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五年后,儿童福利院。

阳光很好,操场上,孩子们正在年轻志愿者们的带领下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颜福瑞眯着眼睛坐在走廊下看报纸,时不时扫一眼嘻嘻哈哈玩闹的孩童:他记得自己小时候,这游戏就已经很流行了,老鹰和小鸡,到底什么魅力?曾经年少的和现在年少的,都这么乐此不疲。

脚步声蹬蹬的,有个小孩儿跑过来,叫着:“颜大爷,你识字吗?报纸不要拿倒了!”

颜福瑞虎着脸撵他:“去!去!去!”

这些小屁孩儿,他还没到六十呢,怎么就成了大爷了,他前两天刚看过新闻,人家联合国都说了,没到六十的,那还都是中!年!人!

走廊一侧传来小刘的声音:“颜大爷,你来看看,今儿送来这菜,不新鲜啊。”

又不新鲜?这龟儿子的奸商,上次就跟他们说了,都是给福利院的娃娃们吃的,亏着谁都不能亏了娃娃!

颜福瑞忙放下报纸:“来了来了。”

颜福瑞是三年前进这家福利院帮忙的,当时的院长急招个食堂工人,面试的时候被颜福瑞要开个孤儿院的“梦想”笑乐了:大爷,在我们国家,孤儿院福利院什么的,那不是想开就开!

颜福瑞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跟大部分面试者一样表情局促:“不是有钱就能开?”

院长给他举最简单的例子:这么跟你说吧,要是有钱就能开,那些个拐卖儿童的犯罪分子,打着孤儿院的幌子拐卖儿童怎么办?所以一定得政府审批,层层监管!

颜福瑞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国家就是国家,比他想的长远多了。

看来是当不成院长了,那就干食堂吧,反正都是陪娃娃们。

颜福瑞在这家“阳光福利院”待了下来,院长骄傲地给颜福瑞介绍福利院名字的寓意,大致是万物生长靠阳光,孩子们就像幼苗,缺了阳光,就不能茁壮成长。

颜福瑞在心里默默地说,那缺了水也不能长啊,真要较真,应该改叫“阳光与水”福利院才是。

在他的起初想法里,就此开始了和孩子们相亲相爱的幸福生活,但事实远非如此,事实上,他每天要被这群熊孩子们气八遍,经常在操场上跳脚,抑或拎着大汤勺撵着去追,孩子们喜欢他,更喜欢欺负他,即便他安稳看着报纸,也要跑过来撩拨他一句:“颜大爷,你识字吗,报纸不要拿倒了啊。”

这都是一群什么素质的小树苗啊!

颜福瑞匆匆进了小食堂的后门,帮工小刘正气鼓鼓地等着他,面前放着一筐青菜土豆,送货的小伙子吊儿郎当,头发染得跟锦鸡似的,耳后还夹着一根烟。

颜福瑞随手在筐里翻了翻,气不打一处来:“这菜叶子都烂了,土豆也发芽,上次我跟你们怎么说来着?”

锦鸡头斜眼看着他,话说的漫不经心的:“哎呀老大爷,菜叶子在汤水里煮煮,反正也要烂的,发芽你削了就是嘛,佐料多加点,味道不还是一样啊,你们价钱压那么低,还想要进口的啊?”

颜福瑞气坏了:“这是给娃娃们吃的!”

“给谁吃不是拉啊,颜大爷,不要太讲究了,到处都食品问题,这是在锻炼孩子的抵抗力,吃的太好太干净,以后适应不了社会的……”

特么的这叫人话吗,颜福瑞操起一坨青菜,撵着锦鸡头就砸。

锦鸡头抱着脑袋躲闪,他只是送货的,拿他出什么气啊,再说了,福利院出的价钱低,商人图利,老板总不能把好的货往这发吧,这不是他第一次被砸,好在这老头知道轻重,每次都只拿青菜白菜摔他。

他一边躲闪一边争辩:“大爷,这菜还是不错的,你不知道街上那些大排挡,用的料更差呢……”

搁着以往,颜福瑞八成会把自己早年卖串串香的那段拿出来反驳他,但是这次不同,撵着撵着,他忽然挨着条桌趴下,哎哟哎哟痛呼起来。

这是几个意思?锦鸡头瞪大了眼睛,院长带着保育阿姨匆匆过来的时候,他还在条桌上站着,脑袋上顶片菜叶子,投降似的举手,气急败坏:“我没碰他,我也知道尊老爱幼的,我一个手指头都没碰,你们可不能讹我!”

院长见多识广,知道这个年纪老人的多发病,脸色有点慌:“快,快,这可能是血栓,赶紧送院,闹不好会瘫的。”

救护车被一群脸色惊慌的孩子追赶着,哇唔哇唔驶出了福利院,拐上直道没多久,一辆黑色途观车迎面驶来,跟车的院长赶紧看后视镜:那车拐弯了,没错,是往阳光福利院去的。

她赶紧给留守的人打了个电话,叮嘱有人来咨询要好好接待,又从包里翻出了颜福瑞的手机。

分组栏里没有亲戚家人,除了阳光福利院的同事,只有“朋友”和“好朋友”两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