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②章

秦放在贵阳租了辆车,依着苍鸿观主给到的地址一路往东南,开始经过的还算是县市,过了凯里之后,算是正式进入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山路变多,两边高山耸立,林树极密,村寨分布没什么规律,有时候开了很长一段路,忽然拐个弯,就能看到山溪汇流而成的河,还有沿河由下而上,层层分布的苗寨吊脚楼,不过数量都少,最多不过几十户。

千户苗寨,顾名思义,是苗人聚居的大宅子,秦放想象了一下一两千户吊脚楼漫山遍野密密麻麻铺展的情景,很有些密集恐怖的不适感。

行到中途,哗啦啦下起雨来,贵州“天无三日晴”的俗谚到底是有据可循的,司藤把车窗摇下半扇,说了句:“这里的山,跟青城倒是很像。”

秦放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你还有心情看风景?”

司藤没看他,胳膊搭到车窗口,两鬓散落的几缕头发被风吹的飞起来:“这话怎么说啊?”

“你没有妖力,就这么大摇大摆来了黔东,道门的人比我们先到,都不知道前头设了个什么局在等你,不知道你是这么感觉,反正我是越来越没底,说话做事越来越小心,生怕一个不留意,就被抓到了把柄——他们人那么多,在这荒郊野岭把我们给弄死,找个地方那么一埋……死的这么不明不白,想想也太憋屈了。”

“你有什么憋屈的,能埋在我边上,也是你三生有幸。”

这还要脸不要?你是龙脉吗?我那么稀罕埋你边上?秦放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末了咬牙切齿来了句:“谢谢啊,我真是挺荣幸的。”

“不客气。”

沈银灯居住的苗寨,当地发音是“Rongbang”,姑且称之榕榜苗寨,规模足有两三千户,远超已经被规划为旅游热点的西江千户,寨子依山而建,车子上不去,而上山的狭窄的条石板道几乎有几十条之多。

秦放留司藤在车上,自己先去找住处——榕榜虽然还没有大规模开发,但是信息社会资源共享,有一个人来过就会传至二,继而百千,这里已经显现出丽江、乌镇等著名古镇早期开发的端倪来了,客栈商铺也初见规模,秦放很快就找到一家不错的家庭旅馆,指明要包下来,店主人倒挺实在的,说现在是淡季,十天半月都来不了人,不用包,你们住就是了。

住下之后,秦放给苍鸿观主打了个电话,先是信号不好,接不通,好不容易通了,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沙沙的,苍鸿观主有点喘,说:“我们跟着沈小姐,在她当时遇见赤伞的附近祭法器查找 ,应该能找到赤伞的巢穴……回去之后,再找司藤小姐商量后话。”

苍鸿观主挂了电话,自觉额头上都出了津津虚汗,他拿手背抹了抹,往前走了两步:再前面就是悬崖,不过并不很陡,坡度一路斜倾,山头多雾,榕榜苗寨就在雾的那一头,像一幅写意的山水画,伸手可触。

正看得唏嘘,身后有人叫他:“太师父,沈小姐有事同你商量。”

苍鸿观主转身,触目是一个藤蔓斜枝掩映着的洞口,王乾坤正露了个脑袋,不住朝他招手。

苍鸿观主应声过去,扶着王乾坤的胳膊颤巍巍往下走,这洞口入口是个斜坡,每次进出,脚底下总要打滑,好不容易站定,苍鸿观主感慨着说了句:“也亏得沈小姐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王乾坤接了句:“也必须这样的地方,才骗得过司藤啊。”

这里跟榕榜苗寨隔了个山谷,据沈银灯说,是小时候有一次和寨子里的玩伴到这座山来玩的太过,疯跑间迷了路,阴差阳错撞见的。

山洞挺深,里头比外头温度低,岩壁渗水,覆满青苔,一进来就是一股异味,打手电仔细看,有形似动物粪便的秽物,也有猪牛的尸骨,入口窄,里头却很宽敞,分了好几个岔洞,这些岔洞在尽头汇成了一个大的,足有四五米高,洞顶悬着石钟乳,底下正对应一个石笋,石钟乳和石笋都还在继续生长,估计再过个千八百年能联成石柱。

除了道门的人,里头还有不少苗族打扮的当地男人,个个腰榜粗圆,持凿子斧锤正在忙活,沈银灯有些心急,正低声跟领头的说着什么,一瞥眼看到苍鸿观主进来,忙迎上去:“是不是司藤已经到了,老观主要想办法拖她几天——为求万无一失,我这里还要多些准备。”

“这倒不难,司藤疑心很重,你要是跟她说已经找到赤伞的巢穴了,反而会让她生疑。”

沈银灯吁了一口气:“老观主今天是要过去拜访她吗?那你们早些回去,留我在这里就行了。这都是我们寨子里的工匠,我安排起来,会做的更快些。”

倒也是,他们有时用方言对答,苍鸿观主也听不懂,不过他还是客气了几句:“沈小姐,你也注意身体,你现在有孕在身,翻山走路的,不要太劳累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