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金刀李四海(下)

1

众人正听在瘾头儿上,完全入了迷,崔老道又拴上扣儿了,任凭听书的如何追问,今天也不能往下说了。倒不是惦记明天的嚼谷,皆因崔老道明白,说到此处是个“死扣儿”,后事如何他也不知道。那天夜宿城隍庙,半夜进来的那位,只给他讲到这儿。崔老道今天出来之前跟家里人说过,晚上不回去了,还得去一趟城隍庙中,看看能否再遇上那位爷,问出后文书的结果。

说话这会儿天色尚早,此时去城隍庙未必碰得上那位。崔老道今天也没少挣钱,有了钱不愁没地方去,先找了一个小澡堂子,连搓带烫泡美了,躺在床榻之上,让伙计给他切了一盘青萝卜。崔老道一吃这萝卜还真好,是西郊小沙窝的“赛鸭梨”,个儿大、皮儿薄、口儿脆、汁儿多,咬一口甜得赛过鸭梨,掉在地上能摔八瓣儿。天津卫城里城外那么多种萝卜的,唯独小沙窝的最好,因为那里的土地好、井水甜,不是吃井水长出来的萝卜,绝对没有这个味道。俗话说“萝卜配热茶,气得大夫满地爬”,吃青萝卜喝别的茶不成,非得是碧螺春才对,又让伙计泡了一壶碧螺春。他在澡堂子吃萝卜喝茶,那也是一美。估摸快到饭点儿了,叫小饭馆送来一大盘宽汁儿熘肉片,外带一碗白面二两酒,吃饱喝足又去回个水儿,这才从澡堂子出来。

崔老道抬头看看天色不早了,晕晕乎乎直奔城隍庙,推门进去道了一声“叨扰”,躺在供桌下边干等。半夜时分,忽觉庙内阴风打转,上次那位果然又来了,黑灯瞎火看不见脸。

此人上前来问:“崔道爷,你怎么又来了?”

崔老道说:“《金刀李四海》那段书您没给我念叨完啊!老道我已经说不下去了,这不是想再找您请教请教吗,李四海一刀砍下去,庞三爷是死是活?”

那个人说:“不瞒崔道爷,后事如何我也不知道。”

崔老道暗地里一抖落手,心说“完了”,钱我也挣了,听书的腮帮子也勾上了,如若说不出个下回分解,以后怎么在南门口立足?听书的还不得揍我?忙跟那个人说好话:“这位爷,咱都是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人,您可别坑我,书我已经说出去了,送佛送到西,您就把底给我揭了吧。”

那个人告诉崔老道:“崔道爷别急,这个底我当真不知,不过有人知道。”

崔老道急道:“爷台,有茶不喝您就别端着了,谁知道您告诉我一声,我踢破门槛子也得把这个书底打听出!”

那个人问道:“崔道爷空着手去不成?”

崔老道一拍脑门子:“对对对,还是您想得周到,贫道我先买上二斤桂顺斋的大小八件儿,然后再上门学能耐。”

那个人说:“不用买点心,城隍庙后头有一口刀,你带上刀,明天夜半三更去小西关那片洼地,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

崔老道心想:大半夜的让我带上一把刀出城?上小西关找谁去呢?他还想再问,却突然打了一个冷战,睁开双眼已是天光大亮。崔老道心里明白,给他说《金刀李四海》的这位非鬼即神,说不定就是城隍老爷,显身给他讲这一段前朝旧事,其中定有玄机。当下爬起身来,绕到城隍爷的神像后边,果真见到一个红布包袱,打开一看,里边裹了一柄刀,刀鞘之上贴有封条。崔老道将刀捧在手中,“仓啷啷”一声抽出鞘来,但觉一阵阵寒气钻皮透肉,刀身明晃晃夺人二目,冷森森令人胆寒,好一柄杀人的鬼头刀:刀身是直的,顶部斜切下去,刀尖入木三分,刀锋削铁如泥。长三尺七寸,砍去三魂七魄;宽六寸七分,斩尽六欲七情。刀柄上是一个鬼头,头上长角、口出獠牙。乌木刀柄黑中透亮、亮中透黑。以前北京城刽子手的刀,供在南城土地庙,天津城刽子手用的刀,供在城隍庙。

崔老道还刀入鞘,又用红布包好,离开城隍庙回了家。今天的书是不能说了,不去小西关问个明白,编也编不出来。当天夜里,崔老道穿上道袍,身背拂尘,将裹刀的红布包袱夹在腋下,出城来到小西关洼地。

这一带是杀人的法场,当时还挺荒凉,周围没有人家,借朦朦胧胧的月色一看,远处好似有个人影,站在洼地当中一动不动。崔老道暗觉古怪,这大半夜的,什么人敢只身在此停留?转念一想,许是这个人的祖先触犯王法,在此处掉了脑袋,上这儿来祭奠先人亦未可知。不过按照老例儿,烧纸祭祀多在定更天前后,哪有夜半三更一个人来漫洼野地烧纸的?难不成是大庙不收、小庙不留的孤魂野鬼?又一想也不对,有影必有形,应该不是鬼。不过这个人是谁呢?又怎会知道《金刀李四海》的书底?

2

崔老道想罢多时,壮起胆子走过去,他也怕吓着对方,先在背后咳嗽了一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