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崔老道捉妖(下)

1

转眼过了一个多月,崔老道还没找到合适的人,终日愁眉不展,加之着急上火,嘴里起大燎泡,腮帮子肿得老高,饭都吃不下去了。这河妖兴风作浪,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杨二爷和铁柱子也把命搭上了,想到这里崔老道心中一阵黯然,不知几时才能给这二位报仇?

这一天,崔老道坐在炕头上发愁,忽然想起一位,不是旁人,正是以前送禄烧奏表时的那个傻少爷。这位傻少爷一脑袋糨糊,怎么看也与豪侠之士没有半点关系,可有一点其他人还真比不了,此人生来一根筋,认准了的事撞上南墙都不带回头的,得把南墙拆了接着往前走。只要提前告诉好了他,别人再说什么他也不会信,天底下哪有比他更合适的人?

崔老道盘算好了,心说:就是他了!捉妖一事刻不容缓,当下拔起腿来,出门去找那位傻少爷。虽说送禄烧奏表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但这傻少爷还真没忘,一见崔老道就急了,瞪眼问:“你这牛鼻子老道,上次说好了送我爹去当神仙,怎么刚进南天门就让人家给枪毙了?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敢送上门来?”说罢抬手就要打崔老道。

崔老道就知道傻少爷肯定还得提这段儿,来的路上都算准了,要不说一根儿筋呢!他早编好了词,赶紧解释:“孝子哎,您先别着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这里头一定有误会。您家老爷子早进南天门了,这会儿不知道正跟哪位老神仙下棋呢,绝没让人枪毙。当时街上过兵,开枪打死的是混混儿刘大嘴,您不是也在场瞧见了?不过这也叫因祸得福,老爷子上天当了神仙,手底下也得有个使唤的人不是,正好让刘大嘴当个引路提灯的童子,鞍前马后的伺候您家老爷子。”

傻少爷仔细一想,刘大嘴确实死了,看来崔老道没说假话,况且听意思刘大嘴也没白死,上天伺候老爷子去了,这是件好事儿,便不再追究了。书中代言,混白事的刘大嘴在天津卫绝对是有名有号,到了后文书,这个傻少爷当上了摔打叉剌的混混儿,凭他一股子傻劲儿,也干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同样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旧时天津卫地面上出了“四神三妖、七绝八怪”,这二位是“八怪”里的,无论善恶良贱,也是占了一个坑的人物字号,单拎出来都有一段热闹回目可说,有机会咱再细表。

接说崔老道崔道爷,出来之前打听清楚了,傻少爷本是家财万贯,他爹留下来的家产不敢说金山银山,那也是差不了太多,可架不住那些狐朋狗友蒙他骗他,平日里花钱如同流水一般,这两年早把家产败掉了一大半。傻少爷家是北城一等一的富户,宅中有专门放钱的屋子,一摞摞的银元码在地上,他再傻也看得出来钱少了,一屋子钱跟半屋子钱毕竟不一样,那也差得太多了。手底下有厚道的家人告诉傻少爷,外头的那些朋友要分清辨明,很多人纯粹是蒙钱来的,他们的话不能都信。傻少爷别的不知道,却知道钱是好东西,有什么都比不上有钱,可他哪分得清谁是好人,谁在蒙他?正跟这儿发愁呢。

崔老道一听正中下怀,他本就是找上门来煽风点火的,顺坡下驴告诉傻少爷:“恕老道我直言,您面带破财之相,是不是经常有小人来蒙骗您的钱财?”

傻少爷闻听此言连连点头,认为这崔老道还真是能掐会算,我想什么他都知道,说的是一点没错,我得听他的。

崔老道是何等人,摆摊儿算卦的最擅长察言观色,吃的就是这碗饭,一看傻少爷的反应,心里头更有底了,继续说道:“老道我掐指巡纹一算,以往那些蒙骗你的人虽然可恶,但都是小河流水,您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凭傻爷您的机智,这还瞧不出来吗?不过是您宅心仁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赏他们一口饱饭罢了。”

崔老道这话里有学问,不显山不露水先给傻少爷扣了一顶高帽子,一个是说他们家广有钱财,另一个夸他机智。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傻人就不爱听别人说他傻,崔老道一夸他机智,傻少爷心里那叫一个美,觉得崔老道真不错,虚的没有,净说实话,咧开嘴哈哈大笑。

崔老道瞧出火候差不多了,又跟傻少爷说:“刚才贫道只说了一半,紧要的话还没说。虽然您周围这些狐朋狗友,吃不穷您花不穷您,可我掐算了一卦,最近有个穿黑衣服的老头儿,憋着坏要把您家的钱全卷走,这可太狠毒了!都说老奸巨猾,人越老坏主意越多,再聪明的人都保不齐上了当,老道我特地赶来给傻爷您通风报信,咱爷们儿不能让这老头儿得逞啊!”

崔老道一番花言巧语,说的跟真事儿一样,把傻少爷唬得一愣一愣的。傻子这些年总吃这个亏,最怕让人家把钱蒙走,听了崔老道的话吓了一跳,赶紧问崔老道:“怎么办?求道长教我,有何良策?”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