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2004年3月。

早春时节,寒意依旧。

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火锅店里,三人围坐在冒着袅袅白气的电磁炉边,听江阳讲述这几个月来的进展。

自从拿到尸检报告后,江阳多次跑公安局,要求对侯贵平的案卷材料提档,李建国推诿了几次后,江阳找上了公安局领导,他手续齐全,合法合规,公安只得按照规定,把材料做了副本交给他。

随后,他开始了重新立案复查的工作。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找一个申诉人。

当然,刑事案件检察院发现疑点,无须申诉人就可重新立案,但机关单位向来讲究团结,在没有申诉人的情况下,他贸然拿一起两年前的旧案要公安重查,难免有故意找茬的嫌疑。

于是他和吴爱可去了一趟侯贵平老家,想让其亲属向平康县检察院提出申诉,可是遇到了困难。

侯贵平家在江苏农村。他死后,派出所向家里通报,侯贵平因强奸妇女、性侵女童畏罪自杀,没多久,他母亲就疯了,整天在村里游荡、吃垃圾,又过了些时间,再也没人见过她,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他父亲是个中学老师,一直是当地被人尊敬的人物,却因儿子的事,羞愧难当,不久之后也自杀了。

侯贵平没有兄弟姐妹,直系亲属都已不在,其他亲戚担心在申诉书上签字会惹麻烦,都拒绝代表侯贵平家属申诉。江阳和吴爱可做了很多工作,告诉他们材料都准备好了,只需要家属签个字,后续不需要再出面,所有事情由他们来负责。最后,终于有一位表舅签了字,表舅为此还和家里人吵了一架。

拿到申诉书后,江阳马上以监督侦查科的名义重新立案,要求公安复查。

可是立案决定书送达公安局后,大队长李建国亲自把文书送了回来,要他撤销,说两年前的案子早有了定论,现在凭一份尸检报告就要翻案,让他们以后工作怎么做?江阳据理力争,说尸检报告明显和结论不符,侯贵平是被人谋杀,必须彻查抓出真凶。李建国笑称这事他不管,两年前的命案他可没本事查出真相,你们检察院有本事,自己去抓真凶吧。

面对如此态度,江阳只好找了吴检,吴检听了事情经过后,起初有些犹豫,怕影响兄弟单位的往后工作,但吴爱可在一旁积极游说,讲述了侯贵平因此举家家破人亡,吴检也不禁动容,亲自派人把立案书再次送到公安局。

吴检的面子对方还是给的,这一次立案书没被直接退回,几天后,公安局副局长打电话约江阳晚上吃饭。

对方领导邀约,他不得不去。

去了才知道,这顿饭请客的是李建国,副局长是作陪的。李建国先向他赔礼道歉,说过去态度不好,他承认两年前这起案子确实有瑕疵,但那是因为侯贵平死在水库,没有人证物证,案子没法查,临近年底刑警有命案考核的压力,又因侯贵平确实强奸了丁春妹,无奈才把他的死因归结于畏罪自杀。

李建国又劝说,案子过去两年,查出真相没有希望,重新立案也于事无补,只会让当事刑警难堪。副局长也一同劝说,并讲了刑警工作的重重压力。

末了,李建国拿出了几盒烟酒送他。他东西没拿,不过面对公安的领导,他不能一口回绝,给对方难堪。

回来后,江阳向吴爱可讲了情况,他再一次深陷矛盾之中。

一方面,侯贵平已经死了,现在只知道他死于谋杀,重新立案调查,无非是要查出当年谁杀了他。可案子过去两年,人证物证都没有,就算复查也很难发现真凶。强奸案有精斑留存,证据确凿,连陈明章也没否认。可见侯贵平的人品不值得如此辛苦替他翻案。另一方面,公安局副局长说情,大队长道歉,如果他一意孤行,强行要求立案复查,这简直是让他一人顶翻整个公安局,他以后在平康该怎么立足呢?

陈明章听完江阳这几个月来遇到的事,很是理解地点头,目光看向吴爱可:“看来小江要放弃立案了,你觉得呢?”

这一次的吴爱可大概一同经历了几个月来的波折,一开始坚决要彻查到底的锐气没了,变成了向无奈的现实低头,她握住江阳的手,告诉陈明章:“他已经尽力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困难。”

陈明章叹口气:“是啊,翻案会牵涉很多人,很困难。”

江阳愧疚道:“你那时不顾得罪人,把尸检报告给我,现在我放弃了,我……我很过意不去——”

“所以你今天突然打电话来,说要请我吃饭?”陈明章微微一笑。

江阳默然。

陈明章摊手道:“其实你没必要自责,当初你给我钱了,我提供是应该的。”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递过去,“你说请我吃饭,我就猜到你大概要放弃立案了,钱我准备好了,还你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