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⑤章

秦放家住的比较靠里,颜福瑞一路小跑,路过临近一幢住家时,无意间偏头看了看:这户的装修风格是玻璃幕墙,大致能照出路人的影像来,就是那一瞥眼之间,颜福瑞发现,苍鸿观主好像抬了一下头。

这让颜福瑞大喜过望:“苍鸿观主,你醒啦?”

没人搭理他,颜福瑞努力转着脖子扭头去看:苍鸿观主还晕着呢,耷拉着脑袋靠在他肩上,还是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兴许是自己眼花看错了,颜福瑞叹气之余重又忧心忡忡:老年人不经撞啊,回去之后要跟王乾坤合计合计,可能还是送医院来的更保险些。

事关自己的太师父,王乾坤望眼欲穿,连大门都没关,站在门口只等随时迎接,颜福瑞大老远的看见他,可气坏了,摸出手机就给王乾坤打电话,劈头盖脸说他:“谁叫你出来的,不是跟你说了白英就在附近吗?你这样的三分钟就被识破了,真正的司藤小姐会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吗?”

一边说还一边就手把顺着后背往下滑的苍鸿观主往上托了一托。

王乾坤也满肚子气:“司藤小姐这法子,我看就不靠谱,我怎么假扮她?白英又不是傻子,我站不站门口,都会被她识破的。”

反了这是,颜福瑞威胁他:“你进不进去?要是不进去,信不信我把你太师父扔这?我扔了啊,我真扔!”

僵局持续了约莫半分钟,以王乾坤的妥协告终。

但是进屋之后,王乾坤就没那么配合了,他一边小心翼翼扶着师父躺到沙发上,一边抱怨颜福瑞,大意是他看司藤小姐这主意就行不通,简直是大军未动粮草发霉,白英半个鬼影都没看见,他穿高跟鞋穿的半条命都没了,现在连师父都被撞了,都是为了那个破灯!万一太师父有个三长两短,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颜福瑞被他说的噌噌噌火直冒,指着通往后院小花园的门撂狠话:“你再说!我告诉你,我一发狠,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来。你信不信我去告诉司藤小姐,信不信我让她把你和你太师父的藤杀都给启动了?”

简而言之,就是:颜福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乾坤骂他:“叛徒!”

颜福瑞斜着眼睛往沙发上一坐,还故意颠了几下腿,横竖就是一副不怕骂的架势,王乾坤没办法,想想还是照顾太师父要紧,赶紧翻出秦放屋里的急救箱,取出纱布酒精什么的给苍鸿观主擦拭伤口。

旁边的颜福瑞坐着坐着就腻了,王乾坤忙着照顾苍鸿观主,自己在边上干坐着也挺没劲的……

他的目光落到了苍鸿观主的行李包上:对啊,自己怎么把八卦黄泥灯给忘了呢。

颜福瑞兴冲冲冲到小花园里折藤枝,想着以前鬼怪故事里听说的,这藤条什么的指不定就是司藤小姐的手指胳膊,可不能割伤了,挑挑拣拣,惺惺作态装着是赏花弄草,迅速选了根最细的,掐下寸许长的一段,飞也似的又跑回去了。

进屋之后又是一通翻箱倒柜找打火机,跑进跑出动静太大,王乾坤忍不住抬头瞪了他一眼,颜福瑞本来就因为之前两人的“交恶”满心的不高兴,现在见他还敢翻白眼,就更不乐意了,心说这样稀罕的灯,我才不会点给你看。

他把灯揣在怀里,原本是奔着书房去的,进门看到窗户开着,顿觉有居心叵测的眼睛环伺,寻思了一会之后灵机一动:对啊,应该去秦放的房间啊。

书房厨房,哪怕是客厅,都有对外打开的窗户,但是秦放的房间不一样,一来那里本来就是卧房,私密性好,二来秦放受伤之后,司藤小姐交待过,秦放全靠那一口气撑着,不要随便开窗让杂气进来……

颜福瑞折返经过客厅的时候,王乾坤停下手上的动作,很是狐疑地问了句:“刚刚你从我太师父的包里拿了什么?”

颜福瑞凶巴巴回了句:“没什么!”

进屋的时候,原本想把门闩上的,回身看到王乾坤目光炯炯的,又改变主意了,故意把门留了一条缝,若无其事地说:“我看看秦放。”

屋子里静悄悄的,窗帘布掩的实实,打眼看过去有让人目眩的昏暗,怕真是环境影响心情,刚踏步进来,颜福瑞就觉得极其压抑,看秦放了无生气地躺着,又有些难受,忽而又想到瓦房:秦放好歹有司藤小姐做保,还有机会活过来,我们瓦房,唉……

他蔫蔫在床边坐下,说秦放:“你就好啦,有司藤小姐罩着,想想我们瓦房,唉,就是命不好。”

又说:“不过呢,你躺着也好,这两天紧张啊,吓也吓死人了,那个白英啊……”

说到这,声音下意识低了八度,却又被自己忽然低下来的怪异口气给瘆着了:“那个白英啊,可能就在附近……”

说完了,又发了半天愣,觉得自己跟一个无知无觉的人说话怪没劲的,门缝里隐隐飘进来王乾坤的声音,应该是在跟武当山的师兄弟打电话,声音怪急的:“说是撞着了,擦破了点皮,没大的外伤。但是谁知道呢,太师父年纪大了,要么就近在杭州住院,来几个师兄弟照顾一下……”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