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又过了一个多星期。

夜晚,侯贵平站在乡上的唯一一个公共电话柱前,疲倦地对着话筒说:“我又去了一趟平康公安局。”

“公安局怎么说?”电话那头的李静问。

他丧气着:“态度很敷衍,说他们的调查已经排除了岳军的犯罪嫌疑。我说这不可能,他们说排除就是排除了。我问他们翁美香是不是遭人强奸了,他们态度很模糊,说阴道里是测出了精液,但究竟是强奸还是其他情况,还有待调查。完完全全不懂法,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发生性关系,就是强奸,居然还说其他情况!岳军带翁美香去了县城一天一夜,他们说岳军的精液不符,排除了嫌疑,所以把人放了。可就算岳军精液不符,他也是最有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继续对他调查!”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传来一声李静的叹息:“你还是回学校来吧,不要继续留在那里了。”

“那怎么行?翁美香就这样白死了吗?她可是我的学生啊,是我没拦住才发生了这样的结果!”

“我跟张超老师说了你的情况,”张超是他们的班主任,“张老师的意思也是让你先回学校,他会把情况汇报给教务处,教务处会安排你去其他的地方支教,如果你不想支教,也可以回来接着上大四。张老师说你是个没出过校门的大学生,对社会上的一切都想得太简单。大城市里我们可以讲法律,但很多小地方,行政机关和民众都没有法律意识,他们并不依法办事,有些时候法律很没用。张老师说岳军既然知道是你到公安局告发他的,说明有警察把你这举报人透露给了岳军,这是违法违纪的,一定有猫腻。为了你的人身安全,他希望你赶紧回来。”

侯贵平深深吸了一口夜晚的冷空气,摇摇头:“不能,我现在不能回来,我每天晚上闭上眼睛都会看到翁美香。你不是我,你没法体会那种感觉,再向前伸一点点手就能抓住她了,可她还是掉下去了。如果这样的事都不能用法律解决,如果这样一个人就这么白死了,那我就真的不明白,我们读法律到底是为了什么。”

李静沉默了一会儿,叹口气,问:“这几天岳军有没有来报复你?”

“没有,我不怕他。”侯贵平咬牙道。

“你今天又去了公安局,说不定岳军又会知道,我怕……我怕他还要来找你麻烦!”

“那正好!”侯贵平一脸不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翁美香,他握紧拳头,指甲都钉进了肉里,“你别为我担心了,我根本不怕他,他打得过我吗?我还盼着他来呢!我真想狠狠揍他,揍死他!”

李静发出了抽泣:“你不要再招惹他了,他打不过你,可你一个外地人,他是当地的流氓,如果他多找几个人,他拿着刀找你,我……我怕……”她哽咽起来。

侯贵平冷笑一声:“你说的情况我都考虑过,我也做好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准备,我一点都不怕。他不敢真对我怎么样,如果闹出人命,当地警察再怎么样也包庇不了他了。”

李静哭出声:“你不要说这种话。”

侯贵平深吸口气,一脸严肃:“如果这个案子我不是亲身经历,那么对我来说,这只是个新闻,可以为此痛心疾首几分钟,但几分钟后,这就是个报纸上的故事了,不会影响到生活,我也不会为这个故事浪费更多的精力。可是我是亲身经历的这一切呀,我没办法袖手旁观。如果我不管了,就此回学校了,翁美香的死谁来负责呢?我想我一辈子都会后悔的。”

“可是你已经多次找过警察了,岳军依然逍遥法外,你还能做什么?”

“县公安局不管,还有市公安局,市公安局不管,还有检察院。我这几天也在做一些调查,查到了一些很不寻常的事,我感到整个案子并没我一开始想的那么简单,包括葛丽怀孕生子。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能让真相大白。”

侯贵平紧紧握住话筒,他有把握真相就在不远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