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江阳三人都穿着便服,朱伟认识岳军,岳军不认识朱伟。他原以为站在店门口的两个人是顾客,走近了看到还有一个人坐着写记录,又注意到丁春妹的脸,隐约觉得不对劲。

“小板凳。”朱伟脸上挂着怪笑。

岳军隐约觉得来者不善,但还是强撑气势,没好气反问:“你谁啊?”

朱伟走上前,伸出一手抓住他肩膀,凶巴巴地问他:“屋子里那小孩是你的?”

岳军一把打开他的手:“你他妈谁啊?”

朱伟掏出警官证,在他面前晃了晃。

岳军马上萎了下去,但嘴巴还是很硬:“找我干吗,我又没犯事。”

“丁春妹说屋里那小孩是你的,对吧?”

岳军脸色微微变了变,兀自道:“是我的,怎么了?”

“你结婚了吗?哪来的小孩?”

“我……我捡来的!”

朱伟哈哈一笑:“哪里这么容易捡,帮我也捡个来。”

“我……我就是捡来的,有人放我家门口,我总不能把这孩子饿死吧?是我捡来的!民政局都登记过!”

“登记过了,也不一定就是合法的啊。”朱伟打量着他,突然压低声音,严肃喝道,“群众举报你诱拐小孩,跟我走!到派出所老实交代清楚,小孩到底是怎么来的!”

朱伟撩起短袖走上前,一把揪住他胳膊,岳军本能地打开他的手,朱伟一个巴掌呼到了他头上,原本朱伟就很壮实,岳军哪里是他的对手,加上这些年朱伟抓罪犯养成的气势,岳军在下一秒就放弃了反抗的念头,连声哀求:“放手放手,我跟你走,哎哟哎哟。”

朱伟从包里掏出手铐,把他拷了起来,放到一边,走过来凑到江阳耳边,神秘一笑:“你和丁春妹先聊着,等我好消息。”

他们走后,江阳自顾拉了条店里的凳子坐下,示意对方也坐,摆出办案的架势,道:“我现在问你的话,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记录员的录音和笔录都会一五一十记下,明白没有!”

他工作时间不长,实际办案经验不多,不过纪委和检察院是联合办公,违纪官员被带到检察院审问看得很多了。

朱伟也传授了他一些经验,审问时态度一定要严厉,严厉但不是凶,因为遇到有些老油条的家伙,审讯人员越凶,他们反而会看透你手里压根儿没牌,是在故意吓唬人呢。玩同花顺不能把把都梭哈投机,自然,审问时也要真真假假。

果然,丁春妹很顺从地回答:“明白了。”

“说,你和岳军是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

“说实话!”

“我们……有时候他在我这里过夜。”

江阳点点头,这关系从刚刚两人的神情中也可猜出大半,城市里叫偷情,农村叫姘头。

“他经常来找你吗?”

“嗯……有时候。”

“一个月几次?”

“不好说,三四次,五六次。”

“你和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关系的?”

“几年前。”

“具体什么时候!”

“大概……大概2001年。”

“侯贵平死前你和岳军已经是这种关系了?”

“对。”

江阳微微眯了下眼睛,停顿着没说话。丁春妹抬起头,发现对方正在盯着她的眼睛。

江阳放慢了语速:“我们现在已经查出来,侯贵平不是自杀的,他是被人谋杀的!”

丁春妹瞬间眼角抖动起来,指甲掐进了肉里。

“谁杀了侯贵平?”

“我……我不知道。”丁春妹很是慌张。

“侯贵平死前和岳军多次发生冲突,岳军扬言要弄死侯贵平,你说侯贵平强奸了你,以你和岳军的关系,你自然会把这件事告诉岳军,他怀恨在心,所以跑去杀了侯贵平,对不对!”

“不是不是,他没有杀侯贵平。”

“这件事你也知道,你也有份,对吧?”

“没有没有,不关我们的事,侯贵平真的不是他杀的!”丁春妹紧张地叫起来。

江阳一动不动盯着她:“那是谁杀的?”

丁春妹慌忙低下头:“我不知道。”

此后,无论江阳怎么问,丁春妹始终否认她和岳军杀了侯贵平,在谁杀了侯贵平这个问题上,她坚称不知道。

一个多小时后,朱伟满头大汗地赶回来,把江阳拉到一旁,低声道:“岳军坚称孩子是捡来的,还去民政局办过收养手续,是用他父母的名义,不过很奇怪,派出所户口登记里,这小孩没姓岳,姓夏天的夏。”

“为什么?”

“不知道,这孩子户口是冬天上的,又不是夏天捡来的,岳军只说他有个朋友姓夏,当孩子干爹,所以跟着他朋友姓。这事先别管了,我刚才问了旁边的几户人家,他们说丁春妹从来没来借过热水,农村最不缺的就是柴火,哪里会没热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