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隔着铁窗,严良第一次见到了张超本人。

他之前看过一些张超的照片和监控录像,这人长相给他的感觉是老实。可如今一见面,顿时感觉对面这个男人精明能干,与印象中完全不同。

他翻看着卷宗里的照片,细细思考为什么照片、录像与面前的真人会有这么大差异。

此刻铁窗另一头的张超,戴着一副眼镜,两鬓多了一些白头发,不过精神面貌很好,脸上淡定从容,整个人自信、沉稳,完全不是一开始的审讯录像里那副任凭命运轮盘碾压的面容。

“严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严良还没说话,张超反而先开口了。

“你认识我?”严良有点惊讶。

“当然,”张超微笑着,“你是学校的明星老师,我虽然比较早辞去了教师工作,但还是会经常来学校参加一些法律会议,我知道你也见过你,你以前在省公安厅工作过,是很有名的刑侦专家,不过我听说你早就辞去公职了,怎么会进来这里?”

严良是编外人员,通常情况下是不能进审讯室的。

赵铁民替他解释:“严老师是我们专案组的特聘专家。你既然知道他,也应该听说过,没有他破不了的案。所以,不管你怎么掩饰,严老师一定会找到漏洞。无论你怎么掩盖真相,都是徒劳的,只会加重你最后的审判量刑。”

“是吗?”张超眼睛眯了下,“那我就特别期待了。既然严老师介入一定会破案,我也很希望能早日抓出真凶,还我清白。”

严良笑了笑,打量一下他,转头问赵铁民:“他为什么能在看守所里戴眼镜?”

“他近视,庭审前他向看守所申请把眼镜带进来,方便看材料。他这眼镜是树脂的,框钛合金,不具危险性。”

严良点点头,转向张超:“你的眼镜不错,多少钱?”

张超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对方问这个干什么,只好照实回答:“我老婆配的,我不知道。”

严良继续问:“你近视多少度?”

“这……”张超茫然不解地看着他。

严良重复了一遍:“你近视多少度?”

张超只好回答:“左眼两百五,右眼三百。”

“度数中等,不戴眼镜确实会有很多麻烦呢。我看了你之前的审讯录像,你好像都没戴眼镜吧?”

赵铁民奇怪地看了眼严良,不晓得废这么多话在他眼镜上干什么,嫌疑人就坐在对面,根本用不着客气搞什么开场白,直接问不就行了?老大不小的年纪了,当什么暖男呀。

不过严良似乎对这个问题很在意。

张超眼中闪现过一丝警惕,但一晃而过,他头微微侧过,目光投向赵铁民,似乎有意避开严良。

严良依旧抓着这个问题不放:“我说得对吗?”

“对。”张超只好点头,“眼镜带进看守所要审批,庭审前为了看材料需要,我才主动申请的。”

严良笑了笑:“我见过你地铁站里被抓的照片,那时你也没戴眼镜吧?”

“那个……那天下午我被抓逃跑时,眼镜掉了。”

“是吗,掉得有点巧啊。”严良神秘地笑了笑。

张超看着对方的表情,忍不住着重强调:“我在地铁站逃跑的时候掉了,当时那么多人,大概撞别人身上掉了。”

严良点点头,这个问题便不再深究了。

旁边的刑审队记录员好奇地瞧着严良,不解他为什么问了一堆眼镜的事,这眼镜戴不戴能跟案件有什么关系?不过看着此刻的张超,不再像之前自信沉稳、侃侃而谈了,而是露出了惶恐的神情,这在连日的审讯中可还是第一次。联想到赵队长之前在审讯室介绍这位严老师时,说曾经是省厅有名的刑侦专家,想来这专家审问大概有一套秘密方法,故意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嫌疑人捉摸不定,心中不安,最后声东击西,问出一些关键线索,想必这就是传说中审讯的至高境界,隔山打牛吧。

年轻记录员不由暗自点头佩服,心中恍惚一瞬间,差点把笔录本当草稿纸,要在上面画个大拇指了。

严良又接着说:“我看过这个案件的一些材料,还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希望能和你再确认一遍,可能有些问题与之前的审问有所重复,不过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

“我每天重复回答很多遍同样的问题,早就习惯了。”

“看样子你的台词倒背如流了,所以从没说错。”严良笑着看他。

“我交代的都是真实情况,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或许只能让刑审警官把我的口供编成绕口令,我背错了就说明我撒谎。”

赵铁民无奈瞥了眼严良,仿佛在说,看吧,这哪是被抓的嫌疑人,天天在这儿跟我们玩脱口秀。

如果是个普通嫌疑人这么跟警方调侃,以赵铁民的脾气早就忍不住了,只要问他一句爸爸的妈妈的爷爷的外婆的外孙的孙女的孙子是谁,他三秒内回答错误,一句话,撒谎,打脚板,一天工夫就招了,哪儿还费得着这力气。谁让这案子引起轰动,大家都怀疑警方刑讯逼供,导致社会各方监督,他能怎么办?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