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严良买到新手机,补办好手机卡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他想起昨天徐静发的讯息,从备份的通讯录中找出号码,回拨过去:“小静,昨天我手机丢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哦,没事了没事了,嗯……那就这样吧。”对话那头,徐静很匆忙地挂断。

严良皱了皱眉,一阵莫名其妙。可是半个小时后,他又接到了徐静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又带着几分紧张:“严叔叔,刚刚我不方便细说,是这样的,我爸爸妈妈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他们……他们过世了。”

“过世了?”严良扶了下眼镜,道,“怎么好好的,突然就……”

“前天,7月3号,张东升带他们去三名山,他们从山上掉下来,摔死了。”徐静话音中带着哭腔。

严良连忙安慰:“别哭别哭,意外,哎,意外落头上,谁都没办法。哪天出殡?我到时过来。”

“严叔叔,”那头犹豫了片刻,又道,“如果您有时间的话,能否尽快过来一趟。”

“哦,需要我帮什么忙吗?”他感觉很奇怪,他和徐家只是表亲,徐静父母那边都有嫡亲的兄弟姐妹,治丧这些很传统的琐碎事自会有他们操办,何况他半点都不擅长这类事,他顶多是出殡那天去送一下,尽点亲戚的义务而已。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传来一句话:“我怀疑爸爸妈妈的死不是意外。”

严良微微皱起眉头,谨慎问了句:“那是什么?”

徐静长长吸了口气,吐出两个字:“谋杀。”

“谋杀?”严良张大了嘴,“为什么这么说?谁跟你爸妈有仇,要谋杀他们?”

“张东升!”

“张东升?”严良尴尬地咳嗽一声,“是不是你们俩之前闹矛盾了?嗯嗯,突然出这样的事,难怪你要胡思乱想,不过小静,这样的话可不能随便乱说,毕竟你们是夫妻,往后还要一起过下去的,你这种想法被东升知道了,会很难过的。”

“不,我不会跟他过下去了,我已经几次跟他提过离婚,一定是这样,他怀恨在心,所以杀了爸爸妈妈。”

严良皱了皱眉,他压根不知道张东升和徐静的婚姻早已到了破碎的边缘。他的记忆依旧停留在四年前,那时他们刚结婚,并且是顶着徐静父母的压力结婚的。因为徐静的父母一开始嫌弃张东升来自农村,家里条件差,而张东升的工作也不好,门第差距十万八千里,但两人非常相爱,徐静是个倔强的女子,认定了张东升,竟直接跟他领了结婚证,先斩后奏,生米做成熟饭,父母拗不过女儿,最后只能同意结婚。曾经不顾众人反对,顶着重重压力走到一起的两个人,才短短四年,就要分道扬镳?

可是无论何种情况,严良都无法相信张东升杀了岳父岳母,他只好道:“你怀疑东升谋杀了你爸妈,警察怎么说?”

“警察出示了事故报告,说是意外。可是……这明明都是张东升的一面之词。”

严良苦笑一下:“你连警察的结论都不相信,只相信你自己一厢情愿的胡思乱想?”

徐静又抽泣了起来,颤声道:“严叔叔,现在我在家很害怕,我怕张东升也会杀了我。刚刚您电话打来,他就在旁边,我怕被他知道我找您,所以才挂断的。现在只有您能帮我了,我想和您先见一面,如果您没时间的话,我今天就来杭市找您。”

“见我?我能做什么?”

“只有您能查清楚,爸爸妈妈到底是不是被张东升杀害的。”

严良尴尬道:“嗯……你知道,我早就不是警察了,你应该相信警察的经验和能力,他们出示的事故报告肯定是可信的。”

电话那头好久没有说话,沉默半晌,徐静哽咽着道:“连您都不相信我吗?”她断断续续哭了起来,越哭越显得凄惨。

严良只好道:“好好,小静,你先别哭,我过来看一下,行吗?”那头逐渐收敛了啼哭,道:“谢谢严叔叔,您什么时候过来,我找个地方见您,不过您千万不要告诉张东升,说我约了您查案,我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

严良无奈答应她,说今天他刚好有空,下午就过来,来之前先给她电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