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章

最后是秦放和颜福瑞合力,把吊在半空中的一干人给救了上来,道门没能全身而退,在挣扎和藤条绷断的时候,桃源洞的潘祈年摔了下去,就像沈银灯说的一样,撞上石峰,肠穿肚烂,鲜血都滋养了赤伞的子孙。

这算什么呢?工伤?苍鸿观主他们要怎么去编借口跟潘祈年的家人解释呢?秦放脑子里乱的很,正混沌着,司藤从内洞出来,没理道门,也没理秦放和颜福瑞,自顾自出洞。

那所谓的吞食赤伞妖元,所谓的第四件事,必然已经大功告成了。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秦放又去了内洞,被钉死在墙上的沈银灯像极了他第一眼见到时的司藤,人皮包着骷髅,眼洞大突,死不瞑目。

他看了很久,默默退出来。

道门的人很焦灼,议论纷纷,除了没有中过藤杀的白金教授,每个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

——司藤小姐还会为我们解藤杀吗?

秦放和颜福瑞回到旅馆的时候,夜色刚刚笼上半空,司藤已经洗漱完毕,新的旗袍,新的高跟鞋,让店家搬了张摇椅在二楼住处外的走廊下,背对着楼道,摇啊摇的看苗寨外的山景。

两人都不想说话,在楼梯上坐下来,各想各的心事,期间单志刚发来一条短信:“还在苗寨吗?”

秦放回:“在啊。”

短信标识的小信封封口送出的时候,颜福瑞忽然腾一下站起来,很急地向司藤走过去,秦放没有回头,听到他说:“司藤小姐,你说沈小姐是妖怪,我也知道她是妖怪,但是她一直是人的样子,像人一样说话。我……我总觉得……我杀了人了。”

他平生小猫小狗都没杀过半只,电视里看降妖除魔,只觉得舒服解气,真正面对,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沈银灯跟人一模一样,像人一样说话,像人一样会害怕,矢箭戳进她心口的时候,那种钝钝的声音叫他浑身发麻。

如果她化作一阵黑烟消散,或者变成一朵蔫巴的毒蝇伞,他都会觉得更好受些,但偏偏又不是,她心口流血,四肢抽搐,死的都跟人一模一样。

颜福瑞觉得,这跟杀人真没什么两样。

秦放屏息听司藤的回答。

她先是淡淡哦了一声,然后问他:“沈银灯是不是杀了瓦房?”

颜福瑞似乎愣了一下:“是啊。”

“杀人该不该偿命?”

“……该。”

“那杀了该杀的人,有什么好想不开的?”

秦放心里五味杂陈的,又有些想笑,司藤很会说话,打发颜福瑞这样的,都不需要超过三句话——果然,颜福瑞没声音了,再然后吭哧吭哧往回走,坐下时,秦放听到他嘟嚷说:“也是哦。”

坐了一会,他又低声撺掇秦放:“我看你也挺想不开的,你要不要跟司藤小姐聊聊?我觉得司藤小姐是个明白人。”

秦放看了颜福瑞一眼:“我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苍鸿观主带着道门所有人过来拜访,客栈不大的小院子站了这么七八个人,几乎塞的满满当当,司藤当没看见一样,躺在摇椅里前后晃着,木头交联处的声音咿呀咿呀的。

苍鸿观主很尴尬,求救似的看秦放。

秦放没有落井下石的心思,他提醒司藤:“苍鸿观主来了。”

司藤连摇椅的频率都没变:“有话就在那说呗。”

有话就在那说呗,这意思,连楼都不让苍鸿观主上的。

高高在上,居高临下,今时今日,她确实有这个资本叫苍鸿观主难堪。

苍鸿观主犹豫再三,口气和缓地近乎迎合:“今日的事是对不住司藤小姐,沈……赤伞这妖怪太过奸猾,把我们骗的团团转……也怪我们自己没有带眼识人,还请司藤小姐大人大量,不要往心里去。说起来,这事总算也告一段落……”

司藤咯咯笑起来,她起身走到栏杆边,两手懒懒一撑,姿态极好看的:“苍鸿观主上过小学吗?写过作文没有?老师怎么评的?”

苍鸿观主莫名奇妙,他从小就进的道观,师父教认字,也教念经,没教过写作文。

司藤说:“我是没正经念过书,也知道要中心明确,直切主题。老观主啰哩啰嗦这么多,又是道歉,又是骂赤伞狡猾,又是让我大人大量,说到底,不就是为了藤杀吗?也罢,为免老观主牵肠挂肚,我也就给个明白话,这藤杀,我不会解的。”

人人都以为她那句“我也就给个明白话”之后,是皆大欢喜,毕竟她自己大事得成,应该心情舒畅不是吗?哪知道换来这晴空霹雳般一句。

起初的惊愕死寂过后,马丘阳道长第一个气急败坏:“凭什么?”

司藤奇道:“凭什么?马道长长的像丸子,这脑子里装的也是猪肉吗?按照沈银灯的安排,昨儿个这一院子的大小道士,不是都应该去喂蘑菇了吗?现在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该谢谢谁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