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一夜后,雨过天晴,三个小孩对未来的安排依旧一片茫然。

胡乱吃了早饭,普普去上厕所,可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出来。

丁浩等得不耐烦,冲里面喊着:“普普,你好了没,我要尿尿。”

“等……等一下。朝阳哥哥,你能过来一下吗?”

朱朝阳来到厕所门口,问:“怎么了?”

普普断断续续地说:“你妈妈……你妈妈那儿有没有卫生巾?我……我有月经了。”

朱朝阳和丁浩虽然不清楚女人为什么会有月经,但都知道,女生发育后,一个月会来一次月经。这是女生的“秘密”,两个“男子汉”都故作镇定,没去笑话她。

朱朝阳跑进妈妈的房间,看到昨天关门时,门缝上夹的那条线依然完好,说明普普和耗子始终没碰过房门。几天下来,他进出妈妈房间几次,每次关门都拿起毛线夹住,提防他们,可是他们从没偷开过门,朱朝阳心中一阵惭愧。找了好一阵,朱朝阳总算在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一包卫生巾,到厕所门口,开启一点门缝,递进去给她。

普普出来后,难为情地向他解释,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就来月经了,这是她第一次来月经,所以没有准备。

朱朝阳和丁浩都不想涉及女生的私密话题,只说她长大了而已。

收拾好后,普普道:“耗子,你还有多少钱?”

“两百多。”

“嗯,给我一些,我下去买卫生巾。买包跟阿姨的一样的,把新的放回去,别让阿姨发现。”

朱朝阳道:“这也没什么吧,我妈知道你是女生,来月经了很正常,不用难为情。”

可是第一次来月经的普普觉得月经是件很羞愧的事,执意不想让阿姨知道。朱朝阳和丁浩两人闲着没事,就说一起下楼,待会儿一起去外面逛逛。楼下就有便利店,普普进去后,找不到阿姨使用的卫生巾,三人继续往前一路走一路看。穿过五条街后,遇见有家规模大些的超市,朱朝阳和丁浩在一旁等着,他们可不想一起去买卫生巾。

普普独自进去后,还不到一分钟,就急匆匆跑了出来,一把拉过两人,低声道:“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在里面!”

“什么!”两人都瞪大了眼。

“我看见他在买纸巾和毛巾,等下他就会出来的。”

朱朝阳道:“你没看错吗?”

普普很肯定地点头:“那天我看他上了宝马车,看了好一会儿,我对他样貌记得很牢,绝对就是他。”

正说话间,他们看到一个男人从超市里走了出来。由于视频里男人的样貌很模糊,当天在三名山碰见那人时,朱朝阳并未留意长相,现在也拿捏不准:“是他吗?”

男人手里提着几袋东西,出了门后,朝着一辆宝马车走去。看到和那天同一颜色的宝马车,朱朝阳和丁浩这才逐渐确信普普没看错人。

普普连忙道:“不能让他跑了,赶紧上去拦住他。”

眼见他就要上了车,时间紧迫,虽没准备好该怎么说,三人还是飞快奔了上去,在男人准备开门时,拉住了他。

张东升回过头,看到拉住他的是个小女孩,旁边还有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一高一矮,不解地问了句:“有什么事吗?”

普普直接脱口而出:“你家是不是有两个人在三名山上摔下来了?”

张东升顿时眼角微微收敛起来,扫了三人一眼。朱朝阳和丁浩本能地吓得往后一退,唯独普普还是站在原地盯着他。

“你们有什么事吗?”

普普冷声从嘴里冒出几个字:“你杀了他们。”

张东升浑身一震,瞬间眼中凶光大闪:“你们说什么鬼话!你们听谁说的!”

朱朝阳和丁浩压根不敢和这个成年人对视。

普普依旧不为所动,道:“我们亲眼看见你把人推下去的。”

“神经病!”张东升冷喝一声,拉开车门,准备进去。

普普冰冷地说了句:“我们不光看到了,还用相机拍下来了,如果你现在走的话,我们只好把相机交给警察了。”

张东升身形停顿住了,缓缓转过身,仔细地打量起每个人,随后目光在个子最小的普普身上停住:“小鬼,乱说什么呢!”

普普道:“你不信的话,我们给你看相机。朝阳哥哥,你回去拿一下吧。”

张东升眯着眼看着那个叫“朝阳哥哥”的人,没有说话。

朱朝阳犹豫一下,转身飞奔回家。张东升手指轻轻敲打着车门,故作一副镇定的模样。见两个小孩只看着他,没说话,他也紧闭着嘴,一语不发。

等了十分钟,气喘吁吁的朱朝阳手里拿着一个相机,跑回来,没到跟前,普普就拉住他,三人走到间隔张东升三四米外的距离,普普警惕地看着张东升,低声对朱朝阳道:“还有电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