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半妖司藤(司藤原著小说) >

第⑦章

秦放,怎么就……醒了?

颜福瑞吓了一跳,这一瞬间的慌张没能躲过白英的眼睛,她下意识就想回头,就在这将回未回的关口,颜福瑞看到秦放几乎是刹那间就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伴随着“扑”的一声轻响,三根尖桩分别从心口和左右肋下硬生生刺穿了白英的身体。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太快又太血腥,以至于颜福瑞每次去回想的时候,都有些不寒而栗。

他先是听见了白英的嘶声惨叫,紧接着血光满目,一副焦黑的骨架破皮而出,骨头根根带血,眼洞深陷的骷髅头明明没有表情,却似乎比任何一张狰狞的脸都要骇人三分,颜福瑞和王乾坤两个吓的头皮发麻,双腿颤的筛子一样迈不了步。

但是秦放的动作更快,他几乎是腾空而起,翻身起来的时候就势抽出垫在身下的床单,说床单又不像床单,因为半空中抖开,像个缝制好的麻袋,兜头就把白英的骨架罩了进去,收口处卷成一攥,脸色铁青,毫不犹豫,抡大锤一样,将麻袋狠狠撞向边墙。

一下,两下,三下。

撞力极其之大,整幢小楼似乎都在颤动了,颜福瑞恍惚间,甚至觉得自己听到了骨头散架的声音,他呆呆地反应不过来:秦放这是怎么了,难道之前的奄奄一息都是装的?都是他跟司藤小姐设计好的?

正胡思乱想,秦放已经停下动作,两手一抖,就听哧拉一声,布袋应声而裂,白英的骨架从中跌落,果不其然,有一些骨头已经散架了,零零落落横七竖八,但主体还在的,秦放踏住她一条腿骨,俯身下去膝盖压住胸腔的一圈肋骨,伸手就摁住了她头颈处的脊柱,白英的头颅四下挣扎,却始终动弹不得。

这就……结束了?

从开始到结束,两分钟,还是三分钟?颜福瑞觉得脑子的转速都跟不上事情的发生,愣愣盯着秦放看,直到他抬头看他,说了句:“把秦放抬出来。”

秦放说……把秦放抬出来……

混乱了,颜福瑞觉得自己要死过去了,这是……司藤小姐的声音。

颜福瑞和王乾坤打开壁橱的大门,在里头找到了竖立靠边、用毯子卷成一卷的……秦放。

反正,只要司藤小姐活着,秦放那一口气就不会断绝,不管是躺着、站着,还是……卷着,所以,司藤小姐就这样,把秦放塞到这了?所以,这几天以来,秦放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卷在毯子里……

颜福瑞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仔细想想,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一切了。

——那天晚上,司藤小姐在墙外作画之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作完画的第二天一早,他和王乾坤争先恐后去看画,然后王乾坤气急败坏的表示自己照镜子根本没有分别,如果司藤小姐的幻术,根本不是用于王乾坤,而是用于她自己呢?她让所有人看她,都如同是看秦放,再然后心安理得地躺到了床上。

——再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听到司藤跟他讲话,但是屋里太黑,没看见她的样子,打开灯之后,他仔细注意了所有外间的门,确认是锁好的。起初,他以为是司藤小姐可以穿墙过户,现在明白了,她只是从卧房出来,借着夜色的遮掩和他说了话,又回到卧房去了。

——自始至终,她都在,看到了他试点八卦黄泥灯,也看到了他和王乾坤吓的屁滚尿流的模样,但她不动声色,冷冷旁观,只等那个一击即破的大好时机。

——白英说,屋里有三口活气,是因为秦放和司藤用的是同一口气,所以司藤小姐那么顺利的取而代之……屋外的藤条只是幌子,而他和王乾坤甚至幌子都不是,插科打诨混淆耳目的道具罢了。

依着司藤的吩咐,他和王乾坤轻手轻脚把秦放放到了地上,和白英头顶相对,呈一字直线。

起身的时候,王乾坤忍不住朝床上那瘫软的血肉看过去,声音颤抖着问了句:“司藤小姐,白英都已经被抓起来了,她变的形怎么还不变回去呢?”

没人回答他,王乾坤的面色渐渐从怀疑变成了惊惧,两腿突然就站不住了,颜福瑞赶紧过来扶他,就在这个时候,白英忽然咯咯咯笑起来。

她说:“那个小道士吗?我认得他。”

颜福瑞纵使没念过很多书,也知道人若没有了舌头、没有了声带,是不能讲话的——这可能不适用于妖怪吧,他不知道白英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像是从咽喉和颌骨的位置,又像是从每根骨头。

她说:“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才七八岁,这么多年,老的像树皮了,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了。我过去同他说,你还认得我吗?”

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和迷惑,苍鸿观主在那一瞬间就认出她了,或者说,认出了她的声音。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