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③章

王乾坤做梦也没想到,以自己的资质,这辈子还能被拿来施展……

怎么形容好呢?美人计?瞒天过海?李代桃僵?

颜福瑞嘴巴张的合都合不拢,围着他来回转了一圈,转头向着司藤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似的:“像!像!司藤小姐,根本分不出来!”

王乾坤心里默默骂了一句:叛徒!

骂完之后,心塞的感觉排山倒海,对面就是穿衣镜,打眼看去,分明是一个潜心向道仪表堂堂男子汉气质展露无遗的现代道士,括弧,还会简单英语,怎么就能像一个女妖怪了?

妖术,这一定是妖术!颜福瑞起先看到他那身装扮,笑的跟得了绝症似的,后来司藤叫他:“颜福瑞,看我的眼睛。”

王乾坤当时就想阻止来着,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妖怪的窗户,那能随便看吗?

果然,颜福瑞再转过身来的时候,说的就不是人话了。

司藤小姐为什么要让王乾坤看起来像他呢,这是准备干什么?颜福瑞一头雾水的,司藤让他和王乾坤在沙发上坐下,说是要一起想一想,白英接下来会干什么。

颜福瑞真是受宠若惊,司藤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瞧得起他的脑子了?虽然他没什么文化,但是受电视熏陶,这种形式他也懂的,不就是几个人一起坐下来,头脑……暴风吗?

“你觉得,白英会去哪呢?”

白英?白英是谁?没人给王乾坤普及背景知识,他听得一脸茫然,脑子里只萦绕着一个问题:可以换一双拖鞋吗?

颜福瑞说:“我猜肯定是逃了。她这样对秦放下手,等于是跟你撕破脸了,打又打不过你,当然是逃的越远越好。”

忽然又想到什么,愈发觉得自己分析的正确:“司藤小姐也知道她跑了,所以要找八卦黄泥灯,用八卦黄泥灯帮忙一路追踪她是不是?”

司藤摇头:“虽然有些道理,但是不符合白英的性子。她说伤害秦放只是给我一个教训,那么接下来应该会有下一步动作,哪有给了人教训之后就逃得再也找不到的?白英又不是那种小孩子,打了你一巴掌占了便宜掉头就跑的。”

这倒也是,看来,是自己“暴风”的太简单了,颜福瑞又仔细回忆了一下白英打来的那通电话:“她说,你想不合体就不合体,这世上没这样的好事,白英是不是……还想合体?但是她对秦放太过分了,司藤小姐,你可不能屈服啊。”

秦放,秦放,又是秦放,到底算半个熟人,王乾坤摁捺不住:“秦放怎么了啊?”

颜福瑞嫌他吵,伸手指了指卧室虚掩的房门:“自己看。”

叛徒!回答一句怎么了,不知道他走路困难吗?王乾坤恨恨的,又架不住好奇,只好咬牙忍痛起来走路,那真是一步一泣血,灰姑娘她姐割了脚趾头穿水晶鞋,也未必有他这么痛的。

司藤倒是没分心:“她伤害秦放,不忌惮跟我交恶,等同是绝了和我坐下来谈重新合体的可能性了。那就只剩下……”

那就只剩下……

颜福瑞忽然想起在囊谦,谈及“半妖险象”时,司藤说的话。

——如果不能达成一致,那就只能两相对决,武力毁灭异己的一方,收回妖骨,重新为妖。只是,过程中妖力必然大打折扣,终究不是上策。

“那……也就是说……”

司藤笑起来:“是啊,现在,不止是我想杀白英,白英也同样想杀我。”

“半妖没有那么长的寿命,一来,白英不可能再去修炼;二来,别说这世上再难找到别的妖怪,就算真的找到,以她的半妖之骨,也承受不了额外的妖力,所以,不能和平解决的画,就只能跟我斗个你死我活,就像当年……”

就像当年,约在华美纺织厂那样。

不过那个时候,双方势均力敌,你要斗,就来斗,没人怯场,这次不同,白英没有那个胆子公然叫阵。

颜福瑞恍然大悟:“我们在明,白英在暗,她肯定会使阴谋诡计,所以你让王乾坤装作你,引白英上钩,你自己其实在暗处,那个捕蝉,那个在后是不是?”

身后传来王乾坤茫然的声音:“白英是谁啊?”

悲催的是,颜福瑞上次至少搭理了他一句,这一次,连理都不理他了:“司藤小姐,你让王道长看起来像你,用的是沈银灯的妖力吧?就像沈银灯之前对秦放做了手脚,秦放眼里看她,她就是陈宛——但是你得施术啊,你又不知道白英在哪,你怎么对她施术呢?”

司藤笑起来:“白英怎么样都要进到这间屋子里,你进屋之前,会最先看到什么?”

颜福瑞挠了挠脑袋,觉得这个问题必然颇有深意:最先看到什么呢?

被冷落兼脚疼的王乾坤没好气地答了句:“门!墙!窗户!”

太肤浅了,怎么可能是这种简单的答案呢,颜福瑞瞪了王乾坤一眼,就在这个时候,司藤说话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