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颜福瑞虽然觉得司藤的离开有些突然,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合理,非但合理,他简直是如释重负了。

司藤小姐是妖怪嘛,事情办完了用不着他们了当然就要走了,走了还知道要托梦打个招呼,多有人情味啊,对于妖怪,也实在不能有其它更高的期待了。

而且这么走掉,说明司藤小姐是原谅他的师父丘山了,也不会再找他颜福瑞的麻烦了,这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收尾了,除了瓦房这孩子……

颜福瑞半是高兴半是唏嘘难过,想到瓦房稀里糊涂就折在赤伞手里,眼睛几乎都模糊了,又想到司藤的话,其实,他还是回青城山更好吧,毕竟在杭州人生地不熟的……

忽然听到秦放问他:“你觉得,司藤会去哪儿呢?”

怎么还司藤司藤的,人家司藤小姐都说了,到此为止,他虽然没读过太多书,也知道这个“止”就是“结束”的意思……

秦放没等他回答,自顾自说下去:“以司藤的性格,不大可能不管白英的,你觉得,当时她没有再找,是因为她觉得根本找不到呢,还是她已经知道白英在哪了……”

颜福瑞打断他:“哎,哎,秦放,到此为止了。司藤小姐和白英小姐都是妖怪,妖怪!”

他特意强调了“妖怪”这两个字,谁知道秦放看了他一眼,忽然冒出一句:“那我还是妖怪的后代呢。”

颜福瑞没词了,过了会,奇怪地看秦放:“那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还想搅和到妖怪的事情里来?真是奇怪了,哪有人放着自己的安稳日子不过,硬要去掺和妖怪的事的?”

秦放低声说了句:“我觉得这事没完啊。”

颜福瑞很生气,秦放这个人,脑子怎么就有点浆糊呢:“当然没完,司藤小姐说不定还会跟白英小姐决斗呢,但是我们这儿是结束了啊,你又帮不上什么忙,你往上凑什么热闹呢?一个人,人家都跟他说了到此为止了他还硬要去管闲事,这是什么精神?要么是脑子有毛病,要么就是……”

他突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秦放:“秦放,你不会是那个吧?啊?你不会是有那种想法吧?”

秦放没好气:“哪种啊?”

颜福瑞的嘴巴张的比瓢还大,心说不会的不会的,她是妖啊,再说了,差辈分啊,也差岁数吧?不过听电视上说过,有一种念……母情结,秦放这得是……念祖情结吧……

他表情古怪的阴晴不定,秦放却全然没有在意,只是仔细回忆着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

开始的时候,司藤说得马上找到白英,她自己也去找了。自己告诉她车祸的事情之后,她马上说不用找了,要回客栈。紧接着,天不亮,她就离开了……

电光火石间,秦放突然反应过来,脱口说了句:“我知道了!”

颜福瑞还沉浸在如何去“委婉”地劝秦放,人和妖是没有好结果的啊,起先想用白蛇传的例子,后来一想,电视里白素贞和许仙的儿子许仕林还考上状元了,这不是变相鼓励秦放吗?不好不好……

正“不好”的时候,被秦放突如其来的一句“我知道了”吓了一跳,茫然抬头:“啊?”

秦放有些激动:“司藤如果早就打定主意不跟白英合体,她就没有理由要给白英一半的妖力,既然给了,就说明不得不给。你记不记得你当时还说,要给也别给白英,给谁都行?我猜她给不了别人,也不能随意丢掉,白英是一个载体,只有跟她同样的妖怪,才能接受她的妖力。”

颜福瑞听的云里雾里,继续茫然:“啊?”

“司藤要做五件事,但是最后两件事的顺序出错了,她其实应该先合体后夺妖力,可她的做法反了,因为赤伞的妖力是全妖妖力,她的半妖妖骨反而承受不住,要解决这种状况,只有两种办法,一是和白英合体为全妖妖骨,二就是两人各分其半。”

“司藤当时,已经不想跟白英合体了,但是分体的话也有风险,考虑到白英的为人和智计,司藤一定会设法马上制服她,但是不知道当时出了什么异样,白英比司藤先出了湖底,所以后来司藤上船时,跟我们说务必要马上找到白英。”

颜福瑞终于听懂点了,他想发表意见,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愣愣地听秦放说下去。

“我最初见到司藤的时候,她也几乎是一张人皮包着骷髅骨架,但是滴入了人血取出尖桩之后,她马上恢复到人的样子——因为她当年只是被白英放干了血,尸首健全。但是白英不行,她被丘山镇杀,烧的只剩骨头,妖力注入只能让她活过来,可是要想混迹在人世,她要一张人的皮囊!颜福瑞,白英好像要穿衣服一样,穿到人的身体里去。”

颜福瑞的脸色渐渐白了:“所以当时在船上,她袭击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