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秦放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自己的太爷爷和太奶奶,在他看来,就是最最普通平凡的作古的老人,难道,他们也会有秘密?而且,这秘密还和司藤有关?

匪夷所思,堪称荒唐。

司藤说:“我被埋在囊谦,你恰恰要去囊谦给所谓的先人磕头。我认识邵琰宽,而他的厂子曾经跟你太爷爷所在的镇子有过生意往来,你觉得这只是巧合吗?反正我是不信的。你父亲让你去囊谦,不会让你挨家挨户去找,有没有给过你什么线索?”

秦放犹豫了一下:“父亲说,可以找一个叫贾贵宏的人——囊谦一带是藏人聚居区,汉人很少,所以即便已经过了很多年,仔细打听还是不难的。没想到的是,前几年的玉树地震波及囊谦,很多村子已经迁址了。这个贾贵宏……你认识吗?”

司藤显然对这个名字相当陌生:“只有名字吗?还说过什么,这个人是做什么的?”

“说是曾经做过黄包车夫……还有,他在家里行三,人家惯常称呼他叫贾三。”

司藤没再说话,不过,从她的表情来看,这个贾三显然是个突兀出现无迹可寻的人物,秦放还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

是单志刚打来的,他说,之前秦放委托他的,要打听邵琰宽后人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邵琰宽的后人,其实就是他大房那一支,一直留在上海,甚至,受了老一辈“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幢房”的影响,一直就没离开过老黄埔区这一带。

打听下来,际遇不是很好,但也不至于落魄潦倒,曾孙叫邵庆,三十来岁,在上海有名的美食街云南路有一家二十平米不到的小门面饭店,兼做盒饭外卖。

秦放和司藤赶到时,是第三天中午,午市外卖最忙的时候,邵庆衣服外头围了件围裙,坐在柜台里接外卖电话:“哪幢楼?是莱福士后面那个?宫保鸡丁盖浇饭三份,对的对的,阿拉订饭送水果,老实惠额……”

电话挂掉,抬头看见司藤和秦放,满脸堆了笑,又有生意人特有的洞察和迟疑:“两位是……吃饭?”

庙小招待不了大菩萨,这两位客人,尤其是女客通身的穿着打扮,可不像是能屈尊在自家这种小破店面用餐的啊。

司藤没有立刻说话。

她先前以为,既然是邵琰宽的孙辈,身上多少会带些他的影子,眉眼、说话、做事,总会有迹可循。

没想到的是,完全不像,眼前的邵庆,身材瘦小,五官纠结着挤簇在一起,眼神里写满精明市侩,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反差,让她一时间有些晃神。

不吃饭,那就不是客人咯?挡门口干嘛,人家还要不要做生意了?邵庆没之前那么热情了:“侬做啥啦?”

秦放见司藤有些失神,倒是挺理解她心情,清了清嗓子,代她开口:“你是邵先生是吧?请问你有时间吗?有一些关于你曾祖父邵琰宽的事情,我们想了解一下。”

“侬脑子瓦特啦?”邵庆觉得自己是遇到神经病了,“侬港伐?港督。”

秦放听不懂上海话,但是看表情语气,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他倒是不生气,冲着邵庆笑了笑,钱包掏出来,票面100元的红色钞票,一张张往柜台的台面上叠。

五张之后,邵庆的脸色缓和下来了,目光有些迟疑,看看秦放又看看司藤,似乎还是吃不准,但不那么刺儿了,秦放看在眼里,继续给他加,差不多一千的时候,停下来。

“邵先生,有一些关于你曾祖父邵琰宽的事情,我们想了解一下,价钱,好商量。”

邵庆有些发怔,喉结轻轻滚了一下,目光在那叠钞票上飞快地瞟了一下,很快移开,但又忍不住瞥回去,司藤看了一眼秦放,轻轻笑了一下。

邵庆把秦放和司藤请到二楼,和很多上海老阁楼改作的商铺一样,一楼生意,二楼住家,空间逼仄的很,转个身都嫌局促。

邵庆给他们泡茶,立顿的茶包,开水沏下去就绿了一大杯,因为秦放明确表示了自己听不懂上海话,邵庆很蹩脚地开始尝试讲普通话。

“我那个太爷爷,老挫气额,当初卷了家里的钱,连我太奶奶的首饰都偷拿走了,带着三太太逃台湾,家里人谁都不讲的。太奶奶后来知道,气的当场昏死。无情无义,侬讲是伐啦?自己的老婆不带,带小三跑特了,是不是无情无义?”

“太奶奶醒了之后,一口气咽不下去,我太爷爷没来得及带走的衣服,都被她一件件拿剪刀剪成了条条做墩布,后来又剪照片,咔嚓咔嚓,专从脖子那里剪,剪完了拾掇拾掇全拿出去扔了苏州河,扔完了回来,凳子还没坐热,三叔公从外头跑进来叫,洗(死)特了,洗(死)特了,船翻特了!”

“后来才知道,我太爷爷坐的太平轮跟荣氏的货轮撞了,一船的人都没了,听说那些日子,失事的海面上飘的都是遇难者的皮箱子——逃台湾嘛,带的都是全部身家……哦,扯远了,说到哪了,说到我三叔公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