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爸爸,方叔叔,杨叔叔,叔叔,伯伯,好。”朱朝阳走进他爸的办公室,依次有礼貌地跟每个人打招呼。

杨根长笑道:“瞧你儿子多懂事,这叫知书达理,不像我那狗屁儿子。”

朱永平略略得意地摸摸儿子的头,道:“儿子,帮叔叔伯伯倒点水来。”

朱朝阳依言照做。

方建平一边配着手里的牌,一边瞅向他:“朝阳,我家丽娜这次考的只有班上的二十几名,这个成绩连二中都不一定进,你跟她同桌,平时要多教教她啊。”

朱朝阳点点头:“嗯,我会的。”

“那方叔叔先谢谢你啦。”

“方叔叔您太客气了。”

几位老板都连连点头,觉得一个初中生如此彬彬有礼,实属难得。

方建平继续道:“你爸平时有没有给你钱?”

“嗯……有的。”

“这次给了你多少?”

“这次?”朱朝阳不解地看着他爸。

朱永平连忙解释:“暑假不是刚开始吗,我还没给过,等下给你。”

方建平道:“上次你爸什么时候给你钱的?”

朱朝阳低头道:“过年的时候。”

“给了多少。”

朱朝阳老实地回答:“两千块。”

众朋友嘴里冒出一阵笑意。

朱永平脸色发红,看着手里的牌,解释着:“过年时我手里也不宽裕,给少了。”

方建平道:“今天你爸赢了一万多了,等下你爸赢的钱都会给你的,对吧,永平?反正你老婆不在,赌桌上的钱她又不知道,我们也不会跟她说你赢了多少,你就说你输了好了。”

其他老板们也纷纷点头,说就该这样。

朱永平只好道:“那必须的,儿子,到老爸这里来,看老爸今天能赢多少。”

这局打完,轮到了杨根长坐庄,他正在洗牌,有两个人走进了办公室。前面一个女人三十出头,装扮艳丽,看上去很年轻,手上戴着翡翠链子,脖子上是镶宝石的白金链,挎着一个皮包,手指上勾着一把宝马的钥匙,她身后跟着个九岁的小女孩,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哎哟,累死了。”女人把钥匙扔桌上,揉着手臂。

“你们这么早就回来啦?”朱永平一见她们俩,慌忙站起身,挡在朱朝阳前面,脸上写满了尴尬。

“相机太老了,电池充电不行,没拍几张就关机了,只能早早回来。这相机可以扔掉了,都四五年了,明天去重新买一个。”她把一个数码相机扔到了桌子一角,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哦,那要不你们先回家,我们还要玩很久呢。”

女人对丈夫打牌本来不感兴趣,但感觉丈夫今天有点异样,仔细看了眼,马上注意到了他身后还坐着个小男孩,她一眼就认出了是他儿子朱朝阳,脸上瞬时浮过一抹冷笑,瞪了朱永平一眼。

朱朝阳当然知道这女人就是勾引走他爸的人,那小女孩是这女人跟他爸生的,他抿抿嘴,侧过头,不知所措地坐在位子上,装作没看到她们母女。

杨根长停下发牌,几个朋友都脸带笑意看着这一幕。

小女孩也看见了朱朝阳,好奇地跑过来,指着问:“爸爸,这位哥哥是谁呀?”

“是……”朱永平脸色尴尬,犹豫了片刻,道,“这是方叔叔的侄子,今天过来玩的。”

“哈哈!”其他几个打牌的朋友哄堂大笑。

杨根长忍不住嚷道:“太有才了,实在太有才了,阿拉宁市的朱有才啊!”

“喂喂,你们别笑,”方建平一本正经地说,“有才哥说的没错啊,朝阳叫我叔叔,当然是我侄子了。”

女人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也掠过一抹冷笑。

杨根长笑嘻嘻地看着小女孩,道:“朱晶晶,听说你这次期末考试不及格啊?”

小女孩害羞地躲到朱永平身后,拉着她爸的手臂撒娇:“不是的,不是的,我粗心没考好的……”

杨根长指着朱朝阳,道:“你要跟哥哥学习啊,他是他们学校第一呢。”

女人脸上浮过一抹不悦,但稍纵即逝,拉过女儿,也附和着说:“对呀,你要好好学习,要考得比这位哥哥还要好,知道吗?”她把“还要好”这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知道了,知道了啦!”小女孩一脸不高兴。

方建平又道:“瞧我侄子,衣服都洗得雪白了,有才哥,帮我带侄子去买几套衣服没问题吧。待会儿花了多少钱,回来跟我算账好了。”

他朝朱朝阳眨了下眼睛,朱朝阳茫然无措地坐着。

“这个……”朱永平很是尴尬。

“去吧,你位子阿杰替上,”杨根长说,“建平侄子衣服这么旧了,多买几件是应该的。你说呢,阿嫂?”他瞧向朱永平老婆。

女人不好在丈夫朋友面前驳了面子,只好道:“嗯,正好我们也准备去买衣服,永平,你就带上朝阳一起去吧。晶晶,我们先去车上,等下爸爸带我们去买衣服。”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