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2004年7月。

李静再一次来到了平康县。

毕业两年后的李静,已经当上了一家外企的小主管,白色短袖衬衫紧紧包裹着她坚挺的身材,职业女性比起当年的学生,又多了一种魅力。

“他是?”李静看到走进茶楼包厢的江阳、吴爱可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

江阳介绍说:“他是负责侯贵平案子复查的刑警,我们常叫他小雪,你也可以叫他雪哥。”

“小雪?”李静见一粗壮的中年男人叫小雪,很是别扭,只好害羞地跟着点头打招呼。

江阳揶揄着:“他本名叫朱伟,总不能叫他伟哥吧。他可是平康刑警一哥,正义的化身,外号平康白雪,所以我们叫他小雪。”

朱伟嘴角轻笑一下,几个月接触下来,他和江阳已经熟络,丝毫不在意江阳的玩笑。

江阳又道:“小雪听说你来平康找我们,执意要过来跟你见一面,希望能亲眼看到当年侯贵平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

“信我带来了。”

四人落座后,李静拿出了信,信用透明塑料纸小心地包着,看得出她很细心。

朱伟接过信,很仔细地看了一遍,点头道:“这是你男朋友——”

李静尴尬地打断他:“我现在有男朋友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

朱伟连忙拍着脑袋,道:“抱歉,是我口误,都过去好几年了,你现在还能过来已经太好了,我非常感谢你。”

“不不,我很关心侯贵平的案子,江阳一跟我说,我就过来了。只是……只是我不想再提及男朋友这个称呼,希望您能理解。”李静礼貌地解释。

“当然理解。”朱伟马上纠正了称呼,“侯贵平在给你的信上提到他发现了一个重要证据,这和我们的猜测也是一样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向你说过证据是什么?”

李静回忆了一阵,摇摇头:“没有。”

“他经常和你打电话吗?”

“不,那时我们都还没手机,他那儿打电话不太方便,要跑到离学校挺远的一个公共电话机,我只能在寝室接电话,我又经常要上晚自习、听课、参加各种活动,回到寝室的时间不一定,所以我们大部分靠写信联络。”

“那除了这最后一封信,其他信里还有提到过什么吗?”

“没有,他不想给我压力,很少谈到举报的事,只会安慰我。小板凳没来找过他麻烦,江阳说小板凳不是侵犯女孩的凶手,我就不知道还能有谁了。”她皱起了嘴巴,过了几秒,突然想起来,“对了,那段时间他曾经问我借过相机,我就把一个新买不到半年的相机邮寄给他了,后来他死了,我也没见过那个相机了。”

朱伟皱起了眉头。

江阳思索着说:“答案应该就是那个相机了,卷宗里有一份现场遗物清单,我记得没有相机。”

朱伟道:“看样子侯贵平是拍到了某些照片。”

江阳不解地摇起头来:“性侵女童案都已经发生了,女童也自杀了,侯贵平能拍到什么作为实质性证据的照片,让对方这么害怕?不可能啊。”

朱伟冷哼一声:“不管拍到了什么,现在都没用了,相机既然丢了,自然是被人销毁了。”

听着他们俩自顾自的分析,李静不懂,只好问:“你们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他们脸上瞬间都没了表情。

吴爱可嘟着嘴道:“案子上个月才最终重新立案,他们刚刚开始着手查。”

“怎么花了这么久啊。”李静不由露出了失望。

江阳愧疚道:“和你上一次见面,隔了一年了,确实……确实太久了,我很对不起。”

朱伟替他开脱:“你不要怪小江,这并不是机关单位的办事拖沓,相反,小江一直在为这件事奔波。重新立案很不容易,小江做了很多工作,克服了重重阻力。”

李静点点头:“接下来就可以正式调查了吗?还要多久能翻案?”

朱伟咬了咬牙:“现在虽然立案了,但这案子牵涉众多,单位也有人阻挠,没办法大规模展开复查。坦白说,我手下人手有限,至于最终水落石出的时间,我并不知道。”

李静低头道:“张老师说的是对的,就算立案了也没用,调查肯定很困难。”

“又是你们那个班主任!”朱伟不由恼怒,他听江阳说起过这事,“你们那位张老师这么聪明,一开始就发现了尸检报告的问题,为什么当初不举报?事情藏着掖着能让真相大白吗?”

“张老师说举报了没用。”

朱伟一下子激动起来:“放屁!要是人人都这么想,案子还怎么破?要是人人都息事宁人,谁为死者讨公道,谁为犯罪付出代价!”

李静默不作声。

江阳劝说道:“张老师也没恶意,毕竟是他先发现了侯贵平案子的疑点,他只是个大学老师,能做的很有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