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⑩章

秦放猜到是谁了,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却又不得不转过身来:来的果然是司藤,冷冷盯着他看,跟梦里一般无二的,束腰的修身风衣,还有黑色及膝长靴。

秦放硬着头皮找话说:“这个衣服……穿着挺好看的,人也很精神……”

颜福瑞心里鄙视了秦放一下:即便自己没演过戏,也知道这该是多糟糕的台词啊……

“你怎么来了?”

“出来遛……遛。”

司藤冷笑了一下,又看颜福瑞:“你也是来溜溜?”

颜福瑞没吭声,而是非常自觉地往旁边移了一下,以便离秦放更远一些,那意思是:我跟他不熟。

秦放实在也编不下去,憋了一会之后索性单刀直入:“司藤,白英可能在上面,她是不是……借用了那个万太太的身体啊?”

“是啊,不然呢,就一个晚上,她还能造一个出来?”

这么容易就坐实了先前的猜测,秦放不知道是该舒一口气还是心头一紧:“那……那个万太太是还能活着,还是就……死了?”

司藤没有说话,秦放沉默了一会,说:“知道了。”

颜福瑞看看秦放又看看司藤,忍不住冒出一句:“司藤小姐,这是杀人啊,你准备拿白英小姐怎么办啊?如果连你也制不住她,她是不是会害很多人啊。”

司藤说:“我大概还是制得住她的,至少在妖力上,她胜不过我。”

颜福瑞惊讶:“不是分了她一半妖力吗?”

司藤盯着他看,语气中不乏讥诮:“如果是你,你会那么老实,正正好好给她一半的妖力让她能追着你打,而且还一半一半的根本不知道谁能赢吗?”

颜福瑞张口结舌。

明白了,司藤小姐可能承受不了全妖妖力,一定要分一些出去,但是出于对白英的忌惮,她也不可能甘心给自己硬生生造出一个控制不了的敌人,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多留一些当然是合情合理……

颜福瑞心里忍不住发牢骚:那还不是你自己之前说“一半”,你要是说一小半,我也不会问来问去的自讨没趣。

司藤还能制得住白英就好,秦放松了口气,下意识抬头看楼上:“那你……见过白英了吗?”

司藤有片刻的恍惚,顿了顿摇摇头:“我也是刚刚找来,白英刚找到宿体,不出变故的话短时间内会小心静养,不会有什么异动。我跟着那位万先生去了店里,假作顾客跟他随便聊了聊,也套了些话,说起来,白英的衣服,还是我帮忙挑的呢。”

秦放有些感慨:“他说白英回来之后,一直在看电视,跟你当初……倒是像的。你准备拿白英怎么办?”

司藤沉默了一下。

要拿白英怎么办呢,这个问题她自己都没想清楚,合体她是不想的,但就此各走各路吗?白英的性情跟多年前似乎很不相同,还真说不准放出去的是不是一个祸害。但是要杀了白英吗?她想都没想过……

或许,在没有下最终的决定之前,白英应该始终在自己的看制之中。

司藤沉吟了一下:“毕竟已经很多年没见了,我不知道白英的反应会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像当年那样,一见面就跟我大打出手,如果真打起来……”

颜福瑞急吼吼接了句:“如果真打起来,不要连累那个男的和小女孩啊,人家多可怜,妈已经没了。”

秦放想了想:“稳妥起见,还是先把不相干的人引开吧。我和司藤一起上去,我之前跟那个万先生聊过,找个借口把他和他女儿带出来挺容易的。司藤,就算你跟白英打起来,也不要太大动静,可别把楼都拆了。”

他说完朝楼里走,走了两步之后发觉司藤没跟上来,回头看她:“走啊?”

司藤叹了口气,反而是看着颜福瑞轻声说了句:“都说了到此为止了。”

颜福瑞讷讷的,直到司藤走远了才不甘心似的辩白了一句:“又不是我想的,秦放拉我来的啊。”

门开了,露出万先生狐疑的脸:开门前,他凑在猫眼上看过,男的女的都见过,尤其秦放,还是昨儿晚上报警的好心人,只是,怎么会这么巧凑到一起,来敲自家的门呢?

司藤向着万先生笑了笑:“令夫人在吧?”

令夫人?这应该是在问自己的老婆,只是这称谓怎么听起来这么怪呢?万先生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传来女儿囡囡的声音:“爸爸,爸爸……”

声音戛然而止,回头一看,果然是,囡囡毕竟年纪小,看到了陌生人有些怕,怯怯地闭上嘴巴往角落里缩。

万先生朝两人抱歉地笑笑,转身过去抱囡囡:“妈妈呢?囡囡不陪妈妈看电视了?”

“妈妈换衣服,不叫我看,也不抱我。”

她一张小脸委屈的很,说到“也不抱我”的时候,眼睛里几乎是有眼泪了,秦放心里挺难受的:小孩子吧,你觉得她不懂事,其实人情冷暖情绪变化,她们比谁都感知的敏锐——虽然只是一句稀疏平常的“也不抱我”,但是实际上,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感觉了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