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⑧章

秦放真是没见过如此惨烈的车祸,警车和救护车赶到的时候,他还有些缓不过神来,驾车的是个约莫30来岁的女人,车上还有她4岁的女儿,车体和车窗都已经严重扭曲变形,救援人员正忙着切割拆解,那女人的老公也到了,据说是个老师,架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即便遇到这么崩溃的情形,还是没忘基本礼节,擦着眼泪过来给秦放道谢。

秦放隐隐觉得事情跟白英脱不了干系,这道谢受之有愧,转身离开的时候,听到车里那个小女孩忽然醒转的一声痛呼,外头救援的人员几乎是同时精神一振,但紧接着就有人担心那女人伤的更重,还有人絮絮叨叨地说这哪像撞车啊,普通撞车哪能撞成这样。

司藤和颜福瑞没有留在车祸现场,原本说是各自搜寻,颜福瑞不敢,跟在司藤后面亦步亦趋的,三人汇合的时候,从司藤的脸色看,搜寻显然也没什么结果。

事情发展到这步,实在是出乎先前的意料,秦放起先一直担心的是司藤会不会跟白英合体,谁成想居然有个骨架森森的白英直接从湖底逃掉了,可是,这也不合理啊,白英的骨架总不会自己能跑吧?

面对秦放质询似的目光,司藤也不隐瞒,漫不经心说了句:“我给了白英一半的妖力。”

原来如此,司藤之前从沈银灯那里如愿拿到妖力,非但未能扬眉吐气,反而处处掣肘,甚至好几次因为妄动妖力大伤元气,秦放也猜到她会设法解决,但没想到的是居然分了一半给白英。

秦放约略把车祸那头的情形讲了讲,司藤没什么表情,颜福瑞反而挺激动的,说司藤:“司藤小姐,你看,你这就是放虎归山了,不放白英,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还有啊,那妖力你不要,你分给谁都行,干嘛要给白英啊……”

见司藤脸色不大对,秦放揪着颜福瑞衣领把他拖开了,颜福瑞还不服气,一边跟秦放对拽一边说他:“本来就是啊,人家母女俩多无辜啊……”

觑着离司藤已经有段距离,秦放松了手,沉着脸吩咐他:“不要惹司藤生气,别多话。”

颜福瑞不懂秦放为什么这么小题大作:“说一下都不行啊,那开车的女的多可怜,说不定就死了呢。”

秦放看了看远处的司藤,声音忽然有些奇怪:“颜福瑞,司藤不跟白英合体,你之前看出任何迹象来了吗?”

颜福瑞愣了一下,他对秦放的这句话听的并不十分明白,但是奇怪的,心里忽然隆隆地打起鼓来,转头去看司藤时,居然下意识畏缩似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时间,气氛古怪异常,还是秦放打破了僵局,提议说是不是还要四处找找,万一再有人撞见白英,她那副形象,还是挺……够呛的。

这确实是个问题,颜福瑞赶紧点头附和,没想到的是,司藤反而是反对的那一个:“以白英的智计,即便陡然复生,至多也只有一两分钟的惊慌失措,接下来,她知道怎么隐藏,也知道怎么适应。”

秦放脱口问了句:“那怎么办?”

司藤答非所问:“太晚了,先回去吧。”

当天晚上,秦放没有再睡,一个人坐在客栈的大厅里,后半夜的时候,颜福瑞也下来了,挨着秦放坐下,闷闷说了句:“睡不着。”

秦放问他:“司藤睡了?”

“好像……睡了。”

气氛有些沉闷,秦放没再说话,颜福瑞发了会呆,像是自言自语:“你今天没跟我说那句话之前,我都觉得司藤小姐挺好的,你说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怕她了。”

“哪句?”

“就是那句,你问我之前有没有看出司藤小姐不跟白英合体。”

秦放嗯了一声,他胸口有些发闷,太阳穴突突乱跳,当时,那个念头突然间就冒出来了,想到了之后,心里直冒凉气,和颜福瑞一样,在那之前,他几乎已经把司藤当成亲近的朋友了,但就是刹那之间,司藤整个人,忽然又陌生的遥不可及。

秦放定了定神:“司藤小姐有自己的想法吧,也未必会事事告诉我们,我们也别想太多了。”

颜福瑞没吭声,末了,忽然没头没脑来了句:“秦放,你觉得司藤小姐斗得过白英吗?”

不待秦放回答,他又长叹一口气:“刚才,司藤小姐问我,在我心里,是不是觉得她肯定斗不过白英,当时,我真是那么想的。但是现在吧,我又说不准了。”

天快亮的时候,颜福瑞捱不住,趴在一边的沙发上呼哈大睡,秦放也有些犯困,正迷迷糊糊间,忽然听到门外敲敲打打吵闹的很,秦放心里烦躁,起身出去想叫他们小点声。

门推开,陡打凉风扑面,接着又是暖风香风满怀,定睛一看,居然一步跨到了个老式的戏台子上,台上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唱的哪一出,满头珠翠的小花旦俏脸含羞的过来,牵着秦放的衣袖子合着敲板鼓点把他一步步吧往台中央拉,秦放正不知所措,一瞥眼看到穿着旗袍的司藤正端坐在台下喝茶。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