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⑩章

往常,都是谢了戏才去后台看角儿,哪有戏到一半去后台的道理?

满腹狐疑,还是跟着去了,角儿都上场了,后台里安静的很,邵琰宽握了她的手,穿过狭小拥挤的后台化装间,她看到桌上摆着的林林总总的勒头、贴片子、插头面、彩匣子、五颜六色的戏服……

就只是这么点家当,上了场就像龙点了睛,人活了戏。

邵琰宽撩开帘子,胡琴京二胡的声音没了间隔,直透耳膜,她吓了一跳:“这是戏台啊。”

是啊,是戏台,邵琰宽微笑着,拉着她上了戏台。

那么多人物,各色行头,蟒帔绶带,上下翻飞,字正腔圆认认真真地唱念作打,对这两个格格不入的局外人视而不见。

她有点懵,随着邵琰宽走到戏台的中央,脚下穿了双镶了珍珠的缎面高跟鞋,敲在木质的戏台上蹬蹬蹬的,无意间抬脸,那个全身披挂英气勃勃的女将铿锵开唱:“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天波府走出来保国臣,头戴金冠遮云鬓,当年的铠甲披上身……”

一时间,恍在戏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世上,谁人不作戏?这偌大人间,原本就是一出戏套一出戏,今日的台下情,来日的台上戏。

邵琰宽说:“司藤,这台上唱戏的,都是假的,曲终了,人也就散了。可是我对你,却是真的,台上台下,人前人后,我的心意,到哪里,都是明明白白。”

他单膝跪地,袖内变戏法样翻出一块丝白手绢,绢中包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

华美纺织厂的少东,邵家的公子,演得一手惟妙惟肖的好戏。

司藤伸手掀落桌上茶盏,大笑起身。

邵庆懵懵懂懂的,不明白为什么说的好好的女客突然间翻脸拂袖而去,秦放也愣了一下,跟邵庆匆匆交代了几句之后赶紧追出去,司藤走的好快,两手插在貂皮大衣的兜里,腰背笔直,脸色铁青,专往道路中央走,好几辆车子歪斜着紧急刹车,恼怒的司机伸头出来想骂,目光触到她森戾眼神,话到嘴边又打了个激灵收了回去。

秦放好不容易赶上她,知道煞风景,但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她:“司藤,遵守交通规则。”

“黄浦江。”

秦放先没听明白,还以为是电视里那种接头暗号,诸如“扬子江扬子江,我是洞庭湖”,下一秒反应过来,她要去黄浦江。

秦放没看过民国时的黄浦江,不知道当时的景致如何,他坐在沿江的观景座椅上,看看凭栏静立的司藤,又看看对岸的林立高楼,终于忍不住走到她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司藤问了句:“票定了吗?”

说话间,一艘观光游轮鸣着长笛从江面驶过,秦放下意识回了句:“游轮票?”

“你蠢吗?今天是第三天,要回苗寨。回去的机票。”

安蔓的后事手续没那么快办完,身份证应该还能用得上,秦放掏出手机订票,操作的时候,忍不住看了司藤好几次:是妖怪本身就特别擅长控制感情还是司藤这个人特别?普通女子听到旧情人的消息应该会方寸大乱吧?可是司藤,像一盘按部就班收放自如的棋,三天就是三天,容不得更改,不继续深究,哪怕邵琰宽这头的线索初见端倪。

订完票,他看了看时间:“八点的票,机场挺远,得提前出发。观江景的话,你最多还能待半个小时。”

司藤没说话,秦放犹豫了一下,问她:“邵琰宽向你求过婚吗?”

“是啊。”

“你答应了吗?”

“差一点。”

差一点?什么叫差一点?

“司藤,其实这世上,是有两个司藤吧?或者,你有一个双胞胎姐妹,你们共用司藤这个名字,有时候是她顶着司藤的名字出现,有时候是你,所以那时候邵琰宽以为他追求的是一个人,但其实,有时候跟他在一起的是你,有时候跟他在一起的是你的姐妹,但是邵琰宽分不出来,那些道士们也没有分的出来。嫁给邵琰宽当二太太、怀孕生了孩子被丘山道长镇杀、死在1946年的是你的那个姐妹,至于你,早在1937年就已经死了,对不对?”

没有回答,长久的沉默。

就在秦放对司藤的回答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她忽然冒出一句:“你脖子上的那个球,终于也开始学会思考了。”

脖子上的那个球?那叫头!又名脑袋!

秦放咬牙:“你说人家点好听的能死啊?”

司藤居然笑了,说:“你气什么啊,等我事情办成,跟你一拍两散,你捧着一百万想找我骂你,都求告无门。”

我为什么要捧着一百万找你骂我,天生犯贱吗?秦放还没来得及反呛,她忽然说了句:“黄浦江是汇入大海的吧,邵琰宽的尸骨在海里,一水同流,可惜啊,我现在还不能成妖,如果我妖力尚在,万千支藤随水而走,延生千万里长,总能捞回他的骨架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