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江阳没料到调份卷宗就直接碰壁,左思右想之下,既然李静说谋杀的证据在尸检报告上,经过打听,平康公安局所有尸检报告均出自法医陈明章之手,于是他第二天早上去找了陈明章。

技侦中心门口,这是他和陈明章第一次见面。

陈明章大约三十五六岁,戴一副眼镜,长相斯文却带着一副独特的狡黠,后来才知道那是“狡猾”。

听到江阳想了解一起两年前案子的死者死因时,陈明章表现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模样:“这个找我干什么?所有材料都在档案室,你们检察院可以凭手续问档案室要啊。”

江阳皱了皱眉,坦白说:“你们单位档案室不是很配合。”

“那你找领导协调,你们是检察院,公安这帮人最怕你们,你们要份东西还怕不给?”

江阳没法对着公安工作人员抱怨公安的推诿,只能耐着性子恳求:“陈法医能不能请你通融一下帮个忙,核实一下死因,这个结果对我很重要。”

陈明章打量了他一会儿,皱眉道:“你明明可以走公文程序,却不走,这个死者跟你什么关系?”

“死去的嫌疑人是我朋友,那个案子很特殊,我想陈法医您一定对此会有印象,我想——”

“等等,你说死去的嫌疑人是你朋友?”

“是我的大学同学。”

陈明章想了想,微微一笑,问:“也就是说,你对你同学的死因有所怀疑?”

“对对,但我绝对不是怀疑您的工作,我只是——”

陈明章打断他,爽快道:“没关系,工作都会有疏漏,怀疑我工作也无妨,”他突然凑过去,压低声音道,“这算你私事还是公事?”

江阳不理解为什么对方态度会突然转变,只好说:“目前是我私事,如果一旦查到证据,我会按公事办。”

“这样子……”陈法医挠了挠头,欲言又止。

江阳连忙道:“您放心,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给您添麻烦,以后也不会给您添麻烦。”

“你误会了,添麻烦我倒一点都不担心,我是怕麻烦的人吗?不是的,只不过嘛……”陈法医一脸为难地说,“这是你私事,我帮助你的私事,自然会动用我工作外的私人时间,我私人时间是很宝贵的,俗话说,时间就是金钱……”

江阳渐渐听明白了,心中咒骂着小地方的机关人员实在太过龌龊,想方设法捞钱,但现在有求于人,只得忍下气来,问:“多少钱?”

“哎呀,这怎么说呢,”陈明章伸出一只手,摇了摇,“你觉得合适,我就帮你翻下记录。”

“五十?”

“咳咳,这个嘛,你知道,现在物价涨得快。”

“五百?”江阳瞪直了眼。

陈明章红起脸,嘿嘿一笑,很不好意思地点头。

江阳咬了咬牙,心中激烈斗争一番,想起女朋友一定要他查清真相的态度,只好吐血同意:“行。”

陈法医很开心地笑了起来:“你要查哪个人?我下班了来找你。”

“两年前妙高乡上一个淹死的支教老师侯贵平。”

“侯贵平?”陈明章脸色一变,过了片刻,连忙摇头,“这个不行。”

江阳瞬间警惕起来,盯着他问:“为什么不行?这起案子有什么特别?侯贵平的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陈法医严肃道:“这起案子确实很特别,所以五百不行,必须得一千。”

“一千,将近我一个月的工资!”江阳忍不住叫道。

陈法医连声嘘着,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听到他们说话,立刻压低声音道:“我虽然是技术人员,不算职能警察,偶尔靠技术接私活不算违纪,但传出去也不好听呀,你小声点。我告诉你,县里就我和我徒弟两个法医,我一年要碰三四十具尸体,我哪记得住这么多名字。侯贵平这名字我记住了,说明这案子肯定有特别之处呀。不过嘛,我这人还是很厚道的,他毕竟是我的尸体,你是尸体的同学,看在尸体的分儿上,给你个友情价,八百吧,怎么样?如果你接受,除了侯贵平的尸检报告外,我再送你一条绝对物超所值的重磅信息。”

江阳心中对他一通咒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人都不像个法医,而是个实实在在的生意人,讨价还价了一番最后还是看在尸体的面子上,才为难地给了个“友情价”。

他思虑了好一会儿,想到除尸体的信息外,还有一条重磅信息,显然陈法医绝对知道很多事,恐怕案子大有隐情。

既然已经向吴爱可承诺了会尽全力查清真相,如果一开始就放弃,恐怕女朋友会对自己失望。纠结了半天,大半个月工资,虽然心疼,不过好在身处公职单位没有其他花销,就咬牙答应了下来,约了晚上一起吃饭。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