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⑧章

秦放一早起来,就看到司藤在点香。

和不久前的那个早上一样,三枚香头袅袅飘烟,拜东西南北四方,秦放站在边上没打扰她,直到她把香根插到栏杆的裂缝中,才上前跟她说话。

“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的,你还用得着求吗?”

司藤随手拂了拂烟气:“要求的,人也好,妖也好,谁都敌不过天,我也从来不跟天斗。”

鬼使神差的,秦放忽然冒出一句:“如果天要你死呢?”

老话不是说的很多吗,“天意弄人”、“天要亡我”,你从来不跟天斗,如果天要你死呢?

秦放觉得这是一个难解的悖论,端看司藤怎么回答。

哪知道,她答得异常轻松。

“那这就不是我的天。”

原来说到底,你的天,还是要顺着你的意的。

苍鸿观主一行人如约而至,打交道这许多日子,大家像是都知道今日会有个了结,说话做事都带了些许小心局促,司藤反而是最落落大方的那个。

“听秦放说,黑背山挺远,你们先去山下等我,我这里收拾好了之后,秦放会开车带我过去。”

秦放挺纳闷她有什么好收拾的,直到她铺陈开一桌子的眼影眉粉腮红笔刷。

真搞不懂,她是妖怪,她没有普通人所谓的熬夜黑眼圈眼皮浮肿皮肤黯淡等等一系列需要化妆遮盖的问题,套句广告词,那是随时随地的白里透红与众不同——你化妆,你化个什么劲儿?

司藤刷头上轻蘸了金粉,极细的粉屑闪烁着光舞落在空气中。

“以前喜欢去戏园子看戏,也喜欢进后台,最喜欢看那些角儿勾脸,一勾一描都有气势,像是唱念做打昂了头脸亮相。”

秦放嗯了一声,单等她说下去,她却忽然恍了神,细细的刷头触着眼睫,思绪却飘到了咿咿呀呀的戏园子里。

那时候,邵琰宽带她下戏园子下的勤,华美纺织厂要倒闭的风声还没有传出来,里里外外还敬他是个少东家,连带着对司藤也分外客气,原本,女人都不该进后戏台的,但她非但能进,还会有专门的老师傅引着领着,给她讲净行丑行,俊扮素面。

那老师傅早先做过秀才,说话文绉绉的。

“司藤小姐,你瞅着这些角儿都是在上妆,跟太太小姐们涂脂抹粉的没有区别,我们行当里可不是这么讲的,英雄风流的角儿,画的叫一世风光,倒霉吃牢饭的角儿,画的是黑云罩脸,至于那些跑龙套的,叫千人一面,总之是不起眼儿。”

“我们有个不上台面的说法,唱戏这张假脸,若是扮多了,假脸也会成精,白天黑夜的跟着你。要么人人都爱演英雄角儿,台上风光带到台下,端的一个风生水起。丑角儿都扮不长,走马灯似的换,都怕把台上的衰气带上身,那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说来也怪,那以后,她对化妆倒是上了心了,虽然不常化,但行头必然备的充足,偶尔兴致来了,化妆镜前端端正正坐下,凝神仔细的那份认真,不亚于大画师精细落笔作画,精羽毫厘的都要讲究。

看秦放眉眼那神情,分明写着不耐烦,好像在说她:有什么好化的。

他当然不懂,她化的是得意时的风光。

黑背山浑然的原始未开发状态,加上连日有雨,山路极其难走,幸好沈银灯雇了两个当地苗人,一路用铺板,铺一段,待人走过了,又撤了板到前路再铺,这方法虽然笨拙,但爬山本就费力,如此歇歇停停的反而是好。

苍鸿观主等人在前头带路,司藤和秦放拉开了距离跟在后头,秦放每次听到她高跟鞋踩上铺板,都觉得心颤的慌,说她:“你换个平底鞋又能怎么样?”

“不搭。”

女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什么?秦放自觉穿衣穿鞋只为方便舒适,到了女人这里才会上纲上线刀光剑影:搭是什么玩意儿?搭能当饭吃?

冷眼瞅了她一会,只好上来扶她,又问她:“累不累?”

“不累。”

秦放心说:骗鬼吧。

觑着苍鸿观主他们离的远了,秦放低声问她:“今天有没有把握?”

“有。”

“几成?”

“九成……”

居然有九成把握,果然在她这里,事情都是一边倒,没什么悬念可言,秦放正想感慨两句,她又接着把话说完:“……九吧。”

所以合起来是,九成九?

“那还剩的0.1成呢?”

司藤说:“凡事忌满,那0.1成,是给老天的,这个,就跟你们选秀评委打分一样,这分给不给我,我都赢定了。”

这回答,好像也在意料之中,这一路以来,她有输过吗?就像那时明明看到她浑身是血,又连着两天杳无音讯,秦放内心深处,还是不觉得她真会出事。

他忍不住说了句:“你厉害是厉害,运气也真的好,如果你是小说的主角,那都是作者分外垂青,给开了外挂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