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侯贵平性侵留守女童,强奸妇女,最后畏罪跳河自杀?”严良合上这份当年的案卷材料复印件,和办公桌后的赵铁民对视一眼。

赵铁民点头道:“我派人专门去了一趟平康公安局调来这份材料,也找过当时大学里的一些知情老师核实。当初是平康公安局派人到学校通报这个情况的,考虑到浙大学生支教期间发生如此不堪的事,为了保护各方的声誉,学校对外宣称学生是支教期间在水库意外落水死亡。”

“这……”严良皱眉,“我很难相信这是事实。”

“为什么?”

“他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他本身学的又是法律。”

一听这话,赵铁民忍不住哈哈大笑:“老严,你就别摆知识分子的面孔了,你们这些知识分子的套路啊,我最懂,最闷骚的就是我是说理工科类大学的学生,涉及性犯罪的挺多,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严良不怀好意地瞪他一眼,道:“你再派人详细查一遍,这案子很可能有问题。”

“这能有什么问题?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案卷记录,2001年11月16日晚上11点,妙高乡一位名叫丁春妹的妇女来到派出所报案,称支教老师侯贵平诱骗她到宿舍,强奸了她。

民警赶到宿舍后,屋里没人,但从床上发现了未干的精液。

第二天,县里的法医赶到乡上,提取到了丁春妹阴道内的精斑。警察在搜查侯贵平宿舍时,还找到一条女童的内裤,上面同样有侯贵平的精斑,这条内裤经过调查,是侯贵平班上一位叫翁美香的女生的。该女生几个星期前喝农药自杀身亡,当时警方对女生尸检时发现,女生自杀前曾遭人性侵。走访当地乡民的记录证实,侯贵平支教期间行为极不检点,大量证人证实,他在大白天和陌生女人在学校宿舍发生性关系。

第三天,乡民在水库发现一具男尸,经辨认是侯贵平的,丁春妹阴道与女童内裤上的精斑,经过比对,都是他的。

所以警方认定,侯贵平性侵留守女童,强奸妇女,妇女报案后,他仓皇逃窜,最后畏罪跳湖自杀。有物证有人证,证据链齐全。

严良微微摇着头:“表面看,案子没问题。可是你想,案子发生十多年了,照理早该被人遗忘了,那么江阳又为什么要在那本检察官的小册子上留下侯贵平的名字和身份证复印件呢?小册子是今年1月份刊印的,江阳死于3月,也就是说,江阳留下名字和身份证复印件发生在他死前不久。一起扑朔迷离的命案,死者在死前不久,留下了一起十二年前案子的嫌疑人信息,这值得我们关注。”

他重新拿起材料,把里面的各项资料平铺在桌上,一页页仔细翻过,过了很久,他突然注意到一个很明显的问题:“为什么材料里缺少侯贵平的尸检报告?”

“没有尸检报告?”赵铁民瞪起眼,将一页页材料都翻找一遍后,摊开手,“材料里只写了侯贵平溺毙的结论,还真没有尸检报告,有点奇怪啊。”

严良抬头严肃地瞧着赵铁民:“一份封存留档的结案报告里,居然没有最重要的尸检报告,这种纰漏很少会发生吧?”

赵铁民眯着眼,没答话。

“你让你们专案组里省高检派来的检察官联系平康县检察院,看看平康县检察院是否有这起案子的材料。”

“检察院肯定没有。”赵铁民摇头道,“刑事案件中,嫌疑人已经死亡的案子,自动销案,无须报给检察院。侯贵平的卷子,只可能公安局留档,不会交给检察院的。”

严良不以为然地看着他:“如果平康县检察院没有这案子的记录,江阳这位曾经的检察官为什么会写下侯贵平的信息呢?”

两天后,赵铁民心急火燎地找到严良,带给了他一份案件材料:“平康县检察院果然有一份侯贵平的案件材料。”

严良意料之中地接过手,笑着问:“这份里面有尸检报告?”

赵铁民特别严肃地点头:“有。”

严良奇怪地看着他:“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你看了就知道。”

严良急忙拆开,找到侯贵平的尸检报告,目光投到结论上,结论依旧是溺毙。可当他浏览到对尸体的描述时,马上发现了问题。

“尸体上有多处不明原因外伤,死者胃部积水150毫升。”

严良忍不住惊呼:“溺水死亡胃部怎么可能只有150毫升积水?”

赵铁民转过身,冷哼一声:“侯贵平只吞了一口水就淹死了,死个人原来是那么容易。”

“果然这案子有问题!”严良微微皱眉,随即问,“嫌疑人已经死亡,按规定要撤案,公安不必报到检察院,为什么平康检察院也有侯贵平的卷宗?”

赵铁民摇摇头:“平康检察院的几个主要领导都是近年调来的,对于为什么这起本该销案的案件材料会在他们院,都称不知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