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2001年8月30日,侯贵平来到了妙高乡。

妙高乡隶属浙江金市平康县,地处浙西山区,离县城三十公里,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经济落后,大多年轻人都会选择外出打工。镇上只有一所破旧的小学,一百来个学生,六个大龄乡村教师,一个人要管几个年级,教育极其落后。

侯贵平是浙大法律系的大三学生,学校有政策,支教两年可以免试保研,于是他报了名,来到妙高小学,成了学校里最年轻、最有文化,也是唯一一个懂得城市文明、现代科学的老师。

学校给他安排了宿舍,是一间在操场旁边的老旧平房,不远处一些房子里住着那些路途遥远的住宿生。

那个年代既能炫富又能打架敲人的大哥大还没退出历史舞台,公交车上依然能看见举起大哥大谈着几百上千万大生意的老板们,手机刚刚兴起,是奢侈品,他一个学生负担不起,通讯主要靠笔。

当天晚上,他给大学同班的女朋友李静写了封信,介绍这里的情况——落后,但人们淳朴善良,在未来的两年支教生涯里,他会尽全力在这有限的教学资源下教给学生更多的知识,来改变一些孩子未来的人生轨迹。

这个一米八大个子的阳光男孩对支教事业充满了热情,学生们也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年轻的大哥哥。

很快一个多月过去,国庆后的第一天,侯贵平来到六年级上课,看到最后排空了一个位子,那里原本坐着一个叫葛丽的胖女孩,便随口问:“葛丽没来吗?”

班长王雪梅小声地回答:“她生病请假了。”

侯贵平不以为意,农村农忙时经常让孩子请假回家帮忙干活,却不想班上一个调皮的男生突然起哄说:“葛丽大肚子回家生小孩了。”引得几个男生一阵哄堂大笑。

侯贵平瞪了他一眼,斥责他别说同学坏话,但视线一瞥间注意到,班上多个女生的脸上都露出了阴郁的神色,他隐隐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转身继续授课,努力讲着三角形的基本知识。

下课后,他找来了班长王雪梅了解情况:“葛丽生什么病了?”

“是……她……她不是生病了。”王雪梅吞吐着。

“不是生病,那为什么请假?家里有事?”

“是……”王雪梅手指在衣角上转圈,语言表达显得很艰难,“她……她快生了。”

轰隆一声!脑袋里仿佛受到重击。

真的回家生孩子去了!

侯贵平微微张着嘴,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他回想起这个叫葛丽的胖女孩,她是个沉默内向的女孩,长得高高胖胖的,每天低着头,回答问题也不敢看老师,当时只以为她身材胖,此刻才知道,原来那时的她已经怀孕了。回头看,那个女孩的肚子确实胖得不太正常。

“真……真是怀孕了?”他再次确认这个不愿确认的结果。

王雪梅默默地点着头。

犯罪!身为法律系学生的侯贵平第一反应就是犯罪!

葛丽未满十四周岁,任何人与未满十四周岁少女发生性关系,都是强奸。

在农村,结婚早、生孩子早不稀奇,很多人都在没到法定年龄时就结婚生子,直到满了年纪后才去领证,虽然不合法,但这在很多地方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地方上总是采取了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暧昧态度。

可是,任何地方,任何农村,与未满十四周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这都是犯罪,这一条是刑法,全国的刑法,绝对不能变通。

可是现在偏偏就发生了!

侯贵平强忍着心头的激动,咽了口唾沫:“什么时候的事?”

“国庆这几天才知道的,听说月底就要生了,她爷爷奶奶把她接回去,退学了。”王雪梅低头小声地说着。

侯贵平深吸一口气,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六年级的小学生就要退学回家生孩子了。

“她爸妈呢,知道这件事吗?”

王雪梅摇摇头:“她爸爸很早就死了,妈妈改嫁了,家里亲人只有爷爷奶奶,年纪都很大了。”

“她怎么会怀孕的?怀了谁的孩子?”

“是……是……”王雪梅脸上透着害怕的神色。

侯贵平耐心地看着她:“你能告诉老师吗?”

“我……”王雪梅咬着牙,吞吐着不肯说,最后哭了起来。

侯贵平不忍再强迫她,只能到此为止,安慰着让她回去。

后来,他又找了其他学生了解情况,但所有人只要一提到谁是孩子的爸爸时,都惶恐不敢说,看着孩子们恐惧的样子,侯贵平只能作罢。

他从众人口中大概拼凑出了整个过程。

葛丽的爸爸在她三岁时去外地打工发生事故死了,后来妈妈跟别人跑了,她从小跟着仅剩的亲人爷爷奶奶,爷爷奶奶年纪已大,家境十分贫穷。在这样家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性格很内向,很少主动与同学说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