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⑥章

周万东的生物钟掐的很准,赶在天亮之前醒过来,带着贾桂芝离开落脚的那间屋子,寨子里人多眼杂的,还得找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先避一避:好在苗寨建在山上,曲里拐弯的,很容易就能找到偏地头。

贾桂芝一路上都恍恍惚惚的,就跟没睡醒似的,好几次都是周万东拽着她走的,好不容易在个破屋后头停下来,周万东躁得直拿手扇风,看看时间差不多,掏手机出来给秦放发短信,颠来倒倒来颠的还是那句话:在苗寨吗?

昨儿他留意过,榕榜苗寨的确挺偏,估计很少有外人来,只要秦放还在寨子里,打听个一日半日的总会有眉目的。

短信发出去,长长吁一口气,又低头检视自己胳膊上的伤:以前伤的比这重的都有,拿布条狠狠裹起来,撑个三五天不在话下,对近乎自虐的这一点,他是很有点自豪的,觉得自己吃得苦,下得狠,真汉子。

布条有些松,他一边胳膊夹住,另一头牙齿咬住拉紧,一边拉一边含糊不清问贾桂芝:“抓到了秦放之后呢?得先回丽县吧,你男人的尸体还在冰柜里冻着,你不赶着处理,指着冻他一辈子吗?”

贾桂芝说:“那是白英小姐。”

什么鸡同鸭讲的,那不明明是赵江龙吗,怎么还后缀了一个小姐?周万东狐疑地看贾桂芝,这才发现她是在自言自语,眼神飘飘的,跟昨晚上站在窗前时一个模样。

这是还没睡醒?周万东拿手在贾桂芝眼前晃了晃。

贾桂芝就像没看见一样,嘴唇微微翕动着:“后来我又开窗看了,没有人,我一定是在做梦。”

“白英小姐跟画上长的一模一样,穿的衣服都一模一样,都是旗袍。哦,不对,天冷,旗袍外面加了件大衣。”

“白英小姐一定是嫌我太慢了,她等的不耐烦了……”

话还没完,周万东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特嗨的重金属音乐,贾桂芝浑身一震,登时就清醒过来。

来电显上,“秦放”两个字赫然在目,周万东不耐烦地把手机翻过了面去,骂了句:“打个屁啊。”

又过了几分钟,秦放的短信回过来了。

“嗯,这两天头疼,睡觉呢。不说了。”

周万东的嘴角现出得意的笑来:不着急,你睡吧,慢慢儿睡,这苗寨就这么大点地方,睡醒了,老子也就找到你了。

从颜福瑞通知秦放收拾行李到开车离开,前后不过一个半小时。

司藤照例坐后座,颜福瑞坐副驾,颜福瑞上车的时候,秦放一连看了他好几眼,又回头看司藤,那意思是:他怎么也跟我们一起啊?

没道理啊,瓦房的事不是已经结了吗?你颜福瑞不回青城,反而跟着一起去杭州,不觉得说不过去吗?

司藤没有跟他解释的意思:“愣着干嘛,开车啊。”

山路寂寂,一路无话,中午停车吃饭时,秦放又给单志刚的手机打了个电话,那头照例地不接,挂了电话之后,秦放编辑了条短信发过去:“你手机是不是又跟上次似的接不了电话了?哥们,咱不缺那点钱,赶紧换台新的呗。”

十几分钟之后收到的回信,寥寥几个字:“嗯,先凑合用呗。”

六个字,秦放盯着看了足有一分钟,然后骂了句我擦,颜福瑞正低头在他对面大口扒饭,闻言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再然后,吃饭的动作都文雅了许多。

秦放马上给业务部门的负责人打电话:“你,现在,马上,带两个同事去单总家,对,让物业给钥匙,就说单总都几天没上班了,你们担心会出事,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

又想到有人现在还一直假冒单志刚套听自己的消息,秦放后背隐隐有些发凉,顿了顿又补了一句:“低调一点,先别声张,哪怕要报警,也先问过我。”

他隐隐觉得,这事可能跟之前安蔓的死有关,志刚当时恰好就在现场,而杀人凶嫌也一直迟迟没有落网,难道说……

秦放不敢再想下去了,暗自祈祷单志刚可别真的出事才好。

机场候机时,消息终于来了,据说推测是入室抢劫,因为屋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人被捆着锁在洗手间里好几天,没吃没喝的,被找到的时候已经昏迷,现在送到医院去了,依着秦放的吩咐,暂时没有报警,物业保安那边怕事情声张出去引起住户对安全保障的质疑,也没有胡乱嚷嚷。

也就是说,尚未打草惊蛇,表面上看,依然风平浪静。

秦放觉得,警方介入还是有必要的,只是事情比较复杂,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自己当面跟警察叙述比较妥当——他吩咐业务部门的负责人尽量不要去动单志刚家的犯罪现场,以免妨碍后续警方的调查取证,对方的反应有些怪怪的,吞吞吐吐了一阵子之后,话里有话:“秦总,我觉得吧,如果真报警,也可能会有麻烦。”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