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严良和李静交谈过后的第二天,专案组就联系上了朱伟,表示希望能找他了解关于江阳被害一案的情况。朱伟爽快答应,但提出一个附加条件,必须要有省高检的检察官在场,因为他还要当场向专案组举报一件事。

赵铁民悄悄向高栋请示,高栋暗示条件可以接受,让他找专案组里的省高检同志一同参与。

于是,赵铁民在刑侦支队设了一间办公室,带着严良和专案组里公安厅和省高检的一些领导共同接见朱伟,由严良先问,其他人再补充。

那是严良第一次见到朱伟,对方大概五十多岁,寸头,两鬓头发都已花白,身材壮实,脸上饱满,轮廓仿佛刀削了一般,永远把腰杆挺得直直的。

他进门一望这么多领导模样的人,却丝毫不显惊慌,大大方方地坐下,目光平静地在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严良身上,他特别重视地打量了几秒,才把头转开。

简单介绍过后,转入正题。严良问他:“你和江阳认识多久了?”

“十年。”

“你们关系怎么样?”

“很好,不能再好了!”朱伟回答得斩钉截铁,那种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他心里一定充满了某种愤懑。

严良打量了他一会儿,缓缓道:“对于江阳被杀一案,你知道哪些情况?”

朱伟鼻子呼出一团冷气:“我敢肯定,一定是胡一浪派人干的。”

“你指的是卡恩集团的胡一浪?”

“没错。”

“为什么,他和江阳有什么矛盾?”

朱伟向众人扫视了一圈:“江阳死前几天,我和他刚见过一面。他告诉我,他手里有几张照片,这几张照片能和胡一浪换一大笔钱,当时胡一浪已经派人汇给他二十万,他要求对方再给四十万,对方却迟迟不肯答应。一定是这个原因,导致胡一浪铤而走险,派人杀了他。”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大家已经知道卡恩集团的财务确实在江阳死前汇给他二十万,可并不知道为什么汇给他二十万,听到朱伟的说法,他们更确信,江阳手里的那几张照片,应该是胡一浪的某种把柄。

严良问出了大家的疑惑:“是什么照片,江阳能用来和胡一浪换这么大一笔钱?”

朱伟沉默了片刻,突然冷声道:“十多年前侯贵平拍的一组照片,关于卡恩集团诱逼未成年少女向官员提供性贿赂的过程。”

听到“卡恩集团向官员提供性贿赂”,众人都提起了精神,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

严良马上问:“侯贵平死前一直举报他的一个女学生遭遇性侵后自杀的事,难道——”

“没错,受害的远不止一个女生,她不是被岳军强奸,而是被岳军带到卡恩大酒店,被卡恩集团老板孙红运等人逼迫,向官员提供性贿赂。孙红运指使胡一浪,找来岳军这样的地痞流氓,专找农村胆小怕事的留守女生,向有特殊癖好的官员提供特别服务,从而谋取其他利益。”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在思考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卡恩集团是全省百强民营企业,在区域范围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老板孙红运更是身兼人大代表、协会领导等多个政治身份,政商关系密切,一旦这消息属实,必然会牵出一起涉及众多的大案。

一位省高检的检察官立刻问:“这些照片现在在哪儿?”

“照片在江阳那里,当时他说藏到了隐蔽处,所以我没见到。”

“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话是真实的?”

朱伟目光不动,却慢慢摇了摇头:“我没证据。”

与会者一阵私语,检察官毫不留情面地指出:“你的消息很骇人,我们今天虽然是内部会议,与你之间的谈话不会外传,不过你无凭无据这样说也不合适,如果被外界知道,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朱伟冷笑道:“我和江阳对这件事调查了十年,证据,很早以前是有的,结果却一次次被人为破坏殆尽。我现在这样说,确实是无凭无据,不过说到负法律责任,哈哈,我们早就埋单了。我先被撤职,后去进修,再后来调离岗位,从一个刑警变成派出所民警,每天处理大爷大妈的吵架纠纷,也许这在各位大领导看来是不够的,可是江阳坐了三年冤狱,从一个年轻有为的检察官,被人栽赃坐牢,变成一个手机修理工,哈,这总够负法律责任了吧!”

“你说江阳是个年轻有为的检察官,他三年坐牢是冤狱?”另一位检察官问。

“没错,我要举报的就是江阳入狱的冤案!”朱伟的鼻头张合着,仿佛一头愤怒的公牛。

检察官皱眉道:“死者江阳的材料我们都看了很多遍,包括他入狱的判决书和庭审记录。关于他违纪犯罪的几项罪名,都有照片的物证、行贿的人证,以及他自己的口供和认罪书,证据充分,怎么会是冤案?”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