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⑥章

王乾坤觉得颜福瑞很奇怪:“你怎么啦?”

颜福瑞不说话,两眼都有些发勾。

怪不得前头那个门卫一口咬定,是苍鸿观主自己往车子上撞的:司藤小姐妖力强得过白英,却怕她有什么阴谋诡计,所以要躲在暗处以防不测,而白英正面斗不过司藤,就躲进了苍鸿观主的身体里,试图偷袭吗?又怕清醒地上门会露出蛛丝马迹,所以故意“被撞晕”?

见颜福瑞不答话,王乾坤忍不住拿手在他脸面前摆来摆去:“颜道长?”

颜福瑞抖索着问他:“你……太师父醒过吗?”

这是个问题,如果是白英的话,不可能真的晕,难怪他回来的路上,总觉得有一刻看到她抬了头了,但是大部分时间,她又在装晕:那她到底是看到了司藤小姐在外墙画的画了呢还是没看到?

这句话问的王乾坤愁上心头:“还没呢,我太师父一直就没睁过眼。”

这就好,颜福瑞咽了口口水,他也顾不上去想之前和王乾坤的对答是不是早已把秘密给泄露了,反正司藤小姐交代的只有这一件事,说不定就是成败的关键,他还是应该把这件事给办好……

他终于开口了,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王道长你听我说啊,我不是开玩笑啊,白英进屋子了,她真进了,你先待在秦放房里别动,把门关好了,等我回来了再跟你说。那个……你手机拍照效果比我好,借我用一下。”

王乾坤听的一头雾水的,他莫名奇妙地把手机递给颜福瑞,纳闷地听他又一次强调:“别动啊,别让你太师父看到你了。”

颜福瑞开门出来,苍鸿观主虽然还是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但他还是全身冷飕飕的毛骨悚然,几乎是一溜小跑地开门出去,拿手机对着外墙拍了照片之后又战战兢兢的关门,转身的刹那,忽然听到苍鸿观主闷哼了一声。

颜福瑞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他两腿哆嗦着往里走,试探性地喊了句:“苍鸿观主?”

白英既然还在装,不大可能一“醒来”就把他给弄死的吧?所以,他至少暂时,还是安全的。

苍鸿观主看起来是真要醒了,呻*吟了几声之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再然后撑住沙发,艰难地坐起来。

颜福瑞脑子里轰轰的,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赶紧过去扶住他了,还挺关切地问了句:“老观主,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暗暗祈祷:王道长啊,你千万别听到你太师父的动静之后冲出来啊……

还好,秦放的屋里没动静。

苍鸿观主扶了一下颜福瑞的胳膊,橘皮百结的老手,只是那么轻轻一碰,颜福瑞立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有些生理上的自然反应,果然硬装还是装不来的。

颜福瑞紧张极了,他总觉得,苍鸿观主的目光在他汗毛倒竖的胳膊上停留了一两秒。

“司藤小姐呢?”

声音不算怪异,如果事先不知道她是白英,确实会容易被蒙混过去,但是仔细听,的确有那么丝丝让人不舒服的尖利,颜福瑞有点结巴,指了指秦放的房间:“在……在屋里照顾秦放,哦,对……对了……”

他把手机掏出来,调出照片送到苍鸿观主眼前:“观主,你上次要的那个,你看。”

他信口胡诌,说的像是苍鸿观主之前的拜托,拿给他看的时候,简直是恨不得把手机粘在苍鸿观主眼球上。

苍鸿观主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颜福瑞假作没看见,又滑屏换了一张,还是外墙墙面,另一个角度的:“你看啊,观主,我们只找到这些,你看还对吗?”

苍鸿观主咳嗽起来,反正也看的够久了,颜福瑞赶紧帮他拍背,又说:“老观主你先歇会,我看……能不能请司藤小姐出来。”

他尽量自然地往卧室走,先作势敲了两下,然后贴门上听了听,像是听到什么似的,还应了句:“好,就进来。”

说完了,回头冲苍鸿观主抱歉似的笑,指指屋内又指指自己,那意思是:司藤小姐叫我进去呢。

一进卧房,身后掩上门,简直是如释重负,同时腿也软了,倚着门板往下瘫滑,滑下去的时候,才发觉后背都已经湿了。

回想刚才,简直跟做了场梦似的,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捱过来的。

气息还没喘匀,守在屋里的王乾坤已经拖着他衣领把他拽过来,脸色有点发白:“外头那个,就是?”

难怪跟苍鸿观主对答了那么久,王乾坤都没有关心则乱地冲出去,看来是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样也好,省得费口舌了,颜福瑞有气无力地点头。

王乾坤揪他的衣领:“白英是妖怪,她是变成我太师父,还是……害了我太师父?”

问话的时候,胳膊不自觉的发抖加劲,颜福瑞心里咯噔了一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