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秦放被司藤说的无端紧张,又走了一段,洞里越发的黑,居然像是黑雾缭绕了,秦放脑子里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上次来还是毛胚房,现在不但装修完了,连舞台效果也有了。

司藤脸色有些不对,说了句:“大了。”

大了?什么大了?玩儿大了?

秦放没听懂,司藤说:“你觉不觉得,这洞,比上次来时大了?”

看不出来,黑雾太多,手电和火把的光只能照亮身周两三米,压根看不到整个洞的形制,司藤的眉头慢慢皱起:普通人视线不佳,再加上心情紧张的话,可能不大会发现区别,但她是留意测算过的,这洞有三进,按照相同的步距和步速,她应该进第二进了,但是事实上,还在第一进里走。

思忖间,道门的人已经三三两两的行在她或前或后,司藤起先也没怎么在意,直到白金教授不经意似的说了句:“中午12点了。”

午时,12点,阳气最盛。

司藤陡然停下脚步,冷眼看前后左右,连秦放都看出异样,低声提醒她:“看他们的位置。”

苍泓观主、张少华、马丘阳、刘鹤翔、柳金顶、潘祈年、丁大成,王乾坤和白金两人并肩,估计顶的是沈银灯的位置,共八向方位,合了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向,而且四大道门正好占据了东南西北四正向。

白金教授的那句“中午12点了”像个口令式的暗语,几个人原本说话的说话探路的探路,像是彼此全无关联,一听到这话,齐刷刷盘腿坐倒,双手立结大手印,几乎是在手印结起的同时,各自头顶隐现极细光线,都像是从远处拉升而来,光线一经亮起,迅速互相勾连,罩网模样般护住头身。

秦放想起颜福瑞说的“各位道长的法器不进洞,在外洞的各个方向选择好了方位排列”,想必是已经引法器护身了。

司藤哈哈大笑:“所以擒赤伞是假,镇杀我是真吗?各位道长都是好演技,不去从影真是可惜了。”

道门诸人默不作声,对她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秦放留心打量四周,眼前陡然一花,再睁眼仔细去看,前后左右和头顶上方的石壁上,一个接一个的小八卦印时隐时现。

道印封门是困妖之术,古法捉妖,四面八方的八卦印会雪片般飞来紧贴妖身,然后严丝合缝,几乎形成个布袋,就像是把妖怪装到袋子里,然后用挂了铜钱的红绳一圈圈把人捆个严实——不过一来法子太过高深,这群现代的小道士们不会使,二来主意是沈银灯出的,她也是妖,也在洞中,一旦道印加身,自身也难保。

司藤大致明白沈银灯的用意了,首先诱秦放对她下观音水,损她妖力,进洞之后再利用道门的力量封门,防她逃跑,再接下来,在老巢跟她对阵……

司藤后背发凉,她原先以为沈银灯不大会冒险,只敢机关制敌,所以认定了只要在机关上动手脚就可以十拿九稳——这沈银灯,还真是步步为营,滴水不漏,自己是有些小瞧她了,今日有些不妙,这桩买卖,绝非九成九那么便宜。

秦放看出她脸色不对:“怎么了?”

司藤脱了外套大衣,又蹬掉高跟鞋:“不动手是不行了……”

话还没说完,山腹内忽然一阵轰隆巨响,紧接着地面不平左右摇晃,道门的人一个个东倒西歪,混乱中,王乾坤尖叫:“大地震!大地震来啦!”

像是配合他的话,山洞中央的地面陡然裂开,像是忽然张开大嘴,众人瞬间下跌,顶上砸下无数碎石,一时间尖叫四起烟尘弥漫,面对面都看不见人,秦放身子骤然坠下,惊骇间听到司藤在高处叫他:“秦放,出声!”

他奋力应了一声,突然觉得有藤条缚住脚踝,下坠之势立止,再伸手一捞,又是一根,赶紧牢牢抓住,身体两处吊点受力,心里稍微安了些,眼前漆黑一片,耳边嗖嗖落石之声不止,又有人尖声痛呼,身子晃晃悠悠,说不出的心寒胆战,也不知道司藤情形如何,一时间心急如焚:“司藤,你怎么样?”

连叫几声没人回答,过了会簌簌落石声变小,似乎平静些了,秦放听到苍鸿观主的声音:“谁身上有火?或者手机,照个明!”

王乾坤回答:“太师父,我有,你等一下。”

奇怪,苍鸿观主的声音是在秦放头顶的,但是王乾坤似乎又在下方,过了会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几处光源出现,有点打火机的,有用手机照的,借着这几点星火光源,眼睛渐渐适应黑暗,看清身处情形时,秦放陡然打了个寒噤,全身的汗毛都几乎竖起来了。

狗屁的地震,这是……

这是个机关地洞,高度足有几十米,底部有巨大的几米高的尖利石锋上竖,就像猎兽的尖刀陷阱,而在陷阱的底部,蠕动着一株株一人多高的毒蝇伞,巨大的伞盖鲜血一样红,黄色的碗大菌斑像是疮脓,恶臭盈鼻,思之欲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