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⑨章

大半夜的,颜福瑞把宾馆所有人都给叫起来了,他是真害怕,手脚颤抖着语无伦次:“孩子没了,孩子没了啊。”

怎么会没了呢,去前台问,服务员回说根本没看见小孩儿出去,肯定还在宾馆,估计是贪玩儿乱跑,建议餐厅客房配件间都找找。

颜福瑞急的都快哭了,没头苍蝇一样奔进奔出的找,找一处失望一处,最后那句“都没有啊”带着哭音,这么大年纪一男人这样,看的人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大家围着他七嘴八舌地支招,柳金顶眼睛瞪的浑圆,脑门上汗津津的,一口咬定:“内贼,肯定内贼!估计还在宾馆,搜房,一间间房搜,我就不信了,那么大一孩子,还能打窗户飞出去!”

混乱中,白金教授忽然反应过来,指着墙角高处的摄像头提醒大家:“宾馆都有24小时监控的啊,调监控看看不就知道了。”

这话一出,颜福瑞直如溺水者抓到了救命稻草,一群人在值班经理的带领下闹哄哄杀到监控室,监控室里只有一个保安,正打盹儿,听了事情原委之后打着呵欠调出颜福瑞房间外走廊摄像头的视频,快退着回倒,也不知倒到哪一帧,屏幕上忽然出现了瓦房的人像,大家几乎是一起叫起来:“就这,就这。”

保安又往回倒了一会,屏幕兹兹跳了一会之后正常了,灯光昏暗,夜半的走廊很黑,好像鬼片里的常见场景,看的叫人心里发瘆。

又过了几分钟,门开了,瓦房揉着眼睛打着呵欠出来,茫然的东张西望,看口型,似乎是在叫师父,颜福瑞这才反应过来回房时看到门没关好,不是自己忘了关,是瓦房半夜突然醒了,找不到他,自己开门出来找了——颜福瑞觉得心里冰凉冰凉的,瓦房夜里一般睡的死沉,很少会起夜的啊。

瓦房又走了两步,仰着脸打了个长长的呵欠,几乎与此同时,屏幕范围内忽然涌起黑雾又迅速散去,时间极短,1到2秒,不注意看,还以为是故障黑屏——而瓦房,就这么凭空不见了。

画面重新变为静悄悄的走廊,颜福瑞目瞪口呆,两眼死死盯着屏幕,嘶声问了句:“人呢?”

似乎是对他问题的回应,又过了几秒钟,旁边的一间房门猛的打开,身材矮小的潘祈年抱着葫芦冲出来,神情激动地挨个敲门,后面跟着的正是颜福瑞。

颜福瑞呆呆看着屏幕上自己的样子,他记得当时,潘祈年抱着葫芦大叫“有妖气,大家快起来,有妖气”的时候,自己还跟在后头劝说潘道长你小声点,大半夜的,其它客人会有意见的。

原来那时候,距离瓦房的失踪,只有短短几秒钟——不是说亲近的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吗,为什么自己一点异常都没感觉到呢?

随同观看的值班经理和宾馆人员也都惊着了,有个胆小的女服务员胆怯地问了句:“这不是鬼吧?”

值班经理有几分阅历,斥责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世上哪来的鬼,又说这肯定是人贩子新的犯罪手法,估计是施放了一种黑烟,屏蔽了摄像头以掩盖罪行,不行,这个得报警。

管你报警不报警,颜福瑞脑子里嗡嗡的,失魂落魄地任人带着走,神智稍微恢复些,才发现已经到了苍鸿观主的房间,大家伙都在,神情凝重的很,道门看这件事,角度跟常人不同,加上当时,宝葫芦金钱剑铜算盘以及雷击木法印的确有异动——苍鸿观主迟疑着说了一句:“不会真的是妖吧。”

大家都不说话,还是王乾坤提了个问题,他说,司藤小姐之前的确是扣过瓦房当人质,但是大家明天都会去拜访她,她这个时候掳走瓦房有什么意义呢?

一句话提醒了颜福瑞,司藤!

秦放睡到半夜,被砰砰砰的砸门声惊醒,披上衣服出来,看到司藤气定神闲地坐在檐下的椅子里翻书,这回换了本《鹿鼎记》,看的还挺入神,秦放示意了一下门的方向,问她:“你怎么不开门呢。”

司藤奇道:“我为什么要开门,我又不是没有仆人,我为什么要做亲自开门这种有失体面的事。”

仆人?得,你说什么是什么,秦放懒得跟她争辩。

门一打开,涕泪交叠的颜福瑞几乎是跌进来的,他也是急狠了,压根忘了可以给秦放打电话,就那么一口气从宾馆跑过来,两腿一直打颤,攥住秦放的胳膊前言不搭后语的:“司藤小姐想要瓦房做人质,跟我说一声我就会送来,何必半夜抓人……瓦房就是个小孩子,他什么都不懂……我知道是我不好,我这段日子没能帮司藤小姐刺探到有用的情报……我会努力……但是跟瓦房没关系啊……”

说到后来近乎崩溃,抓着秦放的胳膊哽咽不成声,秦放听的一头雾水的,司藤也过来,在边上听了会,问秦放:“瓦房,就是那个小孩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