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④章

把人当作竹子一样修剪吗?

秦放初听好笑,再一细想毛骨悚然:“你入世应该也很多年了,难道不知道,人不是竹子?”

孔菁华说:“人不是竹子又怎么样?道理都是一样的。”

说这话时,目光不觉看向高处:“西西?”

道理都是一样的?哪家的道理?又是什么狗屁道理?

秦放只觉得匪夷所思:“你知不知道,拿修剪竹子的方法来对人,人是会死的。如果当时,我没有及时救护易如,她也会死的。”

“竹子没有被修剪好,也会死的。”

什么意思?她是想说,她修人如修竹,一般的视如己出?反倒显得格调分外的高尚公正?

秦放无话可说,赤伞固然可恨,行的到底还是跟他一样的横平竖直,至少有理可辩有理可通,这孔菁华,简直……对牛弹琴。

说话间,西竹已经打开了橱柜门,探了个脑袋出来,秦放生怕孔菁华会有异动,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谁知道她只是看着西竹,末了长长叹了口气:“你其实……也是个妖怪吧?”

早该想到的,普通人家的孩子,哪有这么古灵精怪。

西竹答非所问:“你是个妖怪,收养别人的小孩做什么呢?”

这也是秦放想问的,如果孔菁华是个害人的妖怪,或许他感情上更容易接受——一个妖怪,收养别人的小孩,尽管教育方法耸人听闻,但她真真正正是依着“竹有七德”在用心管教……

这算什么?怪癖?

“我老了,快要死了,我总得找个可靠的小辈,交代身后事才好。”

她说的理所当然,言下之意昭昭:世上没有生来可靠,须得一一看在眼里,手把手教,才能真正放心。

西竹心里打了个突:“妖怪还会老死的?”

孔菁华说:“你也真是个小妖怪,精变没有几年吧?妖怪当然会老死的。这世上的事物,寿数不一样,但都有起有落,活的再长,长着长着,也都要走到终了……如果不是我老了,当初在凤凰山,也不会被他重创。”

说这话时,有意无意,瞥了秦放一眼。

秦放笑了笑,忽然想起那天晚上,一手探进孔菁华的胸膛时,真的像破开老迈干裂的竹面。

西竹没吭声,她不知道妖怪还会死这一出,丘山从来没提过,她只知道妖怪会被道士给收了、杀了。

原来妖怪也会死的,想想却也合理,生老病死,世间万物,概莫能免,哪怕是天上的星辰,不同样也会衰亡吗?

秦放觉得事情有点难办。

非但难办,堪称可笑,他一直以为,杀易如的是个心狠手辣的凶手,但现在,这凶手就站在面前,轻描淡写地跟他说:我只是在“管教”孩子啊。

他能怎么办?抓了她?杀了她?

正犹豫的时候,西竹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你最初精变的时候,是几岁啊?”

孔菁华有些莫名:“比你现在要小一些,也是个娃娃。”

“那你什么时候长大的?”

孔菁华忽然反应过来:“难怪你那么喜欢去量身高,西西,如果是人,百八十年就经历完生老病死,长大也会很快。但妖不一样,妖的寿命很长,修炼妖力要很久,几十年,几百年,你很难看到外形产生大的变化。”

秦放的心头忽的一颤,似乎突然之间,明白了些什么。

西竹坐在橱柜里,好像突然变了个人,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孔菁华,声音里几乎一丝起伏都没有:“难道就没有例外吗?”

“有啊。”

“曾经,那要接近一百多年前了,西南滇地,白藤成妖,或许你听说过,她叫司藤。”

秦放心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孔菁华也在叹气:“那是我唯一听说过的,1910年精变,短短几年时间,就已经声名显赫的妖怪。”

西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亮的有些异样。

“不过,也是唯一一个,同类相食的妖怪。”

1930年左右,孔菁华被一封加急信函召到了青城。

若非十万火急,她是不会到这里来的,生而为妖,许多要忌讳的地方,青城、武当、齐云、龙虎,能绕道就绕道,平时哪怕看到类似的字眼都会觉得好生晦气,这种感觉,跟行舟者忌“翻”字,伐木者忌“火”字大概是同一道理。

物以类聚,妖以群分,平日里梅兰竹菊这种自命清高的调调,是断不会跟什么满身腥臭的狐妖獐精为伍的,不过事态非常,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犹记得那晚夜风紧,即便紧闭门户,长条桌上的那盏油灯的灯焰还是飘摇着忽大忽小。

也不知道是怕什么,大家说话的声音都压的很低。

——一直出事,和司藤照过面的妖怪,没有再回来的。

——没有道理,1910年精变,会不会只是放出的幌子?上千年修行的妖怪,都折在她手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