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②章

余大通说,太爷的师父,说着怪拗口的,就叫祖师爷吧,祖师爷带着丘山和他太爷进密林的时候,黑黄烟气太重,三五步远就看不清路了,三人打着灯笼,都用葛巾蒙了口鼻,一个牵着一个,走走停停,磕磕绊绊。

走到那处大坑时,打头的祖师爷没收住脚,三人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串溜都滑下去了,栽的七荤八素,慌乱间捡了灯笼照着看,是在一个尺许深的大坑里,周围的土都焦作了黑色,隔着葛巾都能闻到烟火气,灯笼再往中间打,土坑的中央,有块拳头大小的铁疙瘩块,敲上去蹭蹭响,清脆清脆的。

祖师爷见过大世面,说这叫陨石,是天上的星子坠了掉下来的,稀罕的很。

到底多稀罕,祖师爷可能自己都说不清楚,也许捡了也只图个新奇,毕竟天外来物,他扯了半幅衣摆把石头裹了带回去,先想摆在多宝格上,又觉得形貌太过稀疏平常,配不起左邻右舍景德镇的细瓷宜兴的紫砂,想了一会,吩咐丘山把这陨石放在门口的一盆虬松盆景里,权当是奇石映树。

丘山照办,一时兴起,还给盆景浇足了水才转身回房,刚走了两步,听到身后哧啦哧啦,像是冒烟。

回头一看,那块石头真的是在冒白烟,周身泛着沸水般的气泡,居然盐块遇水般越融越小,溶下的水都浸了松根,丘山慌的不行,怕把祖师爷辛苦找来的稀罕物件给弄没了,也顾不上多想,赶紧伸手捞出来,在衣服上蹭了又蹭擦了又擦,说来也怪,石身被抹干了,也就不再变了,不过只剩了鸡蛋大小。

丘山暗叫糟糕,掌心托着那铁疙瘩鸡蛋,正愁着不知道怎么跟祖师爷交代,忽然听到瓦盆碎裂的崩响,抬头一看,吓得瞠目结舌失声大叫。

那早被拗作了微缩景观不再生长的虬枝盘松,正抽节一样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长,适才的瓦盆崩响,就是根须涨破了花盆,而且虬枝返直,松针密立,抖擞着极尽舒展之能事。

闻声出来的祖师爷一时怔在当地,余大通的太爷更是吓的魂不附体,大叫:“妖怪!妖怪!”

那个时候民智未开,打雷闪电都是雷公电母,稀奇事儿可不一股脑的都赖在妖魔鬼怪身上么。

余大通说,当时的情形很难用言语刻画,感觉只是片刻功夫,那棵树已经在他们眼前经历了无数次生长枯荣,比电视里那种加快剪辑的镜头还快,再然后,某个瞬间,忽然现出人身,是个七八岁的娃娃,落地四下乱窜,慌不择路,一头撞上丘山,横眉怒眼,吓得丘山一屁股坐倒。

这不是妖怪是什么?

不过,不幸中之万幸,这是道观,各色法器触手可及,而祖师爷又很有几分斤两,兀那小妖,何足挂齿。

秦放一直静静听着,直到此刻才问余大通:“然后呢?”

余大通咕噜噜灌一口啤酒,袖子抹了嘴角泛着的啤酒沫,伸手在半空中一阵切削比划:“那当然是刷刷刷擦擦擦,斩成了肉泥儿。”

桌子底下的母鸡被这动静惊扰,又是一阵寻死觅活。

秦放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忍,余大通绘声绘色:“后来拿了灯细照,满地都是松木块渣。”

说完了又灌一口酒,花生米儿嚼的嘎嘣脆,秦放沉吟着说了句:“所以,照你的意思,那剩下的陨石,就是后来丘山拿来精变的法宝?”

噗的一声,余大通笑喷了,说:“兄弟,你真信啊?”

秦放不动声色:“你给我讲的,你自己不信?”

“嗐,怎么可能呢,我是干这行的我都不信。”余大通有些悻悻的,“八成是我太爷编的……”

说着又一摊手:“诺,丘山的事,太爷那辈的事,我听说的就这么多了。后来丘山走了,祖师爷死了,再后来打仗,日本人的飞机扔炸弹,轰一声,道观都炸的只剩坑了。”

说到这儿,忽然灵光一闪,神秘兮兮凑近秦放:“你说,当年那陨石,会不会也是飞机扔的炸弹啊?当时有飞机了吧,啊?飞机是哪一年发明的来着?”

颜福瑞如听天方夜谭,秦放问他:“听明白了吗?”

似乎明白了,又似乎更不明白了:丘山是拿走了那剩下的陨石吗?当年司藤小姐精变,其实是归功于那颗天降陨石?可是,这跟秦放心心念念要找到司藤小姐,又有什么关系呢?

秦放失笑:“你还是不明白。整件事情,只有白金教授给的解释最为合理。”

白金教授?好熟悉的名字。

颜福瑞忽然激动起来,他这一生,也是很有过一段跌宕起伏的岁月的,那些日子里,苍鸿观主、马丘阳道长、沈银灯,各色人等,都是绕不开的话题。

而说到白金教授……

颜福瑞有些感慨:“第一次见到白金教授,他做了个小电影,王乾坤道长说那叫ppt,还放了一个英文单词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