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李静轻咬着手指,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刑警搜查书架,过了一会儿,她别过头去,目光投向了窗外很远的虚空。

严良瞥了她一眼,悄然走到旁边,目光也平行地望向窗外,说:“你丈夫很爱你吧?”

“当然。”李静平淡无奇地回应。

“你也很爱你丈夫吗?”

“当然。”

严良转过头:“那为什么不阻止他?”

李静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们的计划我已经知道了十之八九了。”

“是吗?”李静依旧头也没回,很是冷漠。

“我相信只有其他所有可能的路径都被封堵了,你们才最终选择了走这条路,这一定是个很艰难的决定。我很早就意识到了一些东西,可我权力有限,帮不上什么忙,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说服赵铁民继续调查下去。”

李静慢慢转过头,看了看他,却什么话也没说。

“我只是好奇,江阳是怎么说服他前妻的,张超又是怎么说服你的?”

李静仰起头,看向了天花板,呢喃着:“郭红霞是个坚强的人,我也是。”

不消片刻,一名刑警从书架上找到了一个文件袋,拿给严良,打开后,里面有一些照片。部分照片从像素判断,隔的时间很久了,拍的是卡恩大酒店前的场景。另有几张很新,上面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孩子走在一起的画面。两类照片都是偷拍的。

除照片外,文件袋里还有一份名为“葛丽”的户籍、现状资料,以及一个男孩的户籍、转户记录、就学、目前所在学校年级班级的资料。

严良看了一遍,把新旧两种照片仔细比对了一番,然后挑出一张发黄的照片出示给李静,指着上面一个似乎拉着一名女孩的手并行进入酒店的男人,问:“这个人是谁?”

“十多年前金市的副市长,现在省××副×长夏立平。”

严良皱眉思索几秒,沉重地点点头:“我明白张超想要什么了。”

他随即告诉几名刑警的头儿,搜查结束。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张超家时,李静突然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

只见李静紧紧握着拳,指甲都陷进了肉里,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她欲言又止,过了几秒,终于艰难地说出几个字:“拜托了。”

严良朝她用力点了下头,转身离开房子。

这一刻,他觉得这个女人确实很美。

张超看到只有严良一人,没有安排刑审队员,又抬头看了眼摄像头,摄像头对向了死角,他微微一笑:“看来今天又是一次特殊的聊天。”

这时,他注意到严良面前放着的那个文件袋,不由叹口气,说,“相信严老师已经知道了我的动机。”

严良点点头:“你们的计划很谨慎,并没有直接要求专案组为十年冤案平反。”

张超苦笑:“我知道专案组权力有限,如果我要求专案组平反十年冤案换取我交代真相,结局一定是,我的要求实现不了,你们也得不到江阳之死的真相,何必彼此伤害,陷入一个永远没有结果的死局。”

“所以你的最终诉求很简单,要我们拿那个孩子和夏立平、葛丽的基因做亲子鉴定,只要证明这孩子是夏立平与葛丽生的,加上出生时间倒推,就能证明夏立平与当年未满十四周岁的葛丽发生性行为,触犯刑法。只要夏立平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个犯罪团伙的一条线就能被打破,江阳的十年努力才不至于白费。”

张超没有否认,说:“做个亲子鉴定,这个要求对你们而言并不困难。”

严良反问:“你觉得以赵铁民的级别去调查夏立平,不困难吗?”

“我并不奢望直接调查夏立平,只不过要一份亲子鉴定,你们一定能想出很多办法实现我的这个小诉求。”

严良笑了笑:“看来你对警方的能力很了解,想必这个计划一定有那位杰出的老刑警,平康白雪朱伟的功劳吧?”

“朱伟完全与这件事无关,是我想出来的,他可一直恨我害江阳入狱,见我就想揍我,怎么可能合作?”

“是吗?”严良不置可否,“那么陈明章又是如何帮助江阳自杀的?”

张超停顿片刻,道:“我不是很明白这句话。”

“胡一浪他们是不会去谋杀江阳的,因为江阳已经肺癌晚期,活不了多久,而且他手里也没有任何能对胡一浪他们造成威胁的实质性证据。他的死因,只可能是两种,自杀,或者你们协助他自杀。在中国,安乐死不合法,属于犯罪,江阳是不会忍心让朋友协助他自杀,触犯故意杀人罪的,所以,他只可能是自杀。不过,普通人自杀是不可能让公安鉴定出他杀的,技术上要做到这一点,只可能是得到了陈明章的帮助。此外,我们还知道了,当初你进地铁站前坐的出租车被一辆私家车追尾了,而那辆私家车的车主正好和陈明章相识,这未免巧合了一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