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闹太原城(下)

1

崔老道在太原城关帝庙前摇签卖卦,这是城中最热闹的地方,所见之人五行八作,干什么的都有。他的耳朵又长,探听到勤行商会的会首和几位理事,天天在八珍楼商议灯会之事。勤行就是干饭庄子的,意思是说干这一行的眼勤手勤、嘴勤。太原城大大小小的饭馆多如牛毛,上至八珍楼这样的大酒楼,下至卖刀削面的小馆子,以及摆摊儿卖小吃的,全都是勤行。行会的会首正是八珍楼的东家,论势力、论财力,比哪一行也不在以下,却从没在灯会上露过脸,这么多年来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崔老道见小伙计从乌金山取了宝灯回来,当时计上心来,带小伙计前往八珍楼献灯。

会首等人刚才正在商议,如何在元宵节灯会上扬眉吐气,今年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别人抢了风头,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半天,也没个像样的主意。便在此时,崔老道手提一盏小红灯笼推门而入。大老板们正跟这儿挠头呢,一瞧怎么进来个老道?却待开口询问,崔老道抢先说:“各位,且听贫道一言,正月十五满城花灯,可都比不了贫道手上的宝灯!”众人见崔老道手提的红纱灯笼太寒碜了,当中一点火头还没指甲盖大,搁在屋里也不显亮,扔在路边都没人会捡,好意思说是宝灯?众人心里有气,这个跑江湖的贼道人分明是想招摇撞骗,谁让他进来的?怎么还不赶出去?

崔老道“嘿嘿”一笑,不慌不忙上前两步,一只手提灯,另一只手握住灯笼中的玉盏轻轻一转。可了不得了,就这么一下,灯中放出华光瑞彩,宝气冲得人睁不开眼。在座全是太原城中的大财东,不说富可敌国,个顶个腰缠万贯是不假,家里头什么没有?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此时见了崔老道的宝灯,却一个个张大了嘴,哈喇子流下半尺多长。崔老道见好就收,用手一扶玉盏,宝气旋即收敛,再看还是那个普普通通的小灯笼。几位老板一对眼神儿,忙把崔老道请到上座,连拍带捧,生怕他将宝灯给了别人。

崔老道说:“几位东家,宝灯并非老道我的,你们想借此灯,还得问问隔壁那位小爷。”这才吩咐跑堂的,去把隔壁雅间的小伙计带过来。

小伙计哪见过这等阵势,战战兢兢坐在下首,屁股搭在椅子边上,一动也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崔老道却泰然自若:“宝灯摆在这八珍楼,没腿儿它不会跑,没翅膀也不会飞。各位何必心急,不妨边吃边聊,好好商量商量,如何在正月十五的灯会上夺魁。”

八珍楼的东家忙说:“对对对,道长和这位小兄弟贵足踏贱地,来到这八珍楼,我等实乃三生有幸。咱这买卖别的不成,吃的喝的倒还说得过去,但不知您二位得意什么,尽管敞开了点,都是我做东。如若能把这宝灯借给我们一用,打今儿起,只要您二位赏脸来吃饭,吃多少都算我的。”

堂堂一位会首、八珍楼的东家,为了正月十五赛花灯,那真是下了血本,舍出脸来恳求崔老道和小伙计,皆因当地有位督军,统领一省兵马、手握生杀大权,虽说此人戎马半生、杀人如麻,在家却是个大孝子。督军的老娘最爱看花灯,一到元宵节灯会,督军必定陪老太太出来看灯。谁家的花灯超群绝伦拔得头筹,挂在城头之上,让老太太喜欢了、高兴了,督军哪怕只是问上一句,此后这一行的人在山西地面上,那就算是齐脚面的水——平蹚了。头几年是票号、粮行这些大行会出了风头,督军一高兴,广开方便之门,让他们赚得盆满钵满,走在路上更是趾高气扬,不可一世。勤行的人早就眼红了,正在发愁今年怎么办,崔老道手提宝灯送上门来,当真是及时雨,能不把这二位打点好了吗?

崔老道见会首发话了,让他想吃什么随便点,赶忙说:“咱别太麻烦,我们也不挑嘴,来几个饽饽菜垫吧垫吧,能吃饱了就成。”

在座的几位大财东,全是开饭庄子的,对南北大菜了如指掌,可还真没听说过什么叫“饽饽菜”。

崔老道借机卖派:“前朝的满洲八旗将面食统称为饽饽,面条叫抻条饽饽,包子、饺子叫馅儿饽饽,饽饽菜无非是吃饽饽之前压桌儿的小菜。”

八珍楼的东家心说:这还不简单吗?那就是八宝菠菜、油炸花生、麻油笋丝、老醋蛰头,顶多切上盘肘花儿,再来个酱牛腱子,我们这后厨常年备下现成的,等都不用等,就要吩咐伙计直接端上来。不过转念一想,既然有求于人,我不可擅自做主,还是问周到了为好,于是问崔老道:“道长想吃什么饽饽菜?我马上叫人去准备。”

崔老道也不客气,撸胳膊挽袖子:“松肉、扣肉、烧鸡、烧鹅、八宝酱鸭,烤一条羊腿,来半个牛头,脱了骨的大肘子您再给上一个。”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