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⑤章

入夜之后,贾桂芝和周万东悄悄藏进苗寨一户人家堆放柴火和悬挂风干猎物的偏房里,这趟来榕榜苗寨找秦放,原本一切顺利,谁知道会半路遇到车祸?好在贾桂芝有藤杀保命,车子都撞成那样了,人倒是没什么大碍。

周万东就没那么幸运了,手臂受伤,好像还动到了骨头,两人苏醒之后打晕看护现场的人逃了出来:毕竟周万东是有案底的悍匪惯犯,加上此行见不得人,不想惹其他的麻烦。

所幸黔东多山,他们在密林里躲了一个下午,半夜才偷偷进寨,当地人老旧的挂锁在周万东面前形同儿戏,很快就让他们找到歇脚的地方。

这一路坎坷,周万东已经很多牢骚,又加上受伤,言语中对贾桂芝愈发的不客气,言下之意是自己同意帮忙都是为了九眼天珠,贾桂芝最好说话算话,否则,管他妖魔鬼怪,大家都讨不了好去。

贾桂芝从前虽然谈不上养尊处优,也是吃穿不愁日子舒畅,哪里受过这种颠簸奔逃之苦?又被周万东冷嘲热讽软硬兼施,心里如同吞了苍蝇一样膈应,周万东都已经大会周公了,她才些须有了些睡意。

迷迷糊糊中,忽然发觉自己站在野外,四下无人,冷风飒飒,吹得她发根紧扯,面前有一个大门紧锁的货仓,她迟疑着伸手去推,手还没有触到门面,生锈的门轴忽然格楞格楞响,大门沉重而又徐徐向两边张开。

朝里看,偌大的厂房充斥着模糊的殷红色,像是飘满团团的浮雾,浮雾深处,慢慢响起了清晰的高跟鞋的声音。

蹬,蹬,蹬……

贾桂芝一个激灵就醒了,不远处,周万东倚着草垛子睡的呼哈呼哈,嘴角还挂了口水,贾桂芝的手捂住心窝:还好,是个噩梦。

不对,外面似乎……真的有什么声音。

也不知道为什么,贾桂芝忽然紧张起来,她屏着呼吸走到窗边,动作极慢的,把挂了闩钩的木窗抬起了一道缝,眼睛朝着缝隙处凑了过去……

触目所及,如遭雷噬,手突然颤栗着不听使唤,窗下沿荡摆着叩到木台,咯噔一声轻响。

好像惊动到外头的女人了,又好像没有,贾桂芝脑子里轰轰的,身子一会儿冷一会儿热,耳膜鼓胀的厉害,忽然间,好像回到了太爷爷贾三公临死的时候。

那个干瘦的像个核桃一样的老头,蜷缩在被子里不住的咳嗽,再然后,瘦骨嶙峋的手臂掀开被子一角,不住向她招着。

母亲老早吩咐过她,太爷爷是老糊涂,脑子有病的,早些年放着大上海繁华的日子不过,举家搬到囊谦来,现在,想回去都回不去了,那是大城市,不是想去就去的。

那时,太爷爷已经病了好久了,身上又酸又臭的招人嫌,平日里,她只会在门口偷偷看一眼,或者蹲着玩耍,从来不进去的,但是那天,太爷爷的手招着,一下又一下,招魂一样,鬼使神差的,就把她给招进去了。

刚走到床头边,太爷爷就死死攥着她的手,说了很多很多话,到最后忽然歇斯底里,双眼翻白着面色狰狞,她吓的哇哇大哭,闻声冲进来的母亲生硬掰开太爷爷的手,抱起她就往外跑,身后,太爷爷沙哑着声音歇斯底里地叫:“就是这孩子,你也看到的,就应在她身上,就应在她身上……”

母亲当时铁青了脸,说:“不要信这些屁话,什么妖魔鬼怪,活佛会保佑我们桂芝的!”

……

冷风扑面,好像有点冷,周万东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咽了口唾沫之后,眼睛有意无意间眯缝了两下,忽然瞳孔放大,蹭一下坐起来,清醒之后气的大骂:“你神经病啊,大半夜不睡觉开窗站着,吓死老子了!”

贾桂芝置若罔闻,两只微颤的手搁在木台上,面前的窗扇大开,夜还很深,不知名的虫子啾啾叫着时停时歇,面前一条弯弯杳杳寂寂凉凉的青石板道,悄悄静静,静静悄悄。

妈的,更年期妇女,各种神经各种病,周万东骂骂咧咧起来关窗,窗子合上时,他听到贾桂芝近乎呆滞般嗫嚅着说了四个字。

白英小姐。

司藤很晚才回到旅馆,秦放居然还没睡,正坐在楼梯上等她,一见到她就紧张的站起来,司藤在他开口之前先说话:“完事了,没什么,回去睡吧。”

秦放有些不敢相信,再三跟她确认:“不会再有麻烦了对吧?央波他没能真的复活沈银灯是吧?”

司藤觉得他小心翼翼的紧紧张张有些好笑:“没什么事,回去睡吧。”

秦放长舒一口气,这一天有惊无险的,总算是安然度过,他转身回房,刚走了几步,司藤忽然又叫他:“秦放?”

秦放应声回头,晕黄色的灯影下,司藤扶着楼梯的边沿站着,表情有些奇怪,带着安静和疲倦的余味。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