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⑧章

秦放黑了脸:“那个年代,长的胖,是家境殷实。”

“哪个年代都是皇帝家最殷实,照你这么说,只有猪能当皇帝了。”

什么逻辑!这种没节操的妖怪,放任自流必然越发的口没遮拦,秦放刷刷三两下把桌上的打印纸都拨拉圈到自己胳膊里,一张都没给司藤留:“司藤,你说我没关系,这些都是我长辈,你作为中华民族的妖怪,也该继承中华民族的优良美德——你要不尊重他们说三道四的,你就别看了。”

司藤皱着眉头看了秦放半天,勉强同意,她拿回刚刚的那张照片,看了又看,一脸没有点评尽兴的憋闷,过了一会看秦放说:“果然是现在日子好了,营养健全,一代比一代好看,尤其是你,长的就跟基因突变似的。”

这叫人话吗?

司藤不去理秦放的黑脸,自顾自继续翻检照片,过了会拿出两张:“这是一张照片的正反面是吗?”

应该是,那个下属给每张照片都编了号,这两张,一张是P4正,一张P4反,代表第四张照片的正反面。

那是秦放的太爷爷和太奶奶,抱着儿子,也就是秦放他爷爷,在西湖边取断桥残雪为景照的一张全家福,很多没去过的人以为断桥就是两截的半桥,其实有种说法是冬日雪后,桥的阳面冰雪消融,但是阴面仍有残雪似银,远处望过去这桥似断非断——给秦放太爷爷一家照相的人显然深谙此理,从照片的角度看,的确像是“断”桥,秦放的太爷爷握着儿子的小手腕喜笑颜开的,一副其乐融融的亲子照。

背面题了行字,1946年冬,携妻、子游湖,友白英作陪,乘兴而来,尽兴而归。

司藤看了半天,终于是彻底绝了对秦放太爷爷的想象力了。

她说,你太爷爷这字,真是状如鸡爪,形如鬼爬。

司藤原本给的期限是三天,后来为着了多添一道“取证”,又给宽限了几天,期间苍鸿观主来过一次,秦放听到他提了“赤伞”两个字。

司藤当时愣了一下,说:“哦,那是前辈了。”

苍鸿观主走后,秦放问了司藤,司藤把赤伞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沉吟说:“如果赤伞当年没有死,康熙年到现在,也有三百多年……它潜心修炼,的确是有可能再次成妖的,而且它经历过相当长的乱世,乱世多杀,便于赤伞摄取戾气。只要苍鸿能给出少许证据,黔东就是非去不可了。”

据说,赤伞被砍下的那条手臂,深红,白斑,软如绵,烂臭,三日而腐,化为水,水临之处,皆为赤地,寸草不生,蚁虫触而痉挛,既而死。

一干人据此出了个堪称绝妙的点子,一个密封盒里,装黔东山区取的泥土,这泥土务必做的恶臭无比。

时间点要往前移,司藤前脚提出要求,道门几天之内就发现赤伞并且拿到证据这种话三岁小孩都不会信。所以发现赤伞的时间,远在好几个月之前,当时麻姑洞的沈银灯在山区偶遇,力拼不敌,但逃跑时祭出法器轻伤了赤伞,赤伞的血滴到土里,这密封盒里装的,就是浸了赤伞血液的泥土。

果然三个臭皮匠堪抵诸葛亮,一群人居然拼凑出个几乎无懈可击的说法来,自己都想为自己击节叫好,只有白金教授泼大家冷水:“说法是不错,但是恶臭的泥土是否就能把司藤给唬住,我反正是持保留意见的。”

马丘阳道长造假造到兴头上,根本听不进白金的意见:“老一辈说,掺了九分真话的谎话最难分辨。这事我们给做的真真儿的。沈小姐不是家在黔东吗,就请老家那边的人去山区取了土送过来,要快,坐飞机送。至于恶臭,精变的妖怪脱不了是草木树怪,既然吃人,恶臭里一定也有血肉腐气,多找几种植物动物的腐臭之源拼一拼。别忘了,赤伞在康熙42年就已经妖踪绝,而司藤1910年才精变,这两个妖怪从来就没打过照面,赤伞的血是什么味道,司藤根本不知道!”

白金教授冷笑:“但是你也别忘了,这两个都是妖怪,妖怪与妖怪之间,也许有相通之处,说不定司藤就是能分辨出我们交出去的东西没有妖气。”

马丘阳道长一时语塞,张少华真人叹气说:“要真这样,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咱们从来就没找到过什么妖怪,这事原本……也就是一场押注罢了。”

现代社会,不会搞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这种事儿,坐飞机送都也已经不合潮流——沈银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叫了快递,第二天晚上,这所谓的赤伞臭土就已经送到了。

快递箱不大,胶带缠的一层一层的,沈银灯签收之后,反而没了打开的勇气,苍鸿观主问她什么时候去见司藤,她犹豫了一下说:“明天吧,今晚上大家都缓一缓。”

也好,苍鸿观主吩咐大家当晚好好休息,第二天一起去见司藤,这一次没有避开王乾坤和颜福瑞,一起通知在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