色铁青怒道:“婊子是你叫的吗?你阿姨是婊子,那我是什么?”

朱朝阳瞬间愣在原地,望着他爸,一句话都没说。满脸鲜血直流的周春红,顿时尖叫哭吼起来:“朱永平你还是人吗?婊子把你儿子打了,冤枉你儿子杀人,你还要护着婊子,还要骂你儿子,你还是不是人啊!”

周围邻居看到这场面,也不禁嘴里数落起来,朱永平也为刚才骂儿子的话感觉后悔,任凭周春红骂着,默不作声。

这时,两辆警车驶来停下。刚刚纠纷开始时,旁边居民打了110,叶军在派出所接到这消息,听说是王瑶来朱朝阳家闹事,立马决定亲自过来调解。赶到现场后,劝慰了王瑶一番,谁知,王瑶丝毫不领情,又指着朱朝阳开始骂起来。

周春红眼见儿子今天遭受莫大委屈,再也控制不住,用尽全力一把挣脱旁人,冲上去一脚踢上王瑶,正准备甩她耳光,突然,朱永平一把拽过她,一个巴掌拍在了她脸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