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①章

金皇朝是丽县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酒店旁边隔着不远,是一家叫“小岛椰风”的酒吧,这丽县明明不靠海,连椰树都找不到一棵,还硬要牵强附会起这种名字。

单志刚坐在酒吧的角落里看表,晚上五点多,安蔓挽着一个长了络腮胡子的男人的胳膊出现了,身后跟着一个戴鸭舌帽的高个子。

这两天,安蔓的行踪堪称规律,出现时都是三人同行,要么来小岛椰风吃晚饭,要么去赵江龙所在的医院晃一圈。

安蔓刚一出现,单志刚就把面前的时尚杂志举高了遮住脸,一副看的无比投入的模样,偶尔会把杂志上沿下移,眯着眼睛留意那头的动静——他看到安蔓言笑晏晏的,有一次喂了块蛋糕给那个络腮胡子,那男人不怀好意,吃完了还故意去索舔安蔓的手指,然后两个人心照不宣的笑。

妈的,单志刚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心里一叠声的骂:贱人!贱人!

晚餐通常持续半个小时,然后三个人会一起回去,单志刚目送着安蔓扭股糖样贴着那个男人进了酒店的转门,脸色阴的简直能滴下水来。

就知道这个安蔓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是说要和秦放结婚吗,哪怕是临时分手,多少也收敛一些,真是不知羞耻!

自己跟秦放多年兄弟,太了解他秉性,心善,感情用事,不会往坏里揣度人,那些没脸没皮的,就上赶着欺骗他——既然这样,这个恶人让他来做好了。

单志刚咬牙切齿站了半晌,坐到街边的花坛台沿上,掏出手机点开微博,这是个小号,没有设置资料信息,有几个粉丝,都是僵尸粉或者广告粉,而关注一栏里,只有一个人。

赵江龙。

这两天,赵江龙的身体似乎是好转了,昨天还上传了烧鹅的照片,配了句话:“老婆终于让我吃肉了。”

没什么新讯息,单志刚正想退出去,系统提示有刷新,就在刚刚,赵江龙又发了一条:“明天出院了。”

要出院了?

单志刚隐隐觉得,这几天可能会出事。

退出微博前,他犹豫了一下,点进了消息栏。

他跟赵江龙之间,曾经有过一条私信对答,那时候,他发了张截图过去,安蔓的朋友圈截图。

照片拍的美艳浓烈,照片下方,她写:“这世上终有注定的一个人在等你,那时你才明白,为什么跟那些错的人没有结果,何其庆幸,千万人之中,遇到你,选择你,只愿意和你走过1314。”

赵江龙收到不久就追问:“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只是一个不想兄弟受人蒙骗却又不好当面拆穿的人罢了。

或许行事不够光明磊落,但是这世上,就像阳光照下总有阴影,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秘密吗?

成都,双流机场。

有些背运,飞机晚点,广播里通知因为航空管制,起飞时间待定,过了一会,广播又来了:请XX航班的乘客凭机票至指定地点领取餐饭一份。

居然在候机大厅发放餐饭,根据多次乘机经验,秦放预计这次的晚点不是一两个小时就可以搞定的,司藤反正是不需要吃饭,就算偶尔为之,也不会吃机场的快餐盒饭,秦放没她那么多挑剔,跟她打了个招呼,自己过去领饭。

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位置有人坐了,是个抱公文包商务出差的中年男人,捧着个IPAD在看视频,耳朵里塞着耳机,也不知道视频的内容是什么,司藤开始似乎只是无意间扫几眼,后来就看的认真了,过了一会,那个中年男人忽然注意到她也在看,客气的拿下耳机跟她打招呼,又分了只耳机给她。

秦放悻悻的,在对面找了个座位,大口大口咽着混了酱菜的米饭,偶尔朝他们瞥上一眼,心说: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一顿饭吃完了,对面两人看的愈发渐入佳境,秦放纳闷的不行,去垃圾桶边扔餐盒时,故意从两人座位后头绕过去,居高临下,斜着眼睛往屏幕上瞥:外国片,好像是公路上的那种汽车旅馆,一个客人,又来一个,男的,女的,老的,小的,画面挺眼熟,似乎看过……

想起来了,确实看过,挺经典的杀人悬疑片,叫《致命ID》,秦放当年,还是跟单志刚他们在宿舍看的,从头迷糊到尾,直到影片的最后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

所以,司藤能比他聪明点?

事实证明绝非如此,一直到飞机起飞,她还在问秦放:“那个结尾到底是什么意思?莫名其妙就结束了,给我看的那个人还说精彩,精彩在哪里?”

秦放给她解释:“这是讲人格分裂的,okay?人格分裂。你在小旅馆里看到的那些人,那个妓女也好,警察也好,小孩也好,都是先头那个胖子一个人分裂出来的人格。也就是说,那十一个不同身份的人,都是一个人的人格。”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