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夜幕降临,江阳开着车,载着朱伟前往妙高乡。

他们聊着各自的家庭、生活、经历。

朱伟家庭很幸福,有个当小学老师的贤伉俪,有个刚念高中的儿子,儿子像他,个头高,又很壮,从小喜欢体育,练过武术,性格也像他一样,很有正义感。初中时见同学被流氓学生收保护费,他路见不平,一人单挑三个,还把三个都打伤了,老师叫来了各方家长,于是流氓学生和校外混混得知他有个号称“平康白雪”的老爸,威名远播,再也不敢惹他。唯独这孩子学习不怎么样,他志向是考警校,出来后也当警察。

谈到儿子,朱伟脸上总是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好像看到了若干年后父子联手抓罪犯的场面。

江阳也谈到了他的过去。他出生在一个小乡镇,上小学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后来父亲又组建了一个家庭,生了个女儿,在这个新家里,父亲把爱更多偏向了他的现任妻子和女儿,所以他一直存在着心结。自中学起,他就住校,不到万不得已不回家。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顺利从大学毕业,遇到了一见钟情的女朋友,人生刚起步,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憧憬。

交谈中,时间过去得很快。

他们到妙高乡时大约晚上九点,农村人生活单调,大半人不太热衷于响应计划生育,都早早关灯上床办事。乡里没路灯,一片漆黑。

通往岳军家的路上路过一片鱼塘,车子经过时,突然,他们听到一声“救——”。他们连忙停下车,侧耳倾听了片刻,但声音消失了。

“小江你听见了没有?”朱伟全神贯注倾听动静。

“好像……好像刚刚有人喊救命?”江阳不太确信地向四周张望,除了车灯照出的前方一块路面外,周围及更远处都是一片黑乎乎的。

“下车看看。”那声音听着真切,朱伟不敢怠慢。

下车后,朱伟打起手电,朝声音发出的一侧探去,前方有片空地,他们没走出几步,就看到空地上停着一辆面包车,车外站着一个人,正盯着他们。

这时,面包车后又传来一声清晰的“救命”,但马上声音源被人堵上了嘴,朱伟注意到面包车后还有人影,他马上冲了上去。

那人冲他们喝了句:“滚开!”然后一把拉开驾驶座的门,跳上去,车后又蹿出三个人,其中两人正抓着另一个,捂住他的嘴,想强行把那人推上车,但那人双脚赖在地上,使劲挣扎,不愿上车。

朱伟眼见是歹徒行凶,急忙从腰间掏出手枪,朝天开了一枪:“别跑,警察!”

两人听到枪响,立刻撒手把人抛在车外,跳上车,关上车门,面包车一脚油门朝他们猛冲过来,朱伟和江阳不得不避让,跳到一边,眼睁睁看着面包车逃走,面包车上没有牌照,显然是辆专门犯事的黑车。

朱伟回头紧张地看着江阳:“你没事吧?”

江阳站起身拍拍手:“没事,先去看看那人。”

这时,还没等他们靠近,倒地的那人却一下爬起身,拔腿就跑。

“站住,我是警察,你跑什么啊!”朱伟大叫着追赶,江阳也在身后急追不舍。

没跑出多远,朱伟拉住了那人的衣领,用大力一把揪过来压倒在地,看清那人的脸后,朱伟冷笑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板凳,没想到老子救了你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