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个星期后。

屋外阳光明媚,宿舍里拉着窗帘,漆黑一片。

两颗久别数月的心,迸射出两股激烈的热流,在流星最绚丽的那一刻,释放进对方的身体里。

体内的多巴胺见顶回落,迅速跌到谷底,两人也开始把心思放在了正事上。

李静把头靠在侯贵平的手臂上,抬眼望着对方明亮的眼睛:“你信里跟我说的事怎么样了?”

侯贵平严肃地皱着眉:“公安局对翁美香做了尸检,处女膜破损,阴道提取到了精液,他们第二天就把小板凳抓进去了。唉,只不过翁美香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后悔,我真的后悔。”

“你后悔什么?”

侯贵平抿了下嘴巴,视线望向空虚的地方:“这一个星期来,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翁美香坐在车上望着我。我就这样看着她走了,她对我这个老师,一定很失望,很失望……”他眼睛里渐渐泛红,最后,无法抑制地哽咽起来,“我那时明明已经看出了不对劲,我看得出她不想上车,我还对她说……我还对她说玩得开心。我……我……”他仰起头,情绪奔溃,泪水肆意横流。

李静把这个男人的头抱进她的胸口,感受着他的热泪一滴滴滑落。

过了很久,宣泄完毕,他平复下来,感激地朝李静笑了笑。

李静叹了口气:“我没想到你支教才几个月就遇上这样的事,早知道你还是别支教保研了,等明年毕业直接找工作。”

侯贵平苦笑着摇头:“我不后悔这次支教,如果只是顺利毕业,我也许当个律师,也许当个法官,也许当个检察官,永远是和书面材料打交道,永远不知道材料背后的故事,这次支教的经历,才是真正的社会现状。”

李静笑了笑:“你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呢?”

侯贵平挺起身体,说:“当然不会,身为法律人迟早要面对社会的阴暗面,要是这点勇气都没有,还当什么法律人呢。”

李静打趣道:“还没毕业就自称法律人了,说起来我大四了,你才读完大三,现在我可是你学姐了。”

“学姐?我最喜欢学姐!”侯贵平一把将李静压到身下,向她吻去。

李静嘤咛一声,挣扎道:“你一个大学生来农村可受欢迎了,你欲望又这么旺盛,两年空窗期,我真怕你被农村小寡妇勾引走了。”

“说起来我们学校外还真有个小寡妇,长得白白嫩嫩,你要是怕我被人勾引走,就得经常过来,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证。”

“小寡妇叫什么名字?”李静问。

“丁春妹。”

“好啊,脱口而出,把小寡妇名字记得这么牢,你肯定动了心思!”李静假装生气。

“那你来检验我吧。”侯贵平抓住她的手,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正当体内的多巴胺再一次升高时,突然,门“嘣嘣嘣”的被敲响了,侯贵平立起身,喊了句“谁啊”,没人回答,门依然在被粗鲁地敲击着。

侯贵平只好起身套上衣服,把李静裹在被子里,走过去转开门锁,刚把门锁转开,门就被猛地被推开,撞得他一个趔趄,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来人便一脚把他踢倒在地。

“你他妈一个支教大学生在公安局告我什么来着!老子今天废了你!”小板凳岳军从门外蹿进来,冲上去就猛踹抱头蜷缩在地的侯贵平,一边破口大骂。

李静被这突发情况吓得措手不及,躲在床上大声叫喊快住手。

岳军回头一看,邪笑一声,跑过去一把掀翻被子,暴露出赤身裸体的李静,淫笑着:“身材真不错啊,要不要找哥哥玩玩?”他回头指着侯贵平骂起来:“你他妈大白天抱个女人在学校睡觉,老子关在公安局里吃苦,你他妈说说这应该吗!”

小板凳岳军个头大概才一米六五,侯贵平整整一米八,身材高大强壮,刚刚是猝不及防被他踹倒,此时爬起身后,见女友受辱,顿时怒发冲冠,冲过去一把把岳军揪起来往门外拉。

岳军虽然打架经验丰富,但无奈对方个头比他大上太多,几下间就被侯贵平重重揍了几拳。

闻声赶来的附近乡民们围了上来劝架,但也都是口头劝架,不敢上去拉正在纠斗中的两个男人。

岳军面对侯贵平的拳头,毫无还手之力,吃了很多亏,这时,他趁侯贵平一个不留意,突然跑到灶台旁,抓起上面的一把菜刀,冲过来挥舞着:“你动啊,你他妈再敢给我动一下试试!”

面对近在咫尺挥舞着的菜刀,侯贵平恢复了理智,这种亡命之徒打起架来不要性命,谁也不敢保证他的刀不会挥过来。

侯贵平咬紧牙关,向后缓缓退缩到床沿,岳军同步上前,把他逼迫坐倒在床,一手拿着菜刀靠着他的脖子,侯贵平面对这样的架势,根本无法反抗。随即,岳军冷笑着开始一巴掌一巴掌地抽他,骂着:“你再动下试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