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江阳和吴爱可坐在餐厅的包厢里焦急等待着,房门半开,他们时不时透出去看。

“黑,实在太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讹了你整整八百块!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吴爱可足足在那里抱怨了半个小时,不断计算着八百块需要江阳上几天班,八百块能买几件衣服,能在外吃多少顿,而陈明章简简单单的举手之劳,就敢要价八百块。

末了,她只好把抱怨转到了江阳头上,说他这个男人就是不会讨价还价,如果是她,一定还到三百块,不能再多了,如果陈明章犹豫,她扭头就走,对方一定会叫住她说再加一百块吧,她坚决说一分都不能加了,继续摆出扭头随时要走的架势,最后对方肯定愿意三百块成交。

想到早上江阳就这么轻松答应下来,她就一阵火大。

换任何人都会火大,就像预期中一次开开心心的大保健,结果变成了仙人跳,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江阳虽然为八百块肉痛,但心中也是一阵得意。想着吴爱可这回可明白他爱得深沉了,要知道,这八百块纯粹是为了吴爱可才掏的,侯贵平虽是同学,可彼此不熟,他们的交情值不了八百块。

他笑着说:“既然已经答应他了,只能我下个月省着点了。早上看他的样子,侯贵平的案子八成确实另有隐情,我还怕他反悔不来了。”

“他敢!”吴爱可怒道,“你钱不是还没给他吗?瞧这种人的样子,贪财不要命,他肯定舍不得八百块。哼,居然有警察敢向检察官索贿,简直不要命。你记着,待会儿一定要他开张收据,等案子查清后,你再把他带回检察院审他,说他索贿,要他连本带利还钱。”

江阳撇嘴无奈道:“他不是警察,他是技术岗,不是职权岗,我们这算私事,不是索贿。”

正说话间,陈明章推门而入,反客为主地拉过凳子一把坐下,笑眯眯地瞧着他们:“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很漂亮。怎么样,钱准备好了吗?”他没有过多废话,开场直接谈钱,伸出手,好像正在做一场毒品交易。

吴爱可忍不住问:“这对你来说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八百块太贵了,三百块!”

陈明章笑着望向江阳:“这个价格是我和你男朋友谈妥的,他同意的,对吧?”

江阳不说话表示默认。

“可是太贵了!”

陈明章摊开双手,表示无奈:“小姑娘,人要讲诚信,而且男人要一诺千金,你男朋友既然已经答应下来这个价格,你作为女朋友应该支持,要不然,别人就不知道你们家当家的,是男的说话管用呢,还是女的说了算。”

这话呛得吴爱可闭了嘴,只能更加生气地瞪着他。

他丝毫不以为然,从江阳手中很是心安理得地把八百块现金收入囊中,还拍了拍口袋,显示很满意,笑着表示,既然生意成交,那么今天这顿饭他请了,结果他却只点了三碗面条,惹得吴爱可心中大骂这也太抠了吧。

江阳不关心吃什么,只想早点知道结果,着急问:“陈法医,你查的事……”

“放心,以诚待人是我的原则!”他笑眯眯地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江阳刚准备接过,他又把文件往后一抽,按在桌上,郑重地说,“我提醒你一下,你走之后,我了解到了侯贵平案子的后续情况。虽说侯贵平是你朋友,但其实这案子跟你并没多大关系,你如果执意要看这份尸检报告,恐怕会给你带来一点麻烦。现在你放弃,我会把钱还你。当然——这顿的面条钱你们出。”

吴爱可心中大叫,这么严肃的话题,为什么还要提面条!

江阳犹豫不决,回头看了眼吴爱可坚决要把案子管到底的表情,丝毫没有妥协余地,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不怕麻烦,你给我吧。”

“嗯……那当然没问题,不介意的话,容我再问你几个问题?”

“你说。”

“对侯贵平的案子,你了解多少?”

“我还没见到结案报告,我知道的就是当年平康公安局向学校通报的这些。”

“他们跟学校是怎么通报的?”

江阳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侯贵平在平康支教期间,性侵留守女童,强奸妇女,最后在民警抓捕过程中逃脱,走投无路之下跳湖自杀。”

陈明章眼角微微跳动了下:“他们是这样通报的?”

江阳点点头。

陈明章抿了抿嘴唇:“你去我们单位档案室要过结案材料了吧?”

“对。”

“为什么没拿到?”

“档案室说要刑侦大队长李建国的签字。”

陈明章皱眉道:“李建国不肯签?”

“他说这件事归档案室管。”

陈明章点点头,脸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过了一阵子,他重新抬头,微微笑着问:“如果你发现侯贵平不是淹死的,你接下去要怎么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