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2003年,江阳来到了平康县。

江阳的人生无疑是幸运的,从小就是学校里的尖子生,大学考上了浙大法律系,2002年顺利毕业。

那个时候外企最吃香,宝洁、四大事务所是所有学生的向往,其次是金融业,当时的公务员不像后来那么热门,江阳没毕业时就很轻松地考上了金市人民检察院。

他并不是金市本地人,却报考了金市的检察院,自有他特别的考虑。

当时他的选择很多,既可以报考最高检,也可以报考省高检院或者省会杭市检察院的职位,可是仔细权衡之下,这几家单位都是精英云集,论学校、论学历、论能力,他都比不上精英,论关系背景,他更是毫无优势。金市位于浙江西部,经济排名省内垫底,一线法律专业的精英不会去报考这家单位,矮子里面拔将军,他相信浙大的招牌在落后城市的单位里,还是金光闪闪的,只要努力经营,很容易成为单位的重点培养对象,一步步踏实前进,仕途一定光明。

结果果然如他所料,他一来就成了单位里唯一的名校高材生,外加他是个帅哥,性格开朗,口才很好,一表人才,而任何机关单位都不缺爱撮合的大妈,很快,单位大妈络绎不绝地拿着各种女孩的照片找上他,他很有眼光,一律拒绝——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女孩丑。

事实证明,他并没有因单身就随便挑个女朋友,他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很是明确。

不久之后,他等来了值得爱的姑娘。

金市检察院吴副检的漂亮女儿吴爱可,大约是个制服控,遇见了穿着制服的江阳后,立刻产生了眼缘。吴爱可尖脸长发,曲线别致,也学法律,刚刚毕业,现在在一家律所当助理。

于是两人在都是法律人的借口下,很快谈起了人生理想,双方表达了共同度过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决心。吴副检也在旁观察了他几个月,亲自找他谈过心,评价他是社会主义的四好青年,对他很是满意。

在机关单位生存,如果有一位大领导是未来的老丈人,那么一切就变得很容易了。再加上平时看点管理类的书,开会时装模作样说上几句莫名其妙的话,他自然成了单位里的重点培养对象。

一切都很顺利,2003年的时候,吴副检调去了平康县检察院任检察长,江阳也跟着去了平康县,任侦查监督科科长,副科级,手下带四名工作人员,这在毕业才一年的人里很不容易,所有人都看好他的未来。

那个时候手机刚刚开始流行,还没出智能手机,年轻人的主要聊天渠道是互联网。毕业后,他的大学同班同学们建起了一个QQ群,有一次江阳说到自己在平康县检察院任职,女同学李静马上对他发起了私聊,得知他任侦查监督科科长后,李静表示过几天来平康看看他。

李静是班上的美女,身材相貌都一流,不过她和侯贵平是男女朋友关系,所有人都知道,江阳对她自然不抱任何想法。她突然郑重提出要来平康看他时,江阳心里是拒绝的,该不会对自己有意思吧?好吧,虽然他自认长得帅,可他正和领导的女儿谈着恋爱,可不敢开任何小差。

他只能一本正经地问她什么事,对方却不答,只说见面了会告诉他。

对于这次会面,江阳不敢隐瞒,如实告诉了吴爱可,毕竟在这县城如果发生点什么风流韵事,一下子就传开了,要是谣言四起,传到吴检的耳朵里,他很快就会从科长变成门卫。

会面地点定在了县城唯一的一家西餐厅,吴爱可独自坐在一角“监视”,江阳和李静坐在不远处的偏僻一桌。

相互寒暄客套一番后,江阳做贼心虚地瞥了眼远处的吴爱可,压低声音直切主题:“你跑来平康找我有什么事?”

李静思索一番后,缓缓开口:“你记得侯贵平吗?”

“你男朋友?我当然知道,”江阳皱了皱眉,“对于他发生的事,我很遗憾,好像就发生在我们平康吧?”

李静默默地点点头。

江阳奇怪地看着她:“怎么回事,这都过去几年了,为什么突然提到他?”

她再三犹豫后,说:“有件事我一直想弄明白,但是又觉得这样会很麻烦你。”

听得出不是爱慕自己,江阳松了口气,爽快问:“什么事,你说吧,老同学了,不违反工作原则的情况下我一定帮忙。”

“我……我怀疑侯贵平不是淹死的。”

江阳当即瞪眼:“那是什么?”

李静牙齿咬住嘴唇,半晌后,低声说:“他死于谋杀!”

“你说什么!”江阳一声惊呼,引起了不远处吴爱可的注意,片刻后,他意识到自己失态,忙低声问,“为什么这么说?”

“侯贵平死后,平康公安局带着结案材料找到学校,向学校通报了这件事,你知道材料里记录侯贵平是怎么死的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