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⑥章

颜福瑞睡的安详。

应该可以称之为“睡”吧,即便永远不能醒来,这样呼吸匀停的躺着,总比天人永隔要容易接受的多了。

更何况,任何事情,只要没有走到死境,总还有希望在的。

秦放陪着颜福瑞抽了枝烟,有好多话想说,想想都觉得矫情,到末了只说了两个字。

“走了。”

他没有再去看易如,人一生会认识好多好多人,不是每一个人都用得着告别的。

天还没有亮,不过,用不着多久,第一批早起的人就会三三两两出现在目下还空荡荡的街道上了。

孔菁华住的小区就在眼前。

好像起雾了,好大的雾,飘飘渺渺,裹的街灯都像是罩上了白霜,秦放先还没有在意,顿了顿,突然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向来路。

那里没有雾,一派黎明前的苏醒气象。

或许,整个城市,只有这里,只有他面前有雾。

秦放没有再往前走,他站在当地,定定地看向面前漫天的雾气,慢慢的,模模糊糊间,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么熟悉,无数次,梦里,她又像是从戏台上款款而来了。

秦放忽然就泄了全身的力气,他腿一软,几乎是直接瘫坐了下去,坐倒了又觉得好笑,果真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秦放。”

熟悉的声音,就在面前,秦放长吁一口气,伸手抹了把脸,笑着站起来。

五年了,恍如隔世。

她穿的应该是孔菁华的衣服,黑呢大衣,中靴,这衣服在穿在孔菁华身上,可以想见的板正老气,在她身上不一样——有些是衣衬人,有些是人衬衣,黑呢大衣的前敛斜交,扣一条围匝的腰带,衣领立起,瀑布一样的长发顺着边侧松松卷卷地垂下去。

司藤穿什么都好看的。

“秦放,好久不见。”

秦放好多话想说,想问她为什么不等自己动手,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可是话到嘴边,什么都说不出来。

五年前的记忆接踵而来,似乎又看见她微侧了头,唇角眉梢带一丝讥诮,说他:“你能帮到我什么?”

司藤是这样的,永远有自己的决定,也不真的需要谁。

秦放笑起来,声音低的自己都有些恍惚。

他说:“好久不见。”

抬头看向高处,隔着那层大雾,模模糊糊间看到孔菁华的那扇窗,惨淡煞白,像悬挂的丧葬风灯。

“你杀了她吗?”

“不然呢?”

秦放难受极了,忽然有点说不下去:“司藤,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事……”

司藤打断他:“秦放,你是个好人,你跟了我那么久,从来没有害过谁。你觉得我杀了孔菁华会愧疚,那你动手就不会痛苦了吗?”

“不如我自己来,我做习惯了的。”

她轻轻叹了口气:“你一个干净的人,何必因为我,搞的不干净呢。”

说完了,向着他伸出手去,掌心上翻,满手的血污。

孔菁华的血吗?

暗黑的血污,将明未明的夜色里其实并不能看的很清楚,却还是灼了人的眼,秦放移开目光,顿了顿掏出手绢,轻轻放在她掌心,司藤怔了一下,手指微微蜷起,末了还是握住,笑了笑,然后绕过了秦放。

擦肩而过,并没有挨到,朝向她那一面的肩膀却蓦地冰凉。

面前的雾气上下飘摇,而身后的足音行将消歇,就这样走了吗?

秦放浑身一震,回身叫了句:“司藤!”

司藤似乎想起了什么,缓缓转过身来。

“秦放,你以人的身体,承接了白英的妖力,活的会比普通人久些,能力也会强些,但你终究不是妖,仍然会有大限,不要在不值得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不值得的事情?说的好像他有很多很值得的事情一样。

“你要去哪儿?”

司藤不回答,只是看着他微笑,秦放也顾不得别的许多,直截了当问她:“我可以陪你一起吗?”

——我可以陪你一起吗?

那时候,颜福瑞想点醒他,说他“你可能是喜欢司藤小姐,但是司藤小姐不喜欢你啊”。

五年里,辗转奔波求索帮助司藤尽快精变的办法,偶尔也想过这件事,真的希冀她同样的回报吗?

好像也不是,只是想陪在她身边罢了,毕竟偌大世界,俱为孤灯悬盏,比起让他一个人在黑暗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更愿意循着她的亮去的,即便不能靠的再近,时常看到也是好的。

“不用了,我不需要了。”

“那你要去哪?我以后能去看你吗?”

司藤没有回答,她抬起头,看向孔菁华亮着灯的窗户。

有异样吗?秦放也抬头朝上看,听到她轻声说了句:“秦放,帮我善后吧。”

秦放没有回答,也没有再回头,他就保持着向上看的姿势,却把她离去的足音听的清清楚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