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⑩章

第二天晚上,秦放正撕开泡面的塑封,卧室里有动静了。

秦放心头一喜,三步并作两步抢进去,司藤躺在床上,脸色很奇怪,吩咐他:“帮我把被子掀起来。”

有不好的预感,这不像是痊愈的节奏。

果然,被子掀开,她的下半身已经有藤化的迹象了。

上次出现类似的情形,是颜福瑞陪在身边的,秦放没有经历过,惊怔到失语,半晌结结巴巴问她:“司……司藤,你是不是要变回去了?”

这情形,倒在司藤意料之中,横竖她也早有准备:如果休息两天不能恢复的话,大不了再埋一次。

不过秦放这一句“变回去”,实在叫人啼笑皆非,她斜了他一眼,懒洋洋说了句:“是啊。”

又说:“我们妖怪变回原型,再要修成人身很难的,怎么着也要百十年,我要变回藤了。秦放,你自己珍重,好自为之吧。”

秦放急了:“那你……第五件事呢?”

他还真当真了,司藤有些好笑,脸上却半点不露:“都要现原型了,还管它什么第五第六件事吗?”

说完了脸色一沉:“我变成藤身,就管不了你了,你不会心存报复,一把火就把我给烧了吧?”

秦放沉默了很久,轻轻摇头:“不会。”

顿了顿,语气恳切,说:“一楼有自带的院子,司藤,你变回原型之后,我把你就埋在……种在那里行吗?”

“埋”字听着好不吉利,“种”字又怪怪的,不管用哪个字,话说出来,都别扭生涩。

司藤嗯了一声:“行。”

她反应这么平淡,秦放觉得既失落又难受,对妖怪来说,打回原身可能很平常吧,百十年也很短,但他不一样,百十年后,他早不在了。

心里头好像堵了什么,说什么都觉得不合适,末了低声冒出一句:“我会给你浇水的。”

浇水?他给她浇水?司藤忍俊不禁,完全忘了话题根本是被自己带偏的,躺在床上显些笑出了眼泪,说他:“人怎么能傻成这样?”

秦放先是被她笑的莫名奇妙,后来终于明白过来是被她耍了,气的真想掉头就走,司藤笑完了问他:“几点了?”

秦放没好气:“十点多。”

“趁着月黑风高,先把我埋了吧。”

秦放一句“为什么”都快到嘴边了,司藤又斜了他一眼:“如果问我为什么,那你比颜福瑞还笨。”

家里没有趁手的工具,秦放临时开车去五金店买了把铁锨,店主只是随口问了句“干嘛用啊”,秦放居然像是被做贼拿赃一样心跳不停,结结巴巴回了句:“种……种花。”

回去的路上,暗自庆幸司藤没跟着一起出来,若是让她看到自己的窘状,又会笑他小家子气。

回到家里,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左邻右舍大多已经休息了,他才在一楼的后院开挖,挖的时候总有些心惊胆战,忍不住要四下看看,司藤坐在边上看着,几次三番之后就有些不耐烦:“秦放,你就当是种花好了,慌什么慌!”

种花!你家种花选夜半十一二点,还得挖一个棺材大小的坑?

抱着司藤放进去的时候,总觉得是要把她活埋,司藤催促他填土,他都不好意思真拿铁锹去铲,自己双手推着把挖出的土覆到她身上,眼见最后一捧推过去,就要盖上她脸了,秦放问她:“真不要浇水?”

浇水浇水,这人是多爱浇水?

司藤没好气:“不要,化肥也不要。还有,你没事也不要在这里乱走,挡着我晒太阳。”

两人互相瞪着,再然后,没任何提醒的,秦放忽然就把那一捧土推盖下去了,司藤似乎有被呛到,还似乎咳了一下。

当然,秦放那点恶作剧式的幸灾乐祸很快就被随之而来的忧虑给打破了:以司藤的斤斤计较,她回来之后,一定会加倍“回报”的。

他用手把挖松的泥土拍实,拍着拍着,目光所及,心头忽然激灵灵打了个突。

屋子里的灯光从背后打过来,他蹲着的身影旁侧,还有一条被无限拉长的,站着的人影。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刹那,秦放觉得浑身的血都僵了,身后,传来一个男人似曾相识的冷笑声。

“还在苗寨?我cao,老子多年打雁,险些叫个雁儿崽子给骗了。”

周万东极其恼火。

以自己的江湖手段,老道经历,居然被个毛头小子给骗了,奇耻大辱,贻笑大方。

秦放回说“还在苗寨”,他是真的半点都没怀疑,还对贾桂芝吹嘘说,不着急,这里还很落后,旅馆没有身份证扫描登记验证,他只需要假装入住,一家家住客登记簿翻过来,总能找到秦放那小子的。

说的没错,路数也对,关键是,翻到“秦放”这个名字的时候,后头大剌剌标了两个字:结清。

问起来,店主翻着白眼说:“走了啊,昨儿一早走的,客人还不就是这样,来来去去的,难道还扎根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