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火烧火燎回到家,扶着司藤进卧室休息,下一刻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如果是普通人,他会让她喝水、加盖毯子、买应急的药、上网搜索家常法子,大不了送医院,可她是妖怪,除了最近因为和沈银灯的妖力相融出现问题,她总是时不时怕冷外,其他的,秦放一无所知。

所有能盖的都被他翻出来了,蚕丝被、鹅绒被、空调毯、珊瑚绒的盖巾、呢大衣,帮司藤盖到第三层时,她终于睁眼了,秦放还以为她是暖和的缓过来了,谁知她没好气地来了句:“快压死了。”

原来是盖多了,秦放笨手笨脚地又把被子往下掀,往常在家住,定点有阿姨收拾房间,他是从来不做这些的,撤下来的被子满满抱在怀里,像一座小山,司藤又闭上眼睛了,胸口没有起伏,秦放紧张地抱着被子不动,呼吸都屏住,似乎生怕自己吸一口气,就把她的生气给夺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藤闭着眼睛说了句:“你还不走,我怎么睡觉?”

原来她现在睡觉,就是没有呼吸的,秦放如释重负,但到底还是不放心,犹豫了再犹豫,小心翼翼问她:“司藤,你不会死吧?”

这叫什么话?司藤抬眼看他。

他是真紧张,抱着被子一动不动的,脑袋被团起的被子簇拥着,居然有些笨拙的可爱可笑,司藤真是哭笑不得,好笑之余,又有感动的余味泛起,声音都不觉柔和很多,说他:“你慌什么啊。”

又说:“胃太小了,吃撑着了。”

秦放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沈银灯的妖力她有些经受不住——但是对司藤来说,融妖力,并不是第一次啊。

“你以前不是也融过其他的妖怪,那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副作用吗?”

司藤声音很轻,语焉不详:“那时没有……问题在我自己,毕竟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住……早知道,应该先做第五件事,不过,就这样吧,我大概……要睡两天,如果到时候还不行,会试试别的法子……”

她累的很,眼睫慢慢阖上,秦放不再吵她,轻手轻脚出去,拉合所有的窗帘,又把大门反锁,挂上挂链。

阳光都被遮挡在外,屋子里暗下来,这暗色温暖而又安全地恰到好处,周遭很静,似乎一根针掉在地上都会发出声响,秦放抱了一大摞的相册和书坐到沙发里,轻轻拧亮沙发边的读书灯。

沙发正对着卧室虚掩的门,从他的位置看过去,可以看到沉睡的司藤。

司藤说,要睡两天。

门户紧闭,内外隔绝,一灯如豆,晕黄色幽暗灯光罩着的这处所在,顿成小小桃花源,偷得浮生两日闲,也很好,可以梳理过往纷纷扰扰许多事,想清楚身边来来往往很多人。

他翻开老相册。

第一页,第一张,是老家老宅,高门大户,青色砖墙上雕着嫘祖始蚕,似乎对外界昭示,这是个以育桑养蚕为业的江南小镇。

风尘仆仆的颜福瑞搭了一路的三轮电动车,风传此地是要开发,临近镇子的地方大兴土木,但很多项目起了个地基就无限期停工,绿纱网围着工地,扬土扬尘,颜福瑞下车的时候,脸上头上,蒙了一层黄,像是刚刚火线穿越了沙尘暴。

他嘴里呸呸吐着土尘,眯缝着眼睛朝安静的镇子里张望:这里,就是司藤小姐说的,秦放的老家?

比起做什么卧底,递什么情报,这件事的确轻省许多,司藤小姐吩咐的也简单:“你去秦放老家,向当地人,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打听一下秦放家老一辈的事情,越早越好,最好有时间,事无巨细,哪怕是养了只鸡,宰了条狗,你也一条条记下。”

还给他看了秦放家老宅的照片,他指着照片再三确认:“就是这间是吧?”

怕记性不好认错,还掏出手机,对着照片咔嚓拍了一张,他的手机太老,三十万像素的摄像头远远落后于时代,硬是把秦放家文艺范怀旧范的老房子拍成了面目模糊的森森鬼宅。

秦放家不难找,出类拔萃的高门大户,连院墙都比周围来的高大气派,黑漆漆的双开门扇上,一把链锁锁住两个怒目圆睁的狰狞兽头。

颜福瑞脑袋抵着门缝往里看:里头是个杂草丛生的大院子,几只野猫在草丛里撅着屁股也不知争抢着什么,听到门响,惊的各自喵呜一声,上墙的上墙进屋的进屋,还有一只兴许是晕头犯愣,奔着颜福瑞这头的门缝直冲而来,吓得颜福瑞一个趔趄后坐在地,半晌才拍着屁股悻悻爬起来。

司藤小姐交代他干什么来着?哦,对,打听事情,打听秦放家老一辈的事情。

镇子里人少,类似社会新闻上提到的“留守村”,大部分年轻人都已经在城里安家立业,剩下守着的人家,也大多是为了未来的拓展开发,颜福瑞兜兜绕绕了两天,打听到的消息有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